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二十章 玛曲

时间:2020-05-15 点击数:832 收藏本文
  几辆汽车从唐风身旁疾驰而过,唐风知道他们终于走了出来,几人瘫坐在公路边,大口呼吸着外面熟悉的空气,虽然这空气中夹杂着一些汽油的味道。

  忽然,从玛曲方向缓缓驶来一辆白色的“切诺基”越野车,“切诺基”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竟停在了众人身旁,唐风以为是哪位路过的好心人来帮助他们,可谁料,从“切诺基”上跳下来的竟是徐仁宇。

  徐仁宇见到众人,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在这儿出现,在这儿已经等了你们两天,我以为还要等上十天半个月呢,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这是……”唐风、梁媛和马卡罗夫吃惊地看着一身旅行者打扮的徐仁宇,只有韩江心里已经有了底。

  “你们刚离开郎木寺,第二天,被洪水冲毁的公路就修通了,郎木寺也恢复了和外界的联系,我拨打了韩江给我的那个号码,然后……”

  马卡罗夫闻听此言,有些懊恼地说:“真是倒霉,要是我们在郎木寺再等一天,就不会遭遇那么多危险,叶莲娜也不会……”

  “想开点吧!那样,我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收获了!”韩江劝解道。

  “这么说那些被困在山上的乘客也得救了?”唐风忽然问徐仁宇。

  徐仁宇点点头,道:“是啊!所有乘客都得救了,只有……只有史蒂芬,……我听救援人员讲,如果再晚一点,有几位伤势较重的乘客就不行了。”

  “看来你是立了大功喽!”韩江冲徐仁宇笑道。

  谁知,徐仁宇一本正经地冲韩江道:“那都是您领导有方,多亏你给我的那个号码!……”

  “好了,其他的事到县城再说吧!下面就看你安排喽!”韩江打断徐仁宇的话说道。

  徐仁宇明白了韩江的意思,载着众人来到了玛曲县城,早到多时的徐仁宇已经为众人安排好一切,休息了整整一白天,大家才渐渐恢复过来。

  吃过晚饭,徐仁宇来到唐风和韩江的房间,韩江看见徐仁宇,开门见山就问:“附近有我们的人吗?”

  徐仁宇先是一怔,随即回答道:“附近有四名赵永带来的特战队员,不过,按照总部的要求,我们不能与他们接触,他们只负责我们在玛曲的安全。”

  徐仁宇的回答,让唐风一头雾水,“队长,徐博士,这……这是……”

  韩江冲唐风笑道:“呵呵,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徐博士已经是我们的人。”

  “已经是我们的人了?”唐风疑惑地看看徐仁宇。

  徐仁宇道:“是的,我现在是K8。”

  “K8?你怎么……”唐风无比惊诧。

  韩江介绍道:“我在郎木寺给徐仁宇的那个号码是个特殊的号码,如果仅仅是让徐仁宇报告飞机失事的情况,我没有必要给他那个号码。按照我和赵永的约定,使用那个号码和他联络的人一定是我们的人,或是我认为可靠的人。”

  “也就说你向总部推荐了徐博士。”

  韩江还没回答,徐仁宇反倒埋怨道:“你这是变相绑架了我,你对我说只要打这个号码,把事情说清楚,就会有人来保护我,好家伙,我刚一打完电话,五个小时后,赵永带着十几个特战队员,居然就把这小小县城给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直接找到我,把我带到这宾馆内,对我又盘问了半天!”

  “呵呵,当时你吓坏了吧?”唐风笑道。

  “是啊!我当时都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我被要求呆在房间内,哪都不能去,第二天下午,我靠,更让我惊讶的事发生了,赵永居然带着一大堆材料找到我,把我的简历调查了个底朝天,甚至连我谈过几次恋爱,他都知道!然后,他就提出,希望我能为老K工作,我别无选择,只得……”

  “看来你跟我一样啊,都是被这样拉进来的!”唐风戏谑道。

  韩江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们俩要清楚,不是我们硬要拉你们加入老k,而是你们已经卷入了这个事件,你们已经没有退路,唐风,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们,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还有徐博士,你不加入我们,恐怕你现在已经见不到我们了!”

  “可我之前并不了解你们的事啊!那伙人为什么要对我下手?”徐仁宇一脸无辜地反问韩江。

  韩江冷笑了两声道:“你要这么想,就太天真了,你也许是不了解多少内幕,但是那些黑衣人可不这么认为,所以,你已经别无选择。”

  韩江的话让徐仁宇后背冒出一阵阵寒意,屋内陷入了一阵沉默。唐风打破沉默,问徐仁宇:“博士,你的那个公司呢?”

