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蚊子

时间:2020-03-22 点击数:156 收藏本文

蚊子


天色越来越凉了虽然海南没有北国那样的寒意但气温的下降人还是有比较明显的感觉的。可是让人恼的是海南的蚊子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仍然如夏天一天的嗡嗡嗡。更可恼的是这种噪音多集中在夜晚我又不太喜欢被帐封闭的那种感觉。于是我的睡眠质量出现了问题白天上班也无精打采的。

  这天仍然是**无眠揉着惺忪的睡眼挂着昏沉的脑袋和平常一样还是要去公司上班。一进公司发现大家都在围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着什么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是非纠缠的人像这种场面也见过很多次。于是我和往常一样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刚一坐下来似乎他们也都讨论完了各自都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过了一会小易凑了过来小声的问我“你听说了吗出大事了”

  “是吗”我只是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毕竟早已经习惯了小易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了。

“我跟你说你别不当回事是真的出了大事了”

  似乎对我的反应不太满意小易有点冒汗但见我仍然没么理他无趣之下他也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没过多久我看到电脑上QQ在闪点开一看又是小易这小子发的“大事不好了前几天有人在家里自杀了”我知道小易虽然平时喜欢开玩笑说话方式也比较夸张但深知他是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想想今天也不是四月一号便在QQ上回他“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就知道你会对这件事感兴趣的说来话长中午吃饭时再跟你说”

  NND现在倒是他开始卖关子了不过想想也是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呢有什么事情还是等下再说吧

终于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和小易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什么事说吧”

  “恩是这样的前几天那个以前被公司裁减的老黄在自己家里服毒自杀了……”

  “等等怎么前几天自杀的消息到今天你们才开始讨论呢”我打断他的话问到。

  “是很奇怪不过这消息也是今天才公开出来诺我这里有份今天的报纸你看”

  我接过报纸大致浏览了一下果然是今天才发布的新闻。“有小道消息说是公司和警方在事发时刻意隐瞒了消息毕竟是公司以前的职工怕对公司的形象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过了几天还是被人给捅了出来呢”小易说的这些话不由让我想起之前发生在公司里的一件事。

上个月公司组织员工们去南丽湖参加一次活动也就是晚上大家一起吃个烧烤第二天白天再弄个户外拓展的活动可能也是公司的老总发慈悲吧辛苦了很久的员工们全部都报了名。南丽湖的风光也的确迷人一天一晚的活动貌似很完美的结束了。但其间还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

  负责安排这次活动是老黄他是个东北汉子他在公司从20几岁一直做到40几岁可由于本身做事一般在领导中也没什么关系因此这20多年一直都是做着小职员的工作。可能是眼见和他一起入行甚至资历还不如他的同事们都慢慢成为了自己的上司也可能是由于一直没有成家的压力老黄越来越渴望升职他努力地把握着一切讨好上司的机会希望能够如愿。可讽刺的是他这样做不但依旧没有升职的消息反而使他在周围人眼中成了一个哗众取宠的人原本就不怎么样的人缘进一步被恶化了。以至于有一次几个刚进公司的年轻人放出话来说经常看到老黄在加夜班的时候跑到楼下树丛中撒尿还直接他起了个外号叫“老黄狗”一时弄的公司里人人看到老黄都要指指点点一翻。老黄似乎也很羞愧开始躲着大家。

