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迷案催人狂

点击数:218 收藏本文

    一
    下午两点,正是午睡的好时光。糊涂大侦探缩在沙发里打盹,状似一麻袋面粉。即使睡觉,他嘴里仍然刁着那根著名的烟斗。烟斗里青烟袅袅,在空中画出一个一个的谜团。
    你要说了,糊涂大侦探的烟瘾怎么这么大,连睡觉都要抽烟?其实糊涂大侦探非常清楚“吸烟有害健康”。但是糊涂大侦探的化装本领实在太厉害,弄到最后,即使不化装,人们也认不出他了。所以他只好整天刁着烟斗,以证明他就是糊涂大侦探本人。
    睡得正香,窗外突然掠过一道黑影。只见黑影在屋内一闪,马上消失。但是情况已经发生变化:糊涂大侦探的烟斗不见了,他的嘴上,换成一支奇形怪状的雪糕!
    糊涂大侦探咂咂嘴,在梦中发觉味道不对。但是他并没有睁眼,而是继续含着雪糕。
    “真不错,”他说着梦话,“如果香烟都是这个味道,那我要抽一辈子烟!”
    这时,房门突然嘭的一声被踢开。好个糊涂大侦探,马上睁眼跳起,抹掉嘴角的口水大喝一声:“呔……原来是你呀,吓我一跳。”
    进来的是糊涂大侦探的秘书,聪明小姐。
    “坏了坏了,”聪明小姐慌乱地喊着,“化了化了!”
    “我知道要化了,”糊涂大侦探哧溜、哧溜地舔着雪糕,“你没见我正使劲吃吗?”
    聪明小姐的眼睛突然瞪圆了,“你在吃什么?”
    “雪糕呀,”糊涂大侦探眼睛下瞟,马上呸地一吐,“哇,臭鞋子!”
    原来,糊涂大侦探嘴里塞的是一根球鞋形状的雪糕!糊涂大侦探嘴里顿时冒出一股味道,就是踢完球后一脱鞋,嗡的一声扑面而来的那种味道。
    “谁干的?!”糊涂大侦探生气道,“我认为这一点也不好笑!”
    聪明小姐说:“先别管它,童话镇发生大事了!”
    “什么事?”糊涂大侦探问,“每个人都吃了一根臭鞋子雪糕?”
    “比这还严重,”聪明小姐加重语气,“童话商厦正在融化!”
    “什么?!”糊涂大侦探咧嘴,“商厦又不是雪糕,怎么会融化?”
    “童话商厦确实在融化!骗你是小狗!”聪明小姐举起拳头发誓。
    糊涂大侦探信了。因为他知道,小狗没有人好看,聪明小姐一定不愿意变成狗。
    “嘿,又该我挺身而出,拯救童话镇了!”糊涂大侦探一挥手,“来呀,出发!”
    糊涂大侦探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他抬头挺胸,双眼聚焦于无限远处,仿佛洞穿了未来。他迈开大步,向前方走去。
    由于光看前方不看脚下,出门的时候他栽了个跟头。
    二
    糊涂大侦探和聪明小姐赶到现场,童话商厦果然在融化!过去可以用“金璧辉煌”来形容童话商厦,现在只能用“粘粘乎乎”来形容它!在阳光的照射下,教堂式的尖顶融化了,变成爱斯基摩人的圆顶冰屋;门窗融化了,嘀嘀哒哒地向下淌液体。
    童话镇的全体警察都出动了,他们在童话商厦外面围成一个钢铁长城。
    “不要靠近不要靠近,”他们大声提醒着,“商厦随时可能倒塌,非常危险!”
    大人们向后退,孩子们向前涌。
    “嘿,我倒希望有一块砖头落在我头上呢!”孩子们流着口水说。
    糊涂大侦探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好大的一块雪糕呀!”他仰头惊叹,“不知味道怎么样?”
    现场由光头探长负责。糊涂大侦探要求进入商厦,被光头探长拒绝。
    “你是谁?”光头探长说,“别以为你长得象糊涂大侦探,我就会被迷惑!”
    “我真是糊涂大侦探!”糊涂大侦探对天发誓,“骗你是小狗!”