  徐仁宇苦笑道:“公司?我已经交给我的副手打理了,本来我的公司生意就不好,现在……”

  韩江拍了拍徐仁宇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担心,加入老k并不代表你们成为国家安全机关的正式成员,老k只是一个临时的机构,一旦任务结束,你们都会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博士,说不定你将公司交给副手打理,公司的生意会蒸蒸日上呢。”

  徐仁宇没再说什么,只是苦笑了两声。

  韩江又对徐仁宇大致叙述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听得徐仁宇嘴巴张得老大,竟将他的宝贝烟斗掉在了地上。

  第二天上午九点,唐风、韩江与总部的赵永和罗教授视频连线,唐风先简要的叙述了他们的遭遇,赵永和罗教授对唐风、韩江的一路遭遇也是惊讶不已,罗教授首先恭喜唐风和韩江能取得如此重要的发现,然后兴奋地说道:“你们的发现很重要,这证实了沃克的记载,也为我们下一步行动指明了方向。”

  “您是说阿尼玛卿雪山?”唐风问。

  “嗯,你们已经找到那么多证据,足以证明黑头石室应该就在阿尼玛卿雪山。”罗教授十分肯定地说道。

  赵永无不遗憾地说道:“这些天,我们也没闲着,搜寻了那一带的大山,但是至今还未找到你们所说的那座羌寨,不过,我们对周楠楠的死进行了调查。”

  “哦!你们发现了什么?”

  “据我们掌握的证据显示,周楠楠出现在郎木寺,绝非那么简单,她多年前就已离开中国,去美国留学,但是她在美国时,染上了毒瘾,被迫辍学,从这之后,她就失踪了。”

  “失踪了?”唐风大惊。

  “是的,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总之,她没有回家,出入境部门也没有她这些年回国的记录,而她这次却神秘地出现在郎木寺,所以,我怀疑……”

  “你怀疑周楠楠的出现和我们的行动有关?”韩江打断赵永的话反问道。

  赵永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认为周楠楠很有可能在国外因为吸毒,导致生活窘迫,前途迷茫,被某些特殊的组织收买了,这次将周楠楠派来,必有他们的目的,我估计他们是想让周楠楠结识你们,然后再打入我们内部。而郎木寺恰恰是最适合的地点,如果你们在荒郊野外碰到周楠楠,必然会怀疑她的来路,而在郎木寺,你们很自然的就认识了。”

  “原来事情竟然这么复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唐风唏嘘道。

  “还有,你们注意到周楠楠包里遗留的那些钱了吗?那就很能说明问题。”赵永提示道。

  韩江点点头,喃喃道:“我早该想到这一点,可是周楠楠又为何被杀了呢?”

  “这个就不清楚了,也许是因为他们内部发生矛盾,或是周楠楠不愿意执行此次行动,所以那伙黑衣人便杀了周楠楠。”

  韩江听赵永这么一说,忽然又想起了在郎木寺那晚半夜听到的那奇怪争吵声,难道那个声音就是周楠楠?韩江思虑良久,又问赵永:“你负责调查的那几宗案子,有进展吗?”

  “有了一些新的发现,而且有些发现我认为还很重要,不过,现在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赵永回答。

  “我明白,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我们现在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下一步就是尽快找到‘黑头石室’,拿到第二块玉插屏。所以,如果你的发现和‘黑头石室’无关,还是等我们回来,再详细分析!”韩江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

  “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们现在不能分心,一切为了拿到第二块玉插屏,我和罗教授分析认为,如果我们先获得了两块玉插屏,整个事件就会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赵永答道。

  “不错!我想也是这样,但到那时关于玉插屏的争夺,肯定将会更加激烈。”韩江镇定地说道。

  “你现在想好这次去阿尼玛卿雪山的人员了吗?”赵永忽然问。

  “我还在考虑,这是个难题啊!我料到这次任务将会比以往更加艰难,所以谁去谁不去,我要好好考虑一番,当然,我和唐风应该是少不了的。”韩江皱起了眉头。

  “虽然我完全赞同你们下一步的行动,但我……其实……有些担心……”赵永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江见赵永作为军人,竟这幅模样,大为诧异:“有什么就说,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

  “我担心这个季节去高寒地区,你们能行吗?毕竟现在已经是十月下旬。”赵永说出了他的担心。

  韩江面陈似水,思虑片刻,坚定地说道:“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个季节已经比较冷了,雪山高寒地区更是寒冷,但是,不行也得行,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也没有时间了!正因为冬季要到了,所以更是要加快速度,我想我们的对手也一定意识到了这点,我要求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我们准备好必要的装备,包括攀登雪山的装备。”

  “这个你可以放心,我会给你们配备最好的装备,至少不会比我们的对手差!具体的事宜,由我和徐仁宇负责,你不用操心,不过,我需要你准确的人员名单,要不,我不好准备。”

  韩江低头沉思,好一会儿,才对赵永说:“这样吧!最迟今天晚上九点,我给你准确的人员名单。”

  赵永点点头,这时,屏幕上又出现了罗教授的身影,罗教授不无忧虑地对韩江和唐风说:“你们虽然确定了‘黑头石室’在阿尼玛卿雪山,但是,‘黑头石室’究竟在哪儿?你们还是不知道,现在已是十月下旬,阿尼玛卿那样的高海拔地区已经很冷了,你们总不能进山了,一点一点去寻找吧?”

  唐风和韩江听完罗教授的话,心里都是一沉,是啊!不能像无头苍蝇那样,进山里乱转,总得有个比较具体的区域,才好去搜寻。唐风想到这,反问罗教授:“那您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罗教授想了想,说:“我们首先要根据你们已经掌握的资料,大致推断出黑头石室的方位,然后再想想其他办法,唐风,你把那个大喇嘛说的传说再说一遍,特别是关于阿尼玛卿雪山的那部分?”