  然而这次的南丽湖之行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是由老黄负责联系的。他说他表弟的干妈的三大爷的隔壁住着个“腾飞旅行社”的经理和他有点交情可以帮我们组织这次活动并且收取的费用可以便宜点。由于“腾飞旅行社”在我们这里口碑非常好商讨的价格也确实比较实惠于是双方立马达成共识签订了合作合同。老黄这次办的不错主管难得夸了他两句他也十分高兴似乎看到升职在望了。也许是老天存心要跟老黄过不去吧本来原定与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开始的户外拓展活动由于主管们不参加于是老总的秘书徐静便强烈要求将集合时间从八点推延至九点原因是台湾主管们起不了那么早这一下就给老黄出了道大题了因为八点集合的消息已经通知出去了再说如果真的推延到九点的话户外拓展活动的时间又不够了那大家肯定玩的不尽兴。面对如此麻烦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老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顺着领导走而是坚持要在八点集合准时开展拓展活动。没想到老黄居然如此不买自己的账也许更加上台湾主管们那边不好交代徐静恼羞成怒跟老黄大吵了一架。据有目击者称徐静当时愤然将吃烧烤的叉子用力摔在地上随后拂袖而去。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看似圆满的南丽湖之行结束后老黄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升职的机会反而因为一次意外失误而被公司裁员成了广大下岗职工中的一员。如此变化之快也让许多公司同事唏嘘不已。于是又有消息传出说是因为老黄让徐静难堪回到公司后徐静便使出浑身解数在老总面前尽数老黄的坏处加上平时老黄的表现也的确乏善可陈终于在这次的意外失误后丢掉了饭碗。这则消息在外人眼中看似不实可由于徐静趋炎附势媚上欺下的为人不只一次的让大家嫌恶此消息一经传出便立刻产生了共鸣大家都像亲眼见到了一样对此深信不疑。于是在老黄离开公司后徐静便接替了老黄成为了新的受众指指点点的对象。

  “话说回来这个徐静好象也请假两天没来上班了。”小易的这句话将我的思绪又带回到了现实中。

  “也可能是由于精神压力太大了毕竟大家都不太喜欢她老黄走了以后这种突兀的氛围更明显了……”

  “那个女人她活该总是喜欢在老总面前卖乖老喜欢打人的小报告有这样的下场也是自找的”小易还是个小年青稍微一激动热血就开始往外涌了。

  我忙打住他的话“好了别激动了虽然大家都鄙视她可她也照样拿大钱照样过着很光彩的生活啊”

  “光彩个屁呢我看她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能这样下去迟早有倒霉的时候”果然还是没办法劝住小易啊于是我买了单拉着他走出了餐厅。

  一下午继续卖力的工作白天一转眼便过去了。下班回到家接到S的电话“在报纸上看到你们公司有人自杀了你知道具体的情况吗”

  “服了你了消息还真是灵通情况我也知道一点等周末去你那里说。”

  “恩好的这几天你也注意好休息出了这种事难免不让人有压力。”

  “放心吧我会养好精神跟你继续聊通的”一阵寒暄后挂了电话不觉笑道“S还真是个外冷内热的人要是和他不熟的人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平常看上去总显得有几分冷傲的人居然会叫人好好休息”这天晚上仍然的失眠。

  第二天来到办公室时只见小易朝我冲过来满脸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了中500万了吗没等他开口我便先说道。

  “呵呵500万倒没中不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徐静辞职了”

  “什么她不是挺受老总欣赏的吗怎么好好的突然辞职了”

  一看到我满脸的问号小易的嘴角划过了一丝得意好在他没卖关子“我就说过她要倒霉的吧这不是就来了嘛四天没上班了听说今天早上给老总打了通电话说是压力太大辞职不干了。”

  “是吗是吗老总怎么说啊”小易的话刚说完隔壁的菁姐便凑了过来。眼看又一场议论即将开始我躲开他们独自走向自己的座位。

  一上午的思绪久久难以平静实在想不通徐静怎么会突然就辞职掉了呢说压力太大可大家对她的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也不是不知道这些可以前她根本丝毫就没有受到周围人的影响仍然坚持着自己一贯的做法职位也由原来的部门主管秘书直接升到了公司老总的秘书。如此前景实在难以理解她突然辞职的理由。不过想想也许是因为这次老黄的自杀吧“滴滴滴……”QQ上的讯息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一看是个陌生人发的没什么兴趣变没理它。

  过了几秒种又发了条过来我一看上面写着“我是徐静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我愣了一下回了条过去“什么事情”

  “这样吧网上可能讲不清楚下午下班后六点半我在阿飞西餐厅等你。”