    “小狗可比你好看,亲爱的先生!”光头探长说,“你那著名的烟斗呢?”
    “这……我……”糊涂大侦探脸红了红,马上恢复了正常,“我的烟斗被偷了——当然,让一位著名的侦探承认这一点,是很丢面子的;但是我伟大就伟大在诚实,我必须让天下人知道真相!”
    “说得好!”光头探长鼓掌,“我还是不能让你进去。”
    聪明小姐上前,“还是我来证明吧:他就是糊涂大侦探。众所周知,我聪明小姐向来不离糊涂大侦探左右,既然我在他旁边,那他应该是糊涂大侦探。”
    光头探长想了想,“有道理!请进。”
    糊涂大侦探和聪明小姐进入融化的商厦。里面的一切:服装、玩具和脚气灵,统统变成了雪糕,简直象一个童话世界。
    “嗯,不错!”糊涂大侦探习惯性地抓抓下巴,“现在勘察现场——先从指纹开始!”
    于是糊涂大侦探摸出放大镜,贴着鼻子寻找指纹。他发现不大对头:现场的指纹太多了,根本用不着放大镜!柜台呀、墙壁呀什么的全都处于半融化状态,一按一个大手印!每个手印里面,还套着五个小指纹!可能是奔逃的时候太惊慌,人们相互推搡,弄得到处都是手印,到处都是指纹!
    糊涂大侦探观察了五个手印,感到头晕目眩。
    “指纹太乱了,我们还是勘察脚印吧!”他说。
    糊涂大侦探一查脚印,发现也不对头:脚印更多!因为每个人有两只脚!但是这难不住糊涂大侦探。就好比最精明的猎手,他能从纷乱的脚印中辨别出狐狸的踪迹,还能判断出这只狐狸是公是母,早上有没有吃油炸鸡腿!
    糊涂大侦探拧着眉毛观察一番,发现一个可疑之处。
    “这个脚印,你不觉得有点眼熟吗?”他指着一个脚印,问聪明小姐。
    聪明小姐认真打量,“真的,是有点眼熟!”
    “嗯,很好!”糊涂大侦探抓下巴,“我进一步推断:这是个男人的脚印,你说对不对?”
    “是的,这脚印太大了!”
    “大得不得了!”糊涂大侦探兴奋地嚎叫,“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脚印!”
    聪明小姐想了想,“不对,我好象见过……”
    “噢?在哪里?什么时候?”
    “这就是你自己的脚印呀!”
    啊?!糊涂大侦探惊讶地在大脚印旁边一踩,果然踩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脚印!
    “这是怎么回事?”糊涂大侦探迷惑道,“难道,我就是那个罪犯?”
    “当然不是,”聪明小姐说,“我们进来已经转了一圈了,这是你刚才踏出的脚印。”
    糊涂大侦探松了一口气,“啊,幸亏我有一位聪明的秘书!现在,我们出去吧。”
    “怎么,不查了?”
    “是的,我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
    “是什么?”
    “这里面错综复杂,说出来怕你受不了——走吧。”
    糊涂大侦探和聪明小姐走出商厦。聪明小姐向光头探长道谢,糊涂大侦探插嘴道:“老光,我有一事相求,”
    光头探长说:“老糊,你尽管说,”
    “我想取一块样品,拿回去化验。”
    “没问题,你拿吧。”
    糊涂大侦探小心翼翼地从墙上卸出一块砖来。以前它是一块普通的砖,现在它是一块冰砖。
    光头探长叮嘱:“你动作快一点,免得它路上融化。”
    糊涂大侦探摆手,“放心吧,我有办法。”
    走在路上,糊涂大侦探嘁嗤咔嚓就把冰砖啃了。
    聪明小姐吃惊,“你不是要化验吗?”
    “我已经化验了,”糊涂大侦探抹抹嘴,“你不知道我喜欢用嘴化验吗?”
    “那么化验结果呢?”
    “味道好极了!”
