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噩梦的始末之枯木碟(1)

时间:2019-10-07 点击数:38 收藏本文

更多长篇鬼故事大全

这是一个很恐怖却也很无奈的梦!
  在梦里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只是在做梦,可是我却无法控制思绪,无法压抑恐惧。甚至还能隐隐感觉到自己因为恐惧而加速的心跳,更或许我还可以感觉到心痛……
  梦里的天是如此的阴沉,偶尔还有闪电的残影舞姿,却没有雷响!深深的给我一种乌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雨似乎随时都会倾盆而下。
  周围很安静,没有飞鸟也没有虫鸣,家里更感觉不到有人在,只有花花草草随着风而摆动,而我就像是麻木了般站在家的门前看着这怪异的天气,无法移动!脑袋一片空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当天空开始冒出毛毛雨的时候身体的控制权终于又回归到了我手上!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一愣!本想走进家门而迈起的右脚停顿在半空!这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在耳边响起。难道我一直等的就是这个吗?
  我保持着沉默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声音没有征兆的再次的响起“那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游戏现在开始!”
  我想说话,我想问,可是我才发现我无法张开嘴巴!
  “既然游戏开始你就没有了说话的权力,你现在的角色是死神!你能感觉到任何人的死亡甚至你身边的人也会受你影响而死亡!”声音停顿了一会又继续的解说着…
  “游戏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你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但是你却不可以直接告诉他们会发生的事!简单的说就是你每走错一步你身边的人就会因你而死!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提示了!希望你能赢多少!”声音嘎然而止,有很多问题我想问,为什么一定要我玩这游戏,为什么会选择我,而我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很多的很多我想问出来可是却无法开口!
  雨开始停止,乌云渐渐的散开,压抑的感觉也慢慢的消失,太阳开始展露头角,跟刚开始的天气明显矛盾!
  我漫无目的的游走,我真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坦然接受了吧?
  而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却发现了我不知为何走到了我伯公家,我这伯公无妻无子,性格封建,什么鬼怪魔神之谈他都相信,他也多次说过神仙托梦给他过,什么七夕哪里的水会是从天下流下而来的,叫他去打来喝!
  此刻的我心里在蹉跎,直觉告诉我要进去,可是却又怕殃及了他……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看到伯公慢慢步出房门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直接开了口“贤,你认真听我说,我的时间也不多了,现在村里已经被死神笼罩着!你要去救他们,你别逃避,你爷爷病得好重你要去看他……”伯公的话还没说完我发现我来到另一个地方,是因为违反了游戏规则而让我转移吗?
  面前是一条道路,车川流不息,这里是村里的马路,我再熟悉不过了,想起伯公的说的话,看来我不得不回去了…
  正当我准备起步的时候,我看见一队送丧的人快速朝着我而来,哀乐传进耳朵好伤感,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擦身而过,已经去世一个了吗?只能苦笑,伯公说的死神不就是指我吗?我还能拯救什么?
  我继续的走着,伯公口里的拯救我毫无头绪!突然身体一个激灵,心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前面要出车祸!
  正当我责骂自己冒出的可怕想法时,前面走来了一个老人,让我心里毛毛的,是他吗?我要过去推开他吗?可是心里预知的是假的呢?当我陷入苦恼的时候一架飞奔而来的摩托车突然爆胎滑向了老人……

