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葫芦系列之二灵魂的转换

时间:2019-10-28 点击数:54 收藏本文

更多长篇鬼故事大全 上一篇:《葫芦系列之一何晴和那诡异的老太婆

“婆婆,我该怎么做,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快被生活逼疯了.....”何晴满脸泪水,这是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流泪,生活的压力,别人鄙夷的眼光她真的受够了,心里真的承受不住了,已经压得她透不过气了。
  老太婆缓缓地抬起头,昏暗的路灯下,何晴看到了一双浑浊但透着犀利的眼睛,仿佛看多几眼就会被吸进去一般,何晴望着那双眼睛,心中生出了一丝丝后怕,老太婆伸出那双干枯如树枝的手指,在胸前那几个小葫芦中挑选出一个闪着金黄色光芒的小葫芦,送到何晴的面前,何晴看到老太婆手指的指甲很长很黑,好像中毒一般,老太婆死死地盯着何晴“拿着它,它可以帮助你...”何晴望着那个发光的小葫芦,内心在不断挣扎,她不知道拿过去后会是什么结果,但是想得到别人的关注,渴望成功的她还是伸出手紧紧地把葫芦抓住。说来奇怪,葫芦到了何晴的手上,就失去了金黄色的光芒,“你记住,它可以帮助你,只要你相信它,一个月后的今天我还会再来这里,回去吧,葫芦里的字条只能是你独处的时候看,回去吧.....”
  何晴紧紧地攥着葫芦快速起身离去,在老太婆面前,她有点呼吸不过来,在埋头跑了几步后,何晴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去,那转角处早已没有了那个老太婆的身影。何晴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快速向家的方向跑去。
  好不容易回了家,何晴把家里的锁全部上好,这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手心和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浸湿。
  在洗了一个热水澡后,换上了舒服的睡衣,何晴盘腿坐在床上,小葫芦就放在自己的面前,她在挣扎着,不知道该不该打开这个葫芦,这会不会只是一个闹剧?何晴在百般煎熬后还是伸手把葫芦拿起来细细端详,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葫芦,葫芦口是用红布条做成的塞子密封的。葫芦本身很轻,表面很光滑,更像一个小饰品。最后何晴像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把红塞子拔了出来。
  里面是一张字条,上面用红笔写着字,但在何晴眼中,这些红更像血...红红的血.....何晴甩了甩头,逼迫自己停止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细细的看上面的字。
  字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到:你想成为谁,只要拿到对方的一条头发和自己的头发打个死结,用红纸包住,红纸上写上对方的名字和你的名字。然后放进葫芦里,使用时间必须是晚上睡觉前。有效期是一个月。使用者必须遵守以下要求:这个葫芦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这个葫芦只能用一次。最后一条是,看完字条后要立刻焚烧。违反任何一条使用者都会死于非命。
  当何晴看到死于非命着几个字时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快速的从床上跳起,在杂物中找寻打火机,当字条燃烧时发出的光芒和葫芦是一样的金黄色。何晴盯着灰烬呆望了许久才回过神,有点虚脱的躺在床上,何晴脑中很复杂,感觉就像个童话故事般,何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晚上就在她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
  当闹钟不停的叮叮响起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7点了,何晴快速起床洗脸刷牙,准备上班,出门前何晴瞟见放在桌子上的葫芦,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何晴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中。
  还好没有迟到,何晴上班以来还没试过这么晚来公司,在坐电梯时刚好碰到了同事苏巧儿,“早呀巧儿!”何晴对着苏巧儿笑了笑,苏巧儿看着何晴身上那套千年不变的廉价套装不禁的冷笑一声“我说,那个谁,好歹我们也是个有名的杂志公司,拜托你注意点个人形象好不好,别把整个公司的形象给拉低了,知道自己丑还不有所遮掩....”苏巧儿还刻意和她拉开了距离,这个举动让电梯里的人窃窃偷笑,何晴顿时脸红到脖子根,手不知所措的捏着衣角,她想反抗,但不知如何反抗,只能紧紧的攥着衣角,手指的青筋都突出来了,只盼望电梯快点到,不然她怕自己会哭出来.....