    三
    为了不受干扰,糊涂大侦探请聪明小姐在外面等待,自己则关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糊涂大侦探常说,一旦自己站在窗前,那么就有两种可能:第一,案情简单,自己正在沉思;第二,案情复杂,自己正在发呆。现在他站在窗前,到底是沉思还是发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看到,他两眼发直。
    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门。声音虽然轻微,但在糊涂大侦探听来,却无异于山崩地裂。
    “呼——”糊涂大侦探吐出一口气,“聪明小姐真是善解人意,我再也不用硬着头皮傻想了。”
    打开门,外面却不是聪明小姐,而是一个戴着大眼镜的男人。
    “你是?”糊涂大侦探问。
    大眼镜不答反问:“我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你说,”
    “这个秘密就是:你要发大财啦!”
    “我喜欢这个秘密,”糊涂大侦探说,“不过,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所以我才来告诉你呀,”大眼镜说,“我是《童话镇日报》的主编,我叫‘拉拉长’。我听说你接手了一个怪案……”
    “哎呀,传得这么快!”糊涂大侦探谦虚地说,“是的,是我接手的。我预计,不出三个小时零六分,我将破案!”
    “我知道您的厉害,”大眼镜急忙说,“但是,我不希望三个小时就破案,而是希望您三百个小时,三千个小时,甚至更长,才把这个案子破掉!”
    “为什么?”
    “这样您就能发财了呀!”大眼镜兴奋异常,“我在《童话镇日报》上给您开一个专栏,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做:‘感悟雪糕奇案’——怎么样,够酷的吧?您把破案过程拖得长长的,然后每天写一篇破案进程,保证大家抢着看!最好在破案的过程中案情不断发展,不仅融化童话商厦,还要融化银行,融化警察局,融化小学、中学、大学!哈哈,我当然不会亏待您,稿酬按每千字五百元计算,您不就发财了吗?”
    糊涂大侦探盯着他看。
    “当然,对于您这种名人来说,千字五百元是侮辱您,”大眼镜唾沫星子乱飞,“好吧,我下狠心大幅度提价——千字五百零一元,怎么样?”
    话说到这里,站在外面的聪明小姐就看见办公室的窗户开了。只听嗖的一声,从里面飞出一个戴眼镜的人来!哇,这真是太可怕了——把人从窗户里扔出来,还不摔个粉身碎骨?!
    “啊——!”大眼镜尖叫,“救……”
    他的话没喊完,“命哪”两个字被一滩烂泥塞住了。原来,糊涂大侦探的办公室在一楼,不管采取什么姿势,哪怕是背越式都摔不死。
    大眼镜狼狈地爬起来,吐掉嘴里的泥。
    “哼,有什么了不起!”他指着窗户大骂,“有本事你出来跟我单挑。白白!”
    大眼镜一溜烟就不见了。
    糊涂大侦探在办公室里气得够呛,“好哇,我是有点糊涂,可还没有糊涂到这个份上!”
    正在这时,门又被敲响了。咚咚。
    糊涂大侦探憋了一肚子火,“好小子,还敢来找打!”
    呼地拉开门,外面却站着一个陌生人。
    “对不起,我是童话商厦的职员,我叫李源,”这人显得有些拘谨,“别人都叫我大奇爸,因为我儿子李大奇的名气比我还大。”
    “你有什么事?”
    大奇爸警惕地四下打量,“我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
    话音未落,聪明小姐又看见窗户里飞出一个人来!接着,糊涂大侦探从门里走出来,拎起那个倒霉的人,又从窗户扔进了办公室。
    糊涂大侦探走进房间,“对不起,你穿过窗口的一刹那,说了一句什么?”
    “我说:我知道线……”
    “说完它,”
    “我知道线索,”
    “什么线索?”
    “破案的线索,”
    “什么案?”
    “童话商厦融化案呀!”
    “噢,你倒提醒了我,”糊涂大侦探敲敲头,“那么,请你说说看,”
    “我猜想,可能是牛经理干的,”
    “牛经理?!”糊涂大侦探惊呼,“他是童话商厦的总经理呀!他为什么要融化自己的工作单位?”
    “牛经理利用职权,购进大量假冒伪劣商品,摆到柜台上出售。顾客买回商品一用,马上露馅。于是他们投诉商厦,如果追查的话,倒霉的当然是牛经理。所以我认为,牛经理很可能融化商厦——商厦都不在了,你找谁打官司去?反正钱他早就赚足了。”
    “唔,你提供的线索太有价值啦,谢谢你谢谢你!”糊涂大侦探握着大奇爸的手直摇,“刚才真是对不起,要不,你也把我从窗户里扔出去?”