  于是,唐风又将大喇嘛所说的那个传说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他说到西夏灭亡后,没藏家族和那个白衣少年,带着一块玉插屏向川西北迁徙,翻越阿尼玛卿雪山,突遭暴风雪袭击时,罗教授立即打断了他的叙述:“唐风,你注意到了没有,大喇嘛所说的这个他们世代相传的传说,提到西夏灭亡后,他们为了回到川西北,翻越了阿尼玛卿雪山,在遭遇暴风雪时,他们在一处山坳中找到了‘黑头石室’。”

  “是的,可是罗教授,这又能说明什么?”唐风不解地问。

  “说明我们搜寻的目标应该在阿尼玛卿雪山的东段,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阿尼玛卿雪山东南部分的山脉。为什么这样说,你只要查一查有关阿尼玛卿雪山的资料,就会知道,阿尼玛卿雪山是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大山脉,横亘在青藏高原东部,黄河因为它拐了一个大弯,就是所谓的‘黄河首曲’;阿尼玛卿雪山和西藏的冈仁波钦、云南的梅里雪山和玉树的尕朵觉沃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这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山脉,西北方向高,主峰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便是在阿尼玛卿西北部分,而东南部分相对比较矮一些,我认为,当年党项人在西夏亡国后,向川西北迁徙,翻越阿尼玛卿雪山,他们翻越的路线一定是雪山的东南部分相对矮一些的地方,一是因为这里相对好翻越,再有,你看看地图就明白了,党项人从宁夏、甘肃等地向川西北根本没有必要舍近求远,翻越阿尼玛卿雪山西北部分的大雪山,所以,基于以上判断,我认为我们应该把搜寻范围定在黄河以西,阿尼玛卿雪山的东南部分。”

  唐风和韩江翻看了一下地图,完全同意罗教授的推断,韩江冥想了好一会儿,突然对赵永说:“你赶紧找国土部门,调阅所有关于阿尼玛卿雪山东南部分的地质资料,我估计应该能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赵永点点头,“这个没问题,不过我需要一些时间,这样吧,晚上九点,我们再次连线,你告诉我最后确定的人员名单,我把你需要的地质资料传给你。”

  “好吧!就这样定了,晚上九点见!”说完,韩江结束视频连线,独自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唐风见韩江一个人默默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不便打扰,便去了梁媛和黑云的房间,这个年龄相近的女孩,虽然从小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此时却已经聊得很投机了,唐风进屋时,看见梁媛正在给黑云梳头呢!

  看两个女孩相安无事,唐风回到他和韩江的房间,可左等不见韩江,右等也不见他回来,唐风心里起疑,韩江一个人去了哪里?他去徐仁宇和马卡罗夫的房间问:“看见韩江了吗?”

  徐仁宇倒反问他:“你不是和他一个房间?我可没见他!”

  唐风走出了他们所住的小旅馆,这已经是这个县城最好的一家旅馆,唐风来到玛曲的大街上,这座坐落在草原腹地的小城,自古便是内地通往藏区的必经之路,城里大都是藏民,玛曲是藏语“黄河”的意思,不大的县城,不用多久,就可以走遍全城,城外,视线所极,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片辽阔的玛曲大草原,藏族牧民亲切地称她为——香巴拉!

  美丽的香巴拉,牧民的极乐世界。唐风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城,他完全被包围在了无边的草原中,他忽然看到在一个山坡上,坐着一人,一动不动,那人独自凝视着远方,隔着远,唐风看不清那人的面目,心里起疑,便向山坡上走去,走到近前,他才发现原来坐在山坡上的人正是韩江。

  韩江依旧一动不动,丝毫没有理会唐风的到来,直到唐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道:“一个人跑到这,欣赏风景啊?”

  韩江这才注意到唐风的到来,他干笑两声,“欣赏风景?呵呵,我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啊!”

  唐风倒是还沉浸在美景当中,“放松一下,不用那么紧张,你看我们面前这无边无际的玛曲大草原,自古盛产‘河曲马’,被誉为亚洲最美的草原,要是在夏季……那简直就是绿色的海洋。”

  “你现在还有这番闲情雅致,我看你的心理素质比我好啊,我这个队长应该让你来当!”韩江瓮声瓮气地说。

  “我是不在其位,不谋其职,想不了那么多事!你嘛,能者多劳呗……你紧锁个眉头,究竟在想什么?”

  “想什么?想整个事件,我刚才从头到尾想了一遍?”

  “哦!那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很多,这么长时间来,我们都没有好好反思一下整个事件,今天我想了很多,不过,我们还是首先把眼前的事定下来。”

  “眼前的事?”

  “嗯!究竟由谁来执行这次去阿尼玛卿雪山的任务。”

  “这还用想,当然少不了我俩。”

  “那除了我俩呢?”韩江问道。

  唐风一下也没了主意,“除了我俩,梁媛和黑云,两个女孩就算了,老马年纪大了,……徐仁宇?徐博士倒是可以和我们去!”

  韩江摆摆手,“加上徐仁宇才三个人,力量不够,要是赵永在就好了,而且我对徐仁宇这个人,心里没底!”

  “什么?你对徐博士心里没底!”唐风十分诧异。

  韩江看看唐风,苦笑了两声,默默无语,他眼睛直视前方,那是山坡下的大草原。

  韩江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反问唐风:“唐风,你觉得在整个事件中,我们判断的方向对吗?”