  我实在想不出我和她有什么如此重要的事情要当面讲但看来不去是不行的了我便顺手回了个“OK”。

  一天又在茫茫的工作中过去了出公司叫了辆计程车朝阿飞西餐厅开去。到了后看了下表差不多到点了便付了车费向餐厅走去一进餐厅发现徐静已经先到了她伸手示意我过去。令我有些奇怪的是她并没急着向我说明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而是让我先叫东西吃。我随便点了两样发现对面坐的她并有怎么和平常不同只是精神看起来不是太好仔细看下似乎还有被化妆遮掩住的黑眼圈。其实她长的并不算漂亮不过在我们公司僧多粥少再加上她很懂得迎合上司做事也比较灵光于是才迅速被老总所赏识一下子成了老总的秘书。她跟我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真是难以想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经过了短暂的尴尬后徐静开了口“Y先生很抱歉这么唐突的叫你出来我知道在公司里你们大家对我有看法但现在这件事我实在没办法了。虽然平常我们很少接触不过我知道Y先生你是一个不愿牵扯是非的人但这件事情我想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大段话的确让我有些猝不及防虽然我平时的确也比较反感她那种媚上欺下的做法不过也并不像小易他们那样对她有着非常之深的抵触情绪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存方式。稍微犹豫了下后我说“有什么事情徐小姐还是说吧如果我能帮的上的话我会尽力而为的。”

  “我把工作辞掉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我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道“也许很多人都在奇怪我辞掉工作的愿意吧说实话我以前也不曾想过有一天会辞掉这份如鱼得水的作可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只有辞职也许才有挽救的机会了Y先生老黄自杀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

  “恩我听说了不过我有些疑问的是为什么前几天自杀的消息直到今天才被报道出来”

  “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公司可以封锁了消息二是由于这个事情其中还有一个未知的地方”

  “哦什么未知的地方”不得不承认我的好奇心已经被调动起来了。

  “Y先生你先看看这个。”

  只见徐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老黄尸体的现场照片只见老黄的尸体放在地上乍看上去和平时的睡姿没什么区别。尸体的胸口处好象有个血红色的字尸体边上放着一个碗里面装着许多像小虫子一类的东西。虽说一眼认出了老黄但仔细看发现照片上的尸体明显要比老黄本人瘦了一大圈。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后徐静又拿了张照片递给我这次是尸体胸口的照片只见老黄尸体胸口的心脏上方赫然呈现着一个由伤疤组成的“或”字

  “Y先生想必你也觉得这两张照片不寻常了吧这两张照片是被警察列为机密的我也是通过在刑侦科一个朋友的关系才好不容易弄到这两张照片的。所以被报道出来的消息是没有提到这个内容的。”

  “那就是说警方现在也无法解释这两张照片的含义了”

  “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公司可以封锁了消息二是由于这个事情其中还有一个未知的地方”

  “哦什么未知的地方”不得不承认我的好奇心已经被调动起来了。

  “Y先生你先看看这个。”

  只见徐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老黄尸体的现场照片只见老黄的尸体放在地上乍看上去和平时的睡姿没什么区别。尸体的胸口处好象有个血红色的字尸体边上放着一个碗里面装着许多像小虫子一类的东西。虽说一眼认出了老黄但仔细看发现照片上的尸体明显要比老黄本人瘦了一大圈。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后徐静又拿了张照片递给我这次是尸体胸口的照片只见老黄尸体胸口的心脏上方赫然呈现着一个由伤疤组成的“或”字

  “Y先生想必你也觉得这两张照片不寻常了吧这两张照片是被警察列为机密的我也是通过在刑侦科一个朋友的关系才好不容易弄到这两张照片的。所以被报道出来的消息是没有提到这个内容的。”

  “那就是说警方现在也无法解释这两张照片的含义了”