    大奇爸想想,“免了吧,”
    糊涂大侦探感动,“哎呀,您真是太高尚了!”
    “那倒不是,”大奇爸说,“你太胖了,我扔不动。”
    四
    根据大奇爸提供的线索,糊涂大侦探和聪明小姐直奔牛经理家。还没到跟前呢,就听见牛宅里突然响起警笛般的嚎叫,接着,一位肥胖的妇女狂奔而出!
    聪明小姐一惊,“不好,是牛夫人!”
    糊涂大侦探英勇地挺身而出,“牛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丈……我丈夫……”牛夫人发抖,“我丈夫他融化了!”
    “啊?!”糊涂大侦探大惊失色,“别怕,有我糊涂大侦探在,你绝对安全!”
    “糊涂大侦探?”牛夫人眨眼睛,“怎么我家一有事,你就出现在这里?”
    “我向来料事如神!”
    “噢?”牛夫人正眼瞧糊涂大侦探,“那么请问,你知道我家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猜得不错,是你丈夫融化了!”
    “哇,太对了,真是料事如神呀!”牛夫人一拽糊涂大侦探,“快跟我来,我们家就靠您啦!”
    糊涂大侦探踉踉跄跄地被拽进牛宅。一进去他就被晃得睁不开眼:里面的装修太豪华了,简直象宫殿!
    “托托、托托,你在哪里?”牛夫人亲热地喊。
    糊涂大侦探吃惊,“你丈夫叫‘牛托托’?”
    “不,‘托托’是我家小狗的名字,”牛夫人解释道,“我丈夫一融化,它就吓得躲起来了——托托,托托?”
    床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牛夫人撩起床单一瞧:嘿,托托正躲在床下发抖呢!
    “噢,我可怜的托托!”牛夫人抱起小狗亲嘴。
    聪明小姐提醒:“小狗是找到了,可是你丈夫呢?”
    话音刚落,厕所那边响起抽水马桶的哗啦声。过去一看,原来是糊涂大侦探在冲马桶。
    “我看马桶里有一些融化的雪糕似的东西,”糊涂大侦探笑笑说,“我怕你触景伤情,就把它冲了。”
    “什么?!”牛夫人发出一声尖叫,“你是说,我丈夫在蹲厕所的时候,融化成一滩脏水?”
    糊涂大侦探低头,“唉,恐怕是这样!”
    “哇——!”牛夫人号淘大哭,“老牛啊老牛,你这么快就走了吗?你好狠心啊,害得我毒死你的计划都落了空!”
    “什么?”
    “没什么,我早就想他死了,”牛夫人带着眼泪笑出来,“他这一死,那一大笔财产就全归我啦,哈哈!”
    糊涂大侦探和聪明小姐的表情,象是生吞了一只癞蛤蟆。
    就在这时,客厅冰箱里突然叮铃咣啷一阵响。
    “怎么回事?”牛夫人一哆嗦,“难道是……老牛的鬼魂?”
    “世上没有鬼!”糊涂大侦探斩钉截铁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这是‘共振’现象。也就是说,你干嚎的频率与冰箱里罐头的频率相同,导致罐头自己蹦了起来。”
    “噢,吓我一跳,”牛夫人拍拍胸口,拉开冰箱门。
    “哇!!”她又发出更高频率的尖叫!她的小狗托托钻进了床底!
    糊涂大侦探蹦过去一看:冰箱里躲着一个人!——牛经理!!
    糊涂大侦探迷惑道:“你怎么在这儿乘凉?”
    “我这是乘凉吗?”牛经理没好气地说,“我不待在冰箱里早化光了,也听不到我老婆的‘悼词’了,哼!”
    牛夫人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知道我很幽默吗?”
    牛经理不理她。“劳驾,”他对糊涂大侦探说,“请你把冰箱门关上,太热了。”
    “关上说话多费劲呀,”糊涂大侦探说,“咱们留一厘米的缝吧?”
    “一厘米?!你简直狮子大开口!”牛经理吼道,“0.001厘米!”