  唐风听韩江这么一问,心里“咯噔”一下,这也是他心里一直想思考,却又不愿去思考的问题,他晃晃脑袋,不知如何回答。唐风又想起了那场至今令他耿耿于怀的拍卖会,要不是那场反常的拍卖会,要不是拍卖会上出现这件神秘的西夏玉插屏,自己现在也不会在这,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想到这,唐风嘴里不禁喃喃自语道:“我……我不知道,也许……也许我们的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哦!你具体说说?”韩江显然对唐风的话来了兴趣。

  唐风解释道:“那天听了老马的叙述,再把整个事串起来想,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我觉得我们似乎一直在被我们的对手牵着鼻子走,在拿到这块玉插屏前是这样,拿到这块玉插屏后,也是这样,甚至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对手究竟是什么人。”

  “不错,你的感觉和你一样!在整个事件中,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我们都一直处于被动的处境,我越来越觉着我们的对手似乎对我们了如指掌,我们到哪里?他们就必定出现在那里!原先我的这种感觉并不强,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韩江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的意思是……我们当中有内鬼?”唐风反问。

  虽然韩江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他听唐风说出“内鬼”二字时,心里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他扭过脸,看着唐风,唐风也在注视着他,唐风从没有见过韩江这个样子,韩江的眼睛里,透出的是一种迷茫和不知所措,这和以往那个精明强干,充满自信的韩江判若两人。

  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韩江也始终保持着自信,此刻,他这是怎么了?韩江低下了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当他再抬起头时,唐风发现韩江的眼里似乎重新找回了些许往日的自信,只听他平静地说道:“说实话,我并不相信我们内部有内鬼,不过,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所有牵扯其中的人。让我们把整个事件回到广州,也就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加入老K时,我曾对你说过算上你老K一共是七个人,现在加上徐仁宇是八个人,我是K2,赵永是K3,罗教授是K4,徐仁宇是K8,你是K7,除了我们五个,还有三个人,我们先来分析这三个人。”

  “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你也不知道这三位是什么人?”唐风疑惑道。

  “是的,K1,K5和k6,这三个人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你当时还曾怀疑K1是老K真正的头。”

  “是啊!可是你说老K的头是你,当时,我心里就嘀咕:既然你是队长,怎么还有一人代号在你之前?”

  “你的这个疑问,我也曾有过,你想想,当我被任命为老K的队长时,首长却告诉我,我的代号是K2,在我前面还有个K1,我心里能不起疑吗?就这个问题,我曾多次问过首长,可首长反复强调叫我不要有顾虑,我就是老K的头,老K的行动都由我说了算!但是,首长就是不肯告诉我K1是谁?”

  “K1会不会就是你的这位首长?”唐风猜测。

  “不可能,我也曾这么想过,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首长工作很忙,并不具体负责玉插屏这个事,而所有加入老K的人,一定都是直接参与这个事件的;另外,如果首长就是K1,他也没有必要对我隐瞒啊。”韩江否定了唐风的猜测。

  “那就奇怪了,老K里你是老大,怎么还会有人比你官大?”

  “所以,我后来换了一种思路,这个K1比我官大官小,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他之所以排在我前面,并不是因为他的职务比我高,也不是他的级别比我高,而是因为这个神秘的K1,他比我更早介入到玉插屏这个事件中,甚至他比我们都更接近整个事件的核心。”

  唐风听了韩江这番分析,想了想,点头道:“也只有你这样分析才说得通,可是既然他比我们更早介入,更接近整个事件的核心,为什么不帮助我们呢?哪怕他不露面,也可以帮助我们呀!”

  “嗯!这是个问题,我们从一开始,千难万险走到今天,基本上都是靠了我们自己的分析和努力,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帮助,上面也没有给我们提供什么有价值的资料、线索,所以,我实在想不通K1的作用何在?”

  “那K5和K6呢?”唐风问。

  “关于这两个人我知道的就更少了,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且理不出一点头绪,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比我要晚,比你要早进入老K。”

  “是啊!他们加入老K,应该就在我之前;真实怪哉!他们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他们一定有他们的作用,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韩江无奈地摊开手。

  “可是这样问题就来了,首长说,你是老K的头,老K的行动都由你指挥,可你连你手下队员是谁,干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指挥呢?还有,那三个人肯定有他们的作用,但是我们走到今天,并没有和这三个人发生任何关系,这又如何解释?真是不可思议!本来我们这一路上的遭遇就够不可思议的了,想不到我们自己内部竟然也如此让人捉摸不透,真是……”唐风说到这,忽然觉得好笑。

  可韩江却一脸严肃,“也许首长有首长的用意吧,他们加入老K,都是由首长亲自吸收的,包括宣誓之类的程序,应该都是由首长亲自主持的。”

  “可你刚才说首长并不亲自指挥行动,那这三位的行动,又由谁指挥?”唐风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惊道:“会不会除了我们,还有一支单独行动的队伍,他们也在寻找玉插屏,可能他们正在寻找其他两块玉插屏!那个K1就是他们的头,虽然都是老K,但其实是两支队伍!”

  唐风的推测不可谓不让人震惊,韩江也是被这个推测惊得说不出话来,但是,韩江很快恢复了理智,摇着头,道:“不可能,你仔细想想完全不可能,他们要是单独一支队伍,他们的线索从何而来,玉插屏可在我们手上,还有罗教授这样的学术权威也在我们这边。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像你说的那样,首长完全没有必要对我隐瞒这个事实,因为这样可能造成我们重复行动,浪费我们本来就很宝贵的资源,所以,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什么有两支队伍同时寻找玉插屏,如果要有,那支队伍就是我们的老对手!”