  随着电梯叮的一声,何晴快步跑出电梯,向自己的位置跑去,头也不抬,默默的开始做着自己的工作,不一会儿听到不远处的有窃窃不止的笑声,何晴抬头看去,是苏巧儿和一帮爱八卦的同事在对着她指指点点,不时的爆笑声让何晴再也受不了了,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何晴,你给我滚进来”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何晴忘记了眼泪,快速小跑进主管上官燕的办公室,“我说你能不能对公司尽点心啊.....你看看你做的文件,什么东西,做完今天明天就不要来了”何晴留着泪无力反驳,也不想反驳,或许她打心里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走出办公室,何晴怕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落,快步跑去厕所,在小小的隔间里,何晴掩面痛哭。“你们猜,老巫婆叫那个丑八怪去做什么?”“听说那个老姑婆想把自己的女儿安排进来,那个丑八怪八成......嘻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这么努力,如果我像苏巧儿那样就好了.....何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用冷水不断的拍打自己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到座位上,何晴打开包包,想拿纸巾擦拭一下,余光瞟到小葫芦,昨晚的一幕幕又涌上脑海,“为什么我不试试呢,又没有什么损失”何晴的脑海开始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下班后,等大家都走了,何晴还留在自己的位置上整理东西,等她确认没人了,她走向苏巧儿的位置,苏巧儿很爱漂亮,桌子上有一堆的梳子,镜子之类的东西。何晴拿起一把梳子,细心的抽出一根秀发包好在纸巾中,然后快速放在包里回家了,她怕别人看到,虽然不是偷东西,但是内心还是很忐忑。
  何晴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拿出纸巾摊开,然后在自己头上拔下一根头发,将两根头发打了个死结,然后拿出在楼下小卖部买来的红纸上写上:苏巧儿何晴。写的时候,何晴的手有一点点发抖,但是还是很用力的写下,此刻,她内心强烈的渴望这一切不是闹剧。最后,把包好的红纸放进了葫芦里,刚塞好塞子,何晴突然看到小葫芦散发出金黄色,好像葫芦里面有着一股魔力般在吞噬着她刚才放进去的红纸。金黄色的光晕不一会儿就淡下来了,何晴抱着强烈的不安和忐忑入睡了............夜深了,何晴的床边笼罩着浓浓的黑雾,久久没有散去.......浓雾中模模糊糊可以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啊~.............”莫名的恐怖叫喊声响彻了整个楼道,好像会把破旧的房子震碎似的。苏巧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双手疯狂的抓弄自己的头发,不......是何晴的头发,“为什么会怎样.....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噩梦......这一定是噩梦...........”苏巧儿快崩溃了,镜中的人不是自己,可为什么和自己做着一样的动作,为什么,这张丑陋的鬼脸不应该是何晴那个便宜货的吗?苏巧儿想不清楚,想不明白,苏巧儿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厕所,这一切都好陌生,好陌生,发霉的厕所,破旧的房子和家具,苏巧儿似乎想起什么,疯狂的翻找着房里的物品,“啊.....不.....不.....这不是真的..........”苏巧儿看着手上那张身份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何晴,而旁边的照片就是这张脸,这张属于何晴的脸.....苏巧儿眼睛死死地盯着这张身份证,突然崩溃得大哭大笑,“报应来了.....哈哈哈.....报应来了......邪恶的神灵要来啦........一切就要结束啦........哈哈哈哈.......”
  好软的床啊.......好久都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揉揉双眼,何晴伸了一下懒腰,呃(⊙o⊙)?这是哪里?好漂亮,高高的天花板,大大的软床,何晴望向对面大大的墙镜,好漂亮的女孩子,那是自己吗?正在她疑惑时,床头的电话响了,何晴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起来,“巧儿呀,妈妈煮好早餐了,现在要出门,你要快点起床哦,”还没等何晴开口,电话就挂了.......何晴看着床头柜上的相框,是苏巧儿和她父母的吧...相框旁边那个是...那个是..葫芦....难道........何晴灵光一现,从床上跳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明眸皓齿,大波浪的茶色长发,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嘻嘻.....一切都成真了,现在的我是苏巧儿...是有钱人家的闺女......哈哈哈......”何晴在镜子面前不住的欣赏自己,拉开衣柜,里面是一排排的华丽衣服,整理好自己,何晴小心翼翼的下楼,还好家里没人,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看着桌子上的丰富早餐,何晴早把烦恼丢到一边了,“铃铃铃.....铃铃铃.....”手机响了,何晴看了看是上官燕那个老巫婆打来的,条件反射的快速按下接听“苏巧儿,你搞什么?你还要不要这份工作了,都几点了还不来上班”咆哮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上班?我不是被辞退了吗?不对不对,我现在是苏巧儿,对,我是代替苏巧儿的何晴。“那姑奶奶就不去了。你这个变态的老巫婆....哼....”挂了电话,何晴开心的喝着牛奶,反正这个身份不是自己的,爱怎样怎样,嘻嘻......