    “0.9厘米!”
    “0.002厘米!”
    糊涂大侦探生气,“你这人也太抠门了,做生意也不能这样做呀——0.5厘米,你不干我就拔插头!”
    “好吧,成交!我一分钱也没赚!”
    牛夫人拿来皮尺一量,冰箱门开了0.5厘米。
    糊涂大侦探开始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牛经理说,“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感到头上湿漉漉的。我一摸——我的妈呀,头发融化啦!接着我发现自己变成了大雪糕,全身都在融化!我想哭,可是我不敢哭,因为泪水是热的,一流下来会把我的脸冲出两道深沟!我老婆发现了我的异常,她逃出去大叫。托托被她的叫声吓坏了,钻进床底。我钻进冰箱。”
    “非常简洁,谢谢,”糊涂大侦探冲聪明小姐一招手,“咱们走。”
    “这就走了?”
    “是的,我已经掌握了线索,”糊涂大侦探胸有成竹,“另外,我想提醒你一句,牛夫人。你有两种选择:第一,照顾好牛经理;第二,假装停电,让他融化,这样您就能继承遗产。不过在继承遗产的同时,你还会继承一副手铐和无期徒刑。再见。”
    糊涂大侦探大踏步走出牛宅。
    五
    聪明小姐走的时候,特意叮嘱牛夫人保密,不要把丈夫融化的事告诉别人,以免引起童话镇的恐慌。牛夫人对天发誓严守秘密,她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遇见的第一个人,并且叮嘱她不要泄密;这第一个人又将消息告诉她遇见的第一个人,并且叮嘱这是国家机密;这第三个第一个人又将消息告诉他遇见的另一个第一个人,并且要他发毒誓以生命保守秘密……就这样,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消息传遍童话镇:牛经理融化了!
    只不过每一次的说法不太一样——
    原始说法是这样的:老牛融化啦!你猜他那么多钱归谁?
    后来说法变成这样:牛经理贪污了很多钱,他融化啦!
    最后则演变成这样:谁贪污了钱,谁就会融化!
    这些话展翅在童话镇飞翔时,糊涂大侦探正在窗前沉思。
    “牛经理也融化了,这说明他不是罪犯——罪犯不会干掉自己呀!”他思考着,“那么,究竟是谁干的?他的意图是什么?”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糊涂大侦探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一位大胖子。他西装笔挺,脑门油光锃亮,圆滚滚的肚皮挺出老远。
    “如果参加赛跑,冲线时他一定占便宜,”糊涂大侦探暗自思忖,“可惜他跑不动。”
    “你有什么事?”糊涂大侦探问。
    “也没……什么事,”大胖子红着脸说,“就是……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赶快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大胖子从身后拎出一个大皮包,咚地往办公桌上一扔,然后噌地一声消失了,象出膛的子弹那么快!
    糊涂大侦探有些纳闷,他拉开皮包的拉链一看:哇,这是一分钱吗?皮包里塞满了花花绿绿的钞票!
    来不及思考,门又响了。糊涂大侦探回头,发现门口站着另外一位胖子:西装笔挺、脑门锃亮、肚皮挺出老远。与刚才那个胖子不同的是:刚才那位有三层下巴,这位有四层下巴。
    “什么事?”糊涂大侦探问。
    “也没……什么事,”大胖子红着脸说,“就是……我在马路边捡到……”
    “捡到一分钱是不是?”糊涂大侦探严厉地打断,“把皮包拉开,让我看看你的‘一分钱’!”
    大胖子不拉,“等我走了您再看嘛……”
    “就现在看!”糊涂大侦探一个箭步跨上去,哧啦撕开拉链——里面的钞票多得让他头晕。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糊涂大侦探正色道。
    “我……我捡的……”
    “你有这么好的运气?在哪儿捡的?”
    “大街上……”
    “哪条街什么位置?总有人看见你吧?”