  唐风想想,确实不大可能,两人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理出这三个神秘人物的头绪,韩江最后只得说道:“总之,关于这三个神秘人物,我们现在只能肯定他们是存在的,是知情的,是有作用的,是会帮助我们的,也许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至于,他们三个中有没有内鬼,我想这不是我们能做决定的,这就要靠首长了,回去后,我会再对首长说出我们的疑问,下面该说说我们五个人了。”

  “我们五个?你是怀疑我们这些人中有内鬼?”唐风觉得自己后背在冒冷汗。

  “我说过我现在并不怀疑我们中的任何人。下面我具体分析一下我们五个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六个,还有梁媛。”韩江道。

  “嗯,我怎么把这大小姐给忘了,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你同意让梁媛加入我们,我看她只会拖累我们。”

  “这不是因为梁涌泉的要求吗?玉插屏属于他们梁家,梁媛执意要参与,我们也没办法!”

  “胡说!这件玉插屏是冬宫被窃的文物,属于走私文物,根据相关国际法,拍卖走私文物,是违法行为,也就是说那场拍卖是不合法的,拍卖不合法,自然那件玉插屏也不应该属于梁家。”唐风的书生气又上来了。

  “那按你这么说,警方应该追缴这件玉插屏,将这件中国的珍宝归还俄国人喽?”

  “这……这……”韩江一句话,让唐风哑口无言。

  “你还不知道吧,冬宫和俄罗斯有关方面已经要求中国警方追缴这件文物,只不过我们跟他们打了个太极,拖着没办!一是因为梁涌泉很小心谨慎,没有声张,外人并不知道是梁家买下了玉插屏,所以我们也装作不知;二是因为我们需要这件玉插屏,这个就不用我解释了,你该明白;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这件珍宝是属于中国的,虽然在他们那儿放了这么多年,但我们现在没有义务还给他们。”

  “所以他们就派了叶莲娜和老马来,想夺回玉插屏!”唐风马上联想到了老马的中国之行。

  “嗯!不错,事情就是这样,只不过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叶莲娜和老马是单纯的例行公事,还是另有更大的企图。不去管他们,我们还是回到刚才话题,来分析一下我们六个人。”韩江将话题又扯了回来。

  “我们六个人?首先,我们俩就可以排除……”唐风说到这,突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韩江正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唐风被韩江盯得不寒而栗,“你……你不会怀疑我吧?”

  韩江收起了那异样的目光,挤出一些笑容,安慰道:“对你!我还是很放心的,我吸收你进老K前,曾详细调查过你,确信你不会有问题。”

  韩江的话,终于让唐风长出一口气,韩江接着说道:“我们俩排除了,赵永也可以排除,他是我从海军陆战队直接挑来的,之前他一直在部队服役,和外界接触比较少,在部队表现优异,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罗教授嘛,是我几次上门请来的,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腿脚也不方便,名誉,地位,什么都有了,早已不愿多管这个闲事,人家纯属来帮忙,无欲无求,所以罗教授根本不会有问题。”

  “那就剩下梁媛和徐仁宇了?我先谈谈我对梁媛的看法,我觉得她也可以排除,她就一富家小姐,什么都好奇,什么都不懂。”

  韩江笑道:“呵呵,我发现爱情的力量真强大,你们认识才几天啊,现在就已经开始维护她了。”

  “什么爱情?谁说我喜欢她了?是她老缠着我!”唐风还在嘴硬。

  “你分析得不错,她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但是你不要忘了她父亲!”

  “你是说——梁涌泉?你怀疑他?”唐风惊道。

  韩江看看唐风,反问道:“梁云杰对玉插屏那么投入,不惜重金!难道梁涌泉就对玉插屏一点不敢兴趣?”

  唐风想了想,韩江的疑问很值得推敲,“是啊!虽然我只跟他见过两面,但梁涌泉给我的感觉是他对玉插屏丝毫不感兴趣,甚至是避之不及。”

  “这反倒可疑?”

  “但这也好理解,他父亲因为玉插屏而死,再加上黄大虎的死,梁涌泉当然不敢再保留玉插屏,他有他的事业,我看过他们公司的报表,业绩一直很好,现金充裕,他完全没有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更重要的是,他远在香港,没发现他和梁媛有什么不正常的联系,再者,梁媛虽然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但并未参加决策,很多事她并不知道啊!”

  唐风一口气说了一大通,韩江点头笑道:“你为梁媛还挺卖力,不错!你说的我都想到了,赵永和我其实一直在监控梁涌泉和梁媛之间的联系,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特别是梁媛跟我们一起行动以来,条件所限,梁媛和梁涌泉之间很少联系,而且,我还发现梁媛现在变成熟了,她刚来的时候,什么事都要跟梁涌泉说,为这事我还曾批评过她,现在,她除了问问父亲的身体,很少谈她自己的事了。”

  “呵呵,咱们这儿还是很锻炼人的嘛!”唐风笑道。随即他又收起了笑脸,问韩江:“如果梁媛也排除了,那就只剩下徐仁宇了?”