老人被送入了急救车,似乎还能抢救过来。而我再次陷入了沉思……
  就要走到爷爷家了,我又开始犹豫,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心里没有预知什么……
  当我踏进爷爷的房门的时候,爷爷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似乎随时都会……他看到我手就开始不安的乱动,似乎想靠近,却又似乎害怕什么!
  我哭了,看着被病痛折磨的如此痛苦的爷爷我撕心裂肺的哭着,却发不出哭声,任由泪水不停的滑落……
  我握着爷爷瘦得不成样的手,我抚摸着爷爷消瘦的脸庞,泪水更加的肆虐!而爷爷泛着泪光的眼睛一直不肯离开我的脸,眼角的泪始终无法留下,口里说着一些小声的我听不到的话,多少的辛酸,多少的思念,多少的煎熬……
  离开了房间,我看着外面的天,万里无云,独阳高挂,却感觉不到炎热!
  我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我一定会拯救爷爷,所以我一定要赢!即使这只是个梦……
  我站在房子的后面,像一开始那样的等待着,刚才心里有了预感……
  一刹那,天突然暗了许多,眼前浮现出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盘在半空,没有任何连接点,就这样静静的悬浮,网的边缘却是一只,只有指甲般大小的黑色蜘蛛,蜘蛛嘴边的獠牙甚至长过它的身体,这一切让人煞是怪异!勾魂蛛一出现就迫不及待般的爬向爷爷的房间,它每走出一分蛛网就会延长一分!——勾魂蛛会出现在这里。这就是我的预感!勾魂蛛是冥界特有的生物,一出生就会奔向死神,靠吸取死神的煞气为生,它的存活时间很短,从出生到死亡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生只能吸取一次魂魄然后就有几率诞生一个后代!它没有自己意识,完全听命于死神,简单的来说就是死神的奴隶!不知为何我很清楚这些,也许是因为我现在扮演的就是死神!既然这样我想我应该可以命令它!
  可是不管我扯破喉咙的去叫喊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才意识到,我输了,这游戏从一开始我就输了,被没收了声音我就等于失去主动权!只有死神的身份没有他的能力叫我如何去随心所欲?
  我慢慢的疯狂,我怎能忍受勾魂蛛在我面前肆意?而且它的目标还是我最亲爱的爷爷!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不顾一切的跳上了蜘蛛网,似乎网很坚固既然能承受住我!可是我却被黏住了四肢,我努力的挣扎着!摇摇晃晃的蛛网让正步向爷爷房间的勾魂蛛呆渧了一会!也就只是呆渧了一会!它调过了头看向了我,感受着蛛网带给它的震动!就像是感受着猎物落入陷阱所挣扎带给它的美感!
  我发不出声音也就无法支配它,而我现在是要被勾魂蛛反噬了吧?
  它并不是像普通的蜘蛛要等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才靠近!现在的它已经迫不及待的走过来!因为在他网上的就是一个魂魄!我不甘心,我真的输得这么彻底吗?我挣扎的更加激烈起来……
  强烈的震动似乎带起了它的征服欲,网的摇晃丝毫没有减慢它的速度,很快就到了我的手前!
  我能预知到自己的情景,我也开始埋怨着这网的坚固,心冷冷的,我真的很没用!
  它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咬住了我的手指,钻心的痛狠狠的传来,而我此刻却没有了力气去反抗,是麻木了么?
  意识渐渐的模糊,我想我已经开始死亡了吧?想救爷爷,现在却是困在江中的泥菩萨!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声音“你输了,那么我就能拿我的赌资了吧?”
  根本就无法回答他,也无法反驳,更不知道他所说的赌资是什么!真可笑,他一直就让我无法反驳,他一直都是自导自演,而我只是一个跑龙套吧?或者他本来是要折磨我!!
  可是接下来传来的声音把我的意识找了回来,接而我开始暴怒,疯狂!
  “接下来是你的爷爷,再接下来是你的父亲……”声音毫不在乎的宣布着就好像是在说着一个好平淡的事!
  我拼命的想挣扎蛛网的束缚,咬在手上的勾魂蛛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痛疼的感觉快速的回归!这钻心撕心裂肺的痛并没有让我晕阙!因为此刻我的脑海里只有被病痛折磨的如此痛苦的爷爷和爱我他一切的父亲!
  心里千百遍的呐喊着:我没有输,我还没有输!既然一切都是你操控的!只要我还没有死!我就没有输!只要杀了你,我就是赢了吧?!
  声音并没有再次传来,现在的我是有多希望他能听到我心里所说的话!可是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只不过是一个待宰的绵羊!
  “很高兴你能发现这点,看来你没有被愤怒所迷惑!很好,不过你认为你这蝼蚁能打败我?”这是我能清晰的体会到是有多轻蔑的声音!
  “那么,既然玩到这里,也得给你点奖励,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但是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可以考虑!”声音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第一,我没收你爷爷的灵魂然后是你父亲,再然后你能想到吧?第二,我没收你爷爷的灵魂和你村里的二十位灵魂可是!我只会让你父亲大病一场,然后短时间内不再踏入你村子一步!”声音说到了这里就停了下来,我知道我现在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可是我能怎么办?我手里拽着有多少条人命啊?我该怎么选择?我要选择亲人还是拿无辜的人来做交换?是不是他一开始就冲着这目的而来?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拐弯抹角?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不敢多想这些,我没有多少时间了,而我又该怎么选择?爷爷,脑海里始终是爷爷慈祥的脸庞,为什么每个选择都要把爷爷包括在内?
  我还无法分清这两个抉择的轻重或者根本就无法对比!时间并没有给我太多的考虑时间,当我还迷惘的时候,声音像是恶魔,不!就是恶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真的怀疑这恶魔是不是一直都存在我的身边,紧紧的依偎!
  “我开始倒数,你不回答我就自行选择!”
  “不……不可以这样的!”不知道为何我已经可以说话了,是因为游戏已经结束了吗?
  “三…”声音并没有因为而有丝毫的停顿……
  “不可以这样的,可不可以再给多我一个选择?”我仍然抱着一丝的希望,或者我希望有爷爷和父亲一起存活的条件!
  “二……”
  “我能不能拿我的性命换取爷爷的长年百岁?能不能?!!”
  “一……”说了这么多他还是没有丝毫的动摇!
  “我选择第二个!”最后还是本能让我脱口而出!亲人才是我最惦念的!既然无法挽救爷爷!可是为什么我泪水会止不住的流落?
  “你果然还是选择了第二个……”
  声音说完就停了下来,很久都没有在响起,只留下我一个人躺在还没有消失的蛛网,无力的落泪……
  梦也就这样醒来,能感觉到眼角还残留着泪水,眼前是一片黑暗,还是晚上吗?(待续2)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