    大胖子额头冒汗了,“不、不是街上,是……垃圾堆里……”
    糊涂大侦探把手枪掏出来玩,“不讲老实话,小心我……”
    “我说我说!”大胖子西装都湿透了,“是我……是我贪……”
    趁糊涂大侦探听得分心,大胖子噌的一声,象炮弹一样溜了。不过糊涂大侦探并不担心,因为能肥到长出四个下巴的人,童话镇并不多。
    糊涂大侦探马上给电视台打电话。几分钟后,记者们火速赶到。他们架起摄像机,专等着抢拍头条新闻。果然,这一天来访者络绎不绝,他们都来上交‘马路边捡到的一分钱’——当然,如果一皮包钱可以算作一分钱的话。
    天渐渐地黑了,童话镇进入了宁静。没有人来了,记者们舒展筋骨,七嘴八舌地问开了:“糊涂大侦探,这些人为什么跑来交钱?”
    糊涂大侦探说:“无可奉告。”
    “这件事,和雪糕融化案有没有关系?”
    “无可奉告。”
    “雪糕融化案究竟什么时候能破?”
    “无可……”
    “也就是说,你破不了罗?”
    “什么?我破不了区区一个雪糕融化案?”糊涂大侦探拍桌子,“你们看好了,明天一早,立马破案!”
    六
    人们都已散去。糊涂大侦探穿上夜行衣,跃出窗外。
    他在童话镇星星点点的灯光中穿梭,他在人们各式各样的屋顶上奔驰。人们都没有发现他,只是乘凉的人有些惊讶:“今年的蚊子怎么这么大?”
    糊涂大侦探潜伏到童话商厦旁。他发现童话镇没有继续融化,仍然保持着初见时的状态。看守童话商厦的两个警察正在打盹。
    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呼!糊涂大侦探象一只巨大的蝙蝠,掠进童话商厦。
    童话商厦的内部没有改变,不知味道变了没有?
    糊涂大侦探掰下一块雪糕玻璃,哧溜、哧溜地舔起来。
    “嗯,”他说,“味道不……”
    咔嚓!突然,一副冰凉的手铐铐在他的手腕上!
    “好哇坏蛋,可让我抓住你了!”是警察的声音!
    “揍他!”另一个警察说。
    “别别,”糊涂大侦探大叫,“我是糊涂大侦探!”
    手电筒的光柱打在脸上,晃得糊涂大侦探睁不开眼。
    “真是糊涂大侦探!”警察吃惊,“你在这里干什么?”
    “帮你们忙呀,”糊涂大侦探说,“你们在外面看守,我就在里面看守呀。”
    “原来如此,谢谢!”
    “不用谢,互相帮助嘛——劳驾,能不能把手铐打开?”
    出了童话商厦,糊涂大侦探奔向牛宅。牛宅铁将军把门,屋里亮着灯。
    哼,想我堂堂糊涂大侦探,岂能从大门进入?糊涂大侦探施展飞檐走壁的功夫,噌、噌、噌翻进窗户。落地的时候,好象踩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只听脚下一声哀鸣,托托挣扎着钻进床下。
    糊涂大侦探内心正感抱歉,屋里的灯突然灭了。接着,一阵无情的棍棒从天而降,噼里啪啦地落在糊涂大侦探头上!
    “死坏蛋,叫你踩我的狗,叫你踩我的狗!”
    是牛夫人愤怒的声音!
    “别打啦别打啦!”糊涂大侦探胡乱招架,“我是糊涂大侦探!”
    “糊涂大侦探?”
    灯亮了。糊涂大侦探缓缓抬起鼻青脸肿的头颅,牛夫人吓得往后一蹦。
    “真的是你!”她惊讶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保护你的,”糊涂大侦探说,“我怕罪犯趁夜偷袭,特来保护你的安全!”
    “谢谢。”
    糊涂大侦探看看牛夫人手中的擀面杖,又说:“看来你并不需要我的保护。”
    告别牛夫人,糊涂大侦探直奔大奇爸的家。鉴于前两次经验,他干脆把夜行服脱了,礼貌地敲门。
    大奇爸开门,“哟,怎么是您,糊涂大侦探?”
    “没什么事,来随便聊聊,”糊涂大侦探笑着说,“怎么,不欢迎?”
    “欢迎欢迎,请进!”
    糊涂大侦探进去坐了一会儿说:“我想和你儿子聊聊,行不行?”