  韩江听唐风提到徐仁宇,叹了口气,道:“他?!我心里真的是没底。”

  “既然你对他不放心,为什么要拉他进来?”唐风不解。

  韩江解释道:“为什么拉他进来,一是因为他跟我们一起行动,已经知道了不少他不该知道的事,二,也是为了保护他,不管他知道了多少,那伙黑衣人是不会放过他的,三是因为他这个人,也许你还不知道,赵永详细调查过徐仁宇,徐博士在国外多个大学留过学,精通多门外语,获得过多个学位,他确实是一位武器方面的专家,会鼓捣不少我们需要的小东西;另外,他曾经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大学和莫斯科大学都留过学,精通俄语,在那边人脉很广,而我们下面很可能少不了要彼得堡方面的配合,所以就把他拉了进来。”

  “原来如此,看来他那个名片还不都是唬人的!”

  “还有一点,并不是我叫徐仁宇打那个电话号码,赵永他们就听我的把徐仁宇拉了进来,徐仁宇按我说的给赵永打了那个电话,只是说明我认为这人也许可用,接下来,赵永还要全面调查了解这个人,然后,首长批准,才能让徐博士加入老k!”

  “那如此说来,徐博士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啊,你怎么还说对他心里没底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直觉。本来我对他,对老K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怀疑,不就是因为这段时间来的遭遇,让我……也开始疑神疑鬼嘛!”韩江摇摇头,感觉头脑里一片混沌。

  “如果徐博士没问题,你觉得老马和叶莲娜呢?”

  “他俩?”韩江一想到叶莲娜,心中猛然一沉,韩江思虑片刻,道:“他俩本来我是很怀疑的,但是那天夜里在七色锦海边,我们和老马摊牌后,我基本上已经不再怀疑他俩,就算他们跟我们不是一路的,他们跟那伙黑衣人,也不是一伙的。”

  “我俩分析了这么一大通,说来说去,所有人的嫌疑都排除了,什么结论都没有啊!”唐风不无遗憾地说。

  “不!还有一个!”韩江忽然说道。

  “还有谁?”唐风猛然一惊。

  “史蒂芬!”

  “史蒂芬!?他不是在羌寨里掉进那个竖井中了吗?”唐风脑中顿时又出现了那个黑幽幽深不见底的洞口。

  “可我们既没看见史蒂芬掉下去,也没有见到他的尸体!这要等赵永他们找到那个羌寨,然后把倒塌的羌寨清理干净,才能将史蒂芬的尸体找到。”

  “也许那时,他的尸体早变成了一具白骨,成为飘荡在那人骨地道中的灵魂。”唐风说到这,略微顿了一下,又道:“史蒂芬在羌寨就失踪了,后面并没跟我们一块行动,所以我认为也可以排除他。”

  “这个我也考虑过了,在史蒂芬身上,我也没发现什么,所以……所以我说这是个难题啊!到现在我们对我们的对手几乎一无所知,而他们,却对我们了如指掌。我真不敢想下去……”韩江忽然感到了一阵深深的寒意。

  唐风倒还清醒,对韩江说:“不敢想也得想啊,有什么事都得回去以后再说,现在先要把去阿尼玛卿雪山的人员定下来,即使我们此行又会遭遇那些黑衣人,也无所谓了,我们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遭遇他们,只要我们足够小心,我想是可以应付的。”

  韩江听唐风这一说,竟吃惊地打量起唐风来,“看不出,你小子现在很有主见嘛!临危局而不乱,处险境而无所畏惧啊,可以独挡一面了!”

  唐风笑道:“队长现在说话水平也见涨嘛,都文言起来了!呵呵。”

  “行了,行了,我们俩就不用互相吹捧了,下面我来说说我的打算,首先,我们要先分析一下我们的对手,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们的对手?那伙黑衣人?”

  “对!就是那伙黑衣人,依据我的判断,这伙黑衣人与我们在香港和羌寨遇到的那帮乌合之众不同,他们显然更加专业,接受过长期严格的特种作战训练,所以我一度把他们误认为是老马和叶莲娜的人,但现在看起来,他们背景很复杂。”

  唐风不解地问韩江:“那伙黑衣人怎么复杂了?说来听听!”

  韩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感觉他们的实力明显超过了一般的犯罪集团,但又不像是某些国家的特种部队,为什么这样说,一是我这么多年来的经验,二是我们的情报网络显示并没有哪个国家的特种部队最近有类似的行动,所以,我判断这伙人是一伙训练有素,但又不隶属于任何国家的神秘组织。他们中的很多人应该都有在特种部队和情报部门服役的经历,只是……只是我们对这样一个组织竟一无所知。”

  唐风忽然想起了什么,惊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在广州刺杀梁云杰那个杀手身上的刺青,和我们在溶洞瀑布下发现的那具死尸的刺青一模一样,图案也是狼身上立着一只鹰,位置在一样,都是在后脖颈耳根处,这说明……”

  “说明他们之间一定有联系,甚至……甚至可以断定他们是一伙的。我在香港检查过那些被我们击毙的匪徒尸体,他们身上并没有这样的刺青,所以这更证明了我前面的判断,现在追杀我们的这伙黑衣人绝非等闲之辈,他们身上都有统一的刺青,可见他们组织之严密,他们枪法精准,身手不凡,装备精良,说明他们组织实力不俗。”韩江说着,嘴里不禁喃喃自语道:“这究竟是伙什么人呢?”