  何晴开始适应了这个富家女的角色,家人对自己百依百顺,花钱也可以大手大脚,爱吃什么爱买什么都随心所欲,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一天天下来,何晴几乎觉得自己就是苏巧儿了。
  夜晚降临,看了这么久的韩剧,困死了,何晴泡了个热水澡,就迷迷糊糊的睡去了。“何晴....何晴.....”何晴迷糊中感觉有人在叫她,突然,有一个重量压在她的身上,一双干枯有力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越来越用力,尖锐的指甲划过脖子的嫩肉,留下一道道划痕。何晴被掐的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丑陋的脸,扭曲的面孔在月光的照映下,好像吸血鬼一般吓人,何晴被掐得叫不出声,只能拼命反抗。“现在知道害怕了么......把我的一切还给我....还给我.....”耳边传来可怕的咆哮声,那面孔越发扭曲,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落地窗帘被风吹得飘来飘去,借着一丝丝的月光,何晴在定睛一看,是“自己”,那扭曲的面孔是自己....她觉得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奋力一推,何晴突然猛的坐了起来,房子里只有自己,呼~~是噩梦...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在夜风下显得凉飕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何晴有点后怕,看来明天要去看下苏巧儿了,不知道她现在怎样....在月光的照耀下,何晴脖子上的掐痕紫得发光。被夜风吹起的窗帘后有团不易察觉的黑影,月光下显得很诡异。
  一早起来,何晴看看自己的脖子,还是那么白皙,呼,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走在熟悉的楼道,站在熟悉的门前,何晴敲了很久的门,但是里面好像没人,准备下楼时刚好碰到那个房东太太,“你好,请问203房的人去哪里了”房东太太用她的小眼睛警惕的上下打量着何晴,“你问这些做什么,那个疯子欠我的房租还没给呢...”何晴笑着从钱包里拿出几百块塞在房东太太那油腻的双手里,“我是她的朋友,找不到她了....”房东太太看着手里的钱,眼睛都笑得都成了一条缝“这说来也奇怪,那个何晴啊,不知道怎么的,半个月前突然发了疯,整天满嘴的鬼话,这不,现在在S精神病院呢。”何晴听了这些话,心中生出一丝愧疚,但更多的是害怕,因为葫芦有效期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后万一变回原样,难道自己要在那精神病院一辈子?想到这里,何晴叫了一部车,快速向精神病院驶去。

何晴走向坐在长椅上的苏巧儿,细细的打量着她,心中不觉得对那面孔生出一丝厌恶,现在的她,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别看了,丑八怪...我没疯,哼...这个游戏好玩吗?你很快就会体验到个中滋味的...那时候.....哼哼...会更好玩....”苏巧儿一脸戏谑的盯着何晴,似乎在等着看一场好戏。何晴被她这些话惊吓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但是她很讨厌现在是丑八怪的她说自己是丑八怪,“是吗?现在的丑八怪是你..是你...,我会一帆风顺的,你就看着我怎么代替你好好活吧....丑八怪!!”何晴几乎是吼出来的,她不能忍受失去这些,她不想回到以前那种生活。
  梦中,何晴回到了那个破旧的小屋子,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忽然,梦境转换到了另一个地方,房东太太在窄小的楼道里堵着她,用她肥腻的双手揪着何晴那发黄的头发,嘴里还念念有词“快交房租,你这个穷光蛋...”梦境一转,何晴又回到了公司,她坐在位置上,四周都是嘲笑她的人。“不...我不要变回去....”何晴被梦惊醒,坐在床上,回想起兜兜转转的梦境,何晴坚定了一个信念,她不可以回去过那种日子,她不可以.....想起那神秘老太婆的话,算算日子,明天晚上她该出现了,她一定有办法的,想到这,何晴才能安心入睡。
  夜幕刚刚降临,何晴就迫不及待的去到那个转角处等那个老太婆,路灯还是暗暗的,一切就像一个月以前那样,好像变的只有她,就在何晴焦急等待的时候,一个穿着黑披风的瘦小身影出现在她身后,衣服上的大大帽子遮住了老太婆的大半张脸,长长的衣摆把影子都遮住了,老太婆手上拄着一根拐杖,上面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骷髅头饰品,在暗黑的路灯下显得异常诡异,唯一不变的是她脖子上挂着的葫芦。但是何晴没有心情去细看这些,没等她开口,那老太婆就已经洞悉了她来的目的。“我知道你会来的,如果你不想失去这一切,我有办法让你一直拥有它,甚至更多....”此刻那老太婆阴深深的话在何晴听来像天籁之音,“我该怎么做,无论怎样我都可以的....你告诉我...”何晴急切的想知道答案。“人血...只要你敢喝活人血....除了可以保持你现有的,你还可以得到一个愿望,嘻嘻....你敢吗”老太婆兮兮的冷笑起来...什么....人血....何晴被她的话吓得瘫痪的倚在路灯上,不敢相信的看向老太婆,老太婆拄着拐杖,一步步的向何晴逼近,拐杖上的骷髅头撞击着发出奇怪的嘚嘚声,一下下的撞击着何晴的心里,“不敢么...那只好过着你那卑微的生活....明天起床后....嘻嘻...”老太婆转身离去,何晴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抓住老太婆的衣服,但..什么都没有抓住....老太婆似乎背后有眼睛一样,看到了何晴的动作,冷笑着问“想好了吗”何晴已经说不出话,只是内心的不甘驱使她点了点头。
  (接下来何晴会在老太婆的指示下做出怎样的恐怖举动呢,大家小小期待下肥肥的下一章哦,下一章起可能会有点恐怖哦。。)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