    “当然可以,他就在里边,”
    糊涂大侦探敲里屋的门,李大奇开门。
    “嗨,小朋友你好!”糊涂大侦探挤进门去。他坐下之后,什么也不说,一个劲盯着大奇看。
    “你干什么?”大奇问。
    “看你呀,怕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
    “噢,原来你不怕,”糊涂大侦探站起身,拉开一条门缝喊:“大奇爸大奇妈,我今天就住在你们家啦!别担心,我跟大奇睡一张床。我这个人睡觉可安静了,除了打呼噜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医生说我打呼的声音很微弱,也就一万来分贝吧!”
    糊涂大侦探坐下,继续盯着大奇,一言不发。
    “好吧,我怕了你了!”大奇说。
    “怕我就好,”糊涂大侦探说,“现在,你坦白吧。”
    “坦白什么?”
    “坦白你的作案经过呀,”
    “作什么案?”
    “别装蒜,你骗不了我!童话商厦和牛经理的融化,都是你干的!”
    “你胡说些什么呀!”
    “谁跟你胡说了?请注意,我糊涂大侦探姓的是‘糊’,而不是‘胡’!”糊涂大侦探说,“我知道你作案手法高明,可是,整个过程中有一个极大的漏洞!”
    “什么漏洞?”
    “你为了阻碍我破案,偷走了我的烟斗!”
    “那又怎么样?”
    “你弄巧成拙!”糊涂大侦探一挥手,“要知道,这个烟斗已经伴随我十几年,你就是把它埋在地下一百米深的地方,我也一样能够找到它——我讨厌那股臭味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
    “抵赖是没有用的,”糊涂大侦探说,“不巧的是,这个烟斗就在这里——你敢让我翻翻抽屉吗?”
    大奇用身体挡住抽屉,“你有搜查证吗?”
    “我的脸就是搜查证!”
    糊涂大侦探仗着力气大,将大奇拨到一边。他拉开抽屉,伸手一摸——“嗷!”他痛叫一声蹦起来,使劲甩手。
    抽屉里钻出一只猫,“你好,我叫李小咪,”它说,“刚才是谁摸我的嘴?”
    “让开!”糊涂大侦探生气地说,“我可不想和一只抽烟的猫打交道!”
    糊涂大侦探冒着再次被咬的危险,义无反顾地伸手去摸。噌!他摸出自己那支著名的烟斗!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糊涂大侦探得意洋洋。
    “这……是我捡的……”
    糊涂大侦探的表情严肃了,“孩子,说谎可不好!”
    大奇叹了一口气,“好吧,是我干的,”
    “你用了什么方法?”
    “我配制出了‘融化试剂’,喷到什么上面,什么就融化——盛冰激凌的纸盒子除外。”
    “你为什么要融化牛经理?”
    “我听爸爸说,牛经理贪污了好多钱,给人民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那你为什么又要融化童话商厦?童话商厦没有贪污呀。”
    “我是怕更多的人上当。童话商厦一融化,营业就停止了,人们自然不会买到伪劣商品。但是我并没有真的让童话商厦融化,我只是让它保持即将融化的状态。等换上了好经理,我再让童话商厦复原。”
    原来是这样!糊涂大侦探想了想,问:“你知道你这么做,将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大奇摇摇头,他的脸上第一次显出害怕的神色。
    “不过我想,我这么做是值得的吧?”他说,“我从电视里看到,那么多贪污的人因为害怕融化,都把赃款上交了——这个结果不也很好吗?”
    糊涂大侦探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他对大奇说了一句话:“孩子,你做一件事的时候,应该考虑后果。也许,还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你说呢?”
    七
    糊涂大侦探回家,一觉睡到天亮。八点的钟声刚刚敲过,轰隆一声,记者就簇拥着童话镇的镇长,涌进糊涂大侦探的家。
    镇长先生亲自发言:“尊敬的糊涂大侦探,案子破了吗?”
    糊涂大侦探伸个懒腰,“没有,”
    “什么?!”记者们吃惊得差点趴下。
    “对不起,这案子我破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此言在电视里一播出,那些三下巴、四下巴们,还有那些渴望成为三下巴、四下巴的人,全都禁不住发出了哀号!
    在糊涂大侦探辉煌的一生中,这是唯一一个没有破获的案件。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