  “你还记得我们在溶洞中见到那个刺青时,马卡罗夫的反常表现吗?”唐风的话又提醒了韩江。

  韩江点点头,“这说明马卡罗夫以前应该见过这样的刺青,可能是在某人的身上,也可能是在某个地方,但他矢口否认,看来这里面一定有文章,找机会,我要好好问问老马。”

  “另外,我还想到了一点,是关于那个图案的,你还记得我们在七色锦海被绑在树上时,那位老者曾经说我们是‘鹰狼不食的家伙’。”

  “是的,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这个刺青应该和西夏有关,只是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特殊含义。”

  韩江想了一会儿,说道:“也许没什么特殊含义,就是为了统一标示,找了个这样的图案。我接着说我们的对手,我已经分析了这伙黑衣人实力不俗,因此他们人数并不多,大约在十来人左右,我料想这次他们也会去阿尼玛卿雪山,至于他们是如何得到关于黑头石室情报的,这个我现在无法做出解释。总之,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一定不会缺席,所以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我估计他们这次人数应该不会超过五个人,他们也需要保密,真正的幕后黑手肯定不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玉插屏的秘密,所以他们不会派更多的人,但这几个人一定会是他们最精干的。”

  唐风听了韩江的分析,觉得很有道理,问道:“那我们应该去哪几个人?”

  “基于我以上的判断,我认为我们去的人也不宜多,一来,我们同样需要保密,再者,在那种高寒地带,人烟稀少,人多了很容易暴露,所以以少而精为好。但是,一直困扰我的是,派哪几个人比较好,要是赵永能去就好了,以他的身手,一个顶十,我可以省去很多事。”韩江又感叹了一遍赵永。

  “你还是现实点吧,现在就我们这几个,行不行就这样了!”

  “首先是我们俩,其次只能是徐仁宇,他的身手还凑合,剩下老马虽然经验丰富,但年纪太大,去高寒地带,他肯定吃不消,另外,两个小女孩我根本就不考虑。”

  “那就是三个人喽!”

  韩江无奈地点点头,“力量有些单薄,不过只能如此了!”说到这,韩江眼前忽然又浮现出一个人,但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

  唐风拍拍身上的草屑,站起身来,对韩江说:“好了,所有人我们都分析了一遍,谁去执行这次任务,也定下来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韩江苦笑道:“还有什么问题?咱回去一宣布,保证是有人哭,有人闹,呵呵!”

  “你是说梁媛,还有老马!他们也想去,那这可由不得他们。”唐风倒不在乎。

  韩江也站起身,拍拍唐风的肩膀,道:“那好!他们要有情绪,你负责梁大小姐,我负责老马,一定要把他们摁住。”

  说着,两人向县城走去,吃完中饭,韩江向众人宣布了他的决定,果不其然,梁媛和马卡罗夫意见老大,说什么也要跟着去,韩江和唐风对视一笑,按原计划行事,韩江负责说服老马,唐风负责说服梁媛,唐风对梁媛,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用了两个小时苦口婆心地劝说,总算是把梁大小姐给说服了。

  而韩江那头就不那么容易,韩江和徐仁宇两个人,轮番上阵,用了一下午时间,直到太阳落山了,也没能说动老马,马卡罗夫执意要一起去,理由有三:为了死去的儿子,为了揭开玉插屏的秘密,更为了生死不明的叶莲娜。三大理由,雷打不动,不管韩江如何劝说,马卡罗夫就是不肯妥协,并声言如果韩江不带他一起去,他就自己去寻找那伙黑衣人,救出叶莲娜,逼得韩江毫无办法,只得摔门而出。

  韩江回到自己房间,对唐风大骂道:“这个倔老头,顽固不化。”

  唐风笑道:“看来队长败下阵来了,呵呵。”

  “你不要幸灾乐祸,我说不带他,就不带他!”韩江怒道。

  唐风想了想,改变了主意,反过来劝韩江:“要不就带上他吧,老马毕竟经验丰富,在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的。”

  “带上他,我怕他身体不行,拖我们后腿……”韩江刚说到这,没想到,马卡罗夫突然踢门而进,对他嚷道:“韩!我什么时候拖过你们的后腿,我是老了,但我这把老骨头还行!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韩江和唐风被老马这突如其来的一嚷,给怔住了,韩江叉着腰,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这个倔老头,愣了半天,才说道:“好!算你狠,我同意带上你,但是你……你后果自负!你要是把这把老骨头扔在山上了,可不要怪我!”

  老马一时没听明白韩江说得那句“把这把老骨头扔在山上了”是什么意思,也怔在那,这时,正巧徐仁宇赶到,把这句话翻译给了老马,徐仁宇和韩江以为马卡罗夫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肯定又要冲韩江大发雷霆,谁料,老马听完徐仁宇的翻译,竟大笑起来,然后一把搂住韩江,在韩江脸颊上用俄罗斯的传统方式吻了一下,说道:“感谢你给我这次机会,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说着,还向韩江敬了个军礼,搞得众人哭笑不得。

  韩江被马卡罗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搞懵了,等马卡罗夫走了,韩江已经彻底对老马没了脾气,摇摇头道:“这个老头现在怎么跟小孩一样,真是不可理喻。”

  唐风却笑道:“你不用骂老马,其实我觉得你俩倒是很像!”

  “我跟他很像?像他那样,疯疯癫癫,不可理喻!”韩江颇为不服。

  唐风解释道:“难道不是吗?你俩都是一样的倔脾气,一条道跑到黑,说好听的,叫有坚定的信念,为了目标,锲而不舍,哪怕是把命搭上!”

  听唐风这一说,韩江回味一下,倒觉得唐风说得有几分道理,心中不免对马卡罗夫又平添了几分好感。

  晚上九点,按照上午和赵永约定的时间,韩江再次和赵永进行了连线,韩江首先确定了去阿尼玛卿雪山的人数:“给我们准备四套登山装备,还有其他的装备。”

  “四套?”赵永也是一惊,“哪四位?”

  “我,唐风,徐博士,还有老马!”

  “什么?你还带马卡罗夫一起去?”

  “我是不想带他,可没办法啊,他死缠烂打非要跟着去。”

  赵永听完,也是无奈地摇摇头:“那好吧!我马上就给你准备,你们明天就会收到装备,你要的阿尼玛卿雪山东段区域的地质资料,我也给你弄来了。”

  “这太好了,资料详细吗?”韩江还不放心。

  “这个你放心,这是现在能搞到最详细、最全面的资料了,我除了问国土部门要了一份,又向军方查阅了有关资料,你要是还不满意,我就没办法了。”

  “好的,我今晚先仔细研究一下,如果还需要你的帮助,咱们再联系。”

  “另外,你需要什么装备,徐博士那儿应该都能替你解决。”

  “没什么了,除了登山装备,就是武器。”韩江说着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

  “哦!还有个事,这次我们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我给你们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卫星跟踪定位信号发射器,这个东西只要在你们身上,能正常发出信号,总部就会知道你们所处的方位,危急之时,我们会及时给你们提供支援。”赵永介绍道。

  “听你这么说,这可是个好东西,我正需要。罗教授在你旁边吗?你问问罗教授还有什么要叮嘱的?”韩江说道。

  屏幕上出现了罗教授的头像,罗教授对唐风和韩江言道:“唐风,韩江,我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祝你们马到成功,我在总部等你们回来,我相信如果我们得到两块玉插屏,一定能破解出更多的信息。”

  唐风和韩江点点头,便准备结束这次连线,可韩江突然又喊住了赵永,赵永不解其意,“队长,还有什么吩咐?”

  韩江问赵永:“我叫你调查马卡罗夫和叶莲娜的情况,查到了吗?”

  “查了,我们掌握的情况和马卡罗夫跟你们说的基本一致,马卡罗夫是克格勃退役少将,叶莲娜的确是王牌特工,至于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像马卡罗夫说的,就是为找回玉插屏,还是别有企图,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你们和马卡罗夫一起行动的时候,还是要加个小心。”

  韩江听完赵永的汇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问道:“总部现在有关于叶莲娜下落的情报吗?”

  赵永摇摇头,答道:“没有!”

  韩江不无失望地结束了这次连线,然后打开赵永刚刚发过来的资料,仔细研究起来。唐风、韩江和徐仁宇一直研究到深夜,终于在阿尼玛卿雪山东南部分的地图上,标示出了两块可疑区域——A区和B区,他们之所以认为这两块区域可疑,主要依据是国土部门提供的资料,资料显示,这两个区域均处于四面环山的山坳中,且可能有洞穴存在,更令人生疑的是,这两个区域虽远离居民点,地表却发现了少量人工建筑痕迹,这一切都与大喇嘛讲的那个传说符合。

  唐风用红色铅笔在地图上重重地画了两个圈,对韩江和徐仁宇道:“我们查看了现有资料,只有这两个区域最可疑,按照路途远近,我们首先要去A区,其次是B区,你们有意见吗?”

  韩江没意见,徐仁宇却迟迟不表态,唐风问徐仁宇:“博士,有什么问题吗?”

  徐仁宇道:“我现在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我……我担心如果A区和B区都没有找到‘黑头石室’,那……”

  还没等徐仁宇说完,唐风便打断他的话,“你的这种担心现在是多余的。A区和B区能不能找到‘黑头石室’,必须去了才会知道。”

  三人最后达成了共识,就按唐风的计划行事。第二天下午,他们需要的装备如数送来,包括登山用的冰爪、冰镐、绳套、铁锁、雪杖、头盔、安全带、上升器、下降器、岩石锤、高山靴、踏雪板、高山眼镜等等,还有一些武器和氧气瓶,以及赵永所说的卫星信号定位设备。

  这是无眠的一夜,唐风、韩江、徐仁宇和马卡罗夫竟然不约而同地失眠了,到了后半夜,四人于是干脆起来,一边准备所需携带的设备,一边继续谋划着可能遇到危险情况时的对策。

  四人焦急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可是屋外的天迟迟不见亮光,唐风跑到旅馆外面查看,发现有一大块乌云从远处飘来,笼罩在大草原上,天是阴沉沉的,唐风心里顿时也笼罩了一层乌云,但他知道,不管怎样该出发了。

  唐风和韩江对梁媛和黑云不放心,于是先将他俩交给了当地警方,梁媛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让唐风不免有些心软,不过,他还是狠了狠心,跟着韩江出发了。在不安的气氛中,唐风、韩江、徐仁宇和马卡罗夫带上玉插屏,驾驶着这辆“切诺基”,驶出玛曲,驶进了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怀抱。

更多:西夏死书12345全集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