  “Y先生你的分析很对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那个“或”字伤疤的确是老黄自己留下的。而报纸上说的服毒自杀也仅仅是报社记者的一面之词警方到现在还没确定死亡的原因。其实怪事并不是只有这些而已我之所以找Y先生帮忙主要是我的身边陆续出现了麻烦事。从昨天开始现在我开始整夜的失眠原因是一关灯便会听到许多蚊子在耳边嗡嗡嗡的吵可是一开灯什么也看不到用了蚊帐、蚊香、风油精等所有的驱蚊方法也无济于事。蚊子的声音整晚的困扰着我不管有多困却始终无法睡着。就这样每个夜晚对我来说实在是种漫长的折磨而且这种情况似乎一天天正在加剧好象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听到的蚊子声要多我实在是快受不了睡不了觉白天也就不可能有精神工作而我不又愿让那些讨厌我的员工们看我在工作上出丑于是我就辞职了。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两件奇怪的事情一定有所联系我知道Y先生平时对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很感兴趣也读过你在QQ空间上写的文章毕竟碰到这种平常人根本都不会相信的事情也许只有你能够帮助我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惊讶到“你是说老黄是失血死掉的更准确的说他也并不是自杀而是自己失手丢了命”

  “Y先生你的分析很对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那个“或”字伤疤的确是老黄自己留下的。而报纸上说的服毒自杀也仅仅是报社记者的一面之词警方到现在还没确定死亡的原因。其实怪事并不是只有这些而已我之所以找Y先生帮忙主要是我的身边陆续出现了麻烦事。从昨天开始现在我开始整夜的失眠原因是一关灯便会听到许多蚊子在耳边嗡嗡嗡的吵可是一开灯什么也看不到用了蚊帐、蚊香、风油精等所有的驱蚊方法也无济于事。蚊子的声音整晚的困扰着我不管有多困却始终无法睡着。就这样每个夜晚对我来说实在是种漫长的折磨而且这种情况似乎一天天正在加剧好象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听到的蚊子声要多我实在是快受不了睡不了觉白天也就不可能有精神工作而我不又愿让那些讨厌我的员工们看我在工作上出丑于是我就辞职了。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两件奇怪的事情一定有所联系我知道Y先生平时对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很感兴趣也读过你在QQ空间上写的文章毕竟碰到这种平常人根本都不会相信的事情也许只有你能够帮助我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惊讶到“你是说老黄是失血死掉的更准确的说他也并不是自杀而是自己失手丢了命”

  就在此时S像想到什么一样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糟糕我真是太疏忽了只顾跟你去探讨血蚊蛊去了Y快赶紧跟我去找与老黄有关的东西”

  “与老黄有关的东西”

  “对当年老人也同我讲到通常血蚊蛊的效力是持续三天但升级后的血蚊蛊一旦过了三天还没有破除的话那情况将十分危险不光中蛊者在三天后也依然无法复原有可能所有受到波及的人都会与中蛊者的下场一样”

  我一惊想想现在已经是徐静中蛊后的第三天了如果不破除掉血蚊蛊的话我和小易他们到了明天就可能都和徐静一样了“可老黄的家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我们去哪找与老黄有关的东西”

  S略为沉思一下问到“照片你们上次去南丽湖有照过合影没有”

  对了上次去南丽湖公司全体员工照了张合影后来发给大家人手一张呢总算找到了救命稻草我和S急忙冲向我家很快便找到了那张合影的照片。

  “接下来怎么办”

  “别急有了这个就好说了现在我们赶紧坐车去市郊。”

  “市郊”

  “对我记得只有市郊一个农村里才有能够清澈见底的小河。”不容分说我们急忙叫了辆计程车去公交车站。

  坐在公车上的几小时简直向过了几年一样难熬终于到了那个村子了。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我和S不敢怠慢这种感觉就像《木乃伊归来》里面主人公抱着自己遭受诅咒的儿子同太阳光赛跑一样。

  问了几个村民总算找到了那条河S说“Y赶紧在岸边找块青色的石头我现在挖开河底把照片埋进去。”

  现在经顾不上去问S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我们之间早已形成了这种默契只用相信他按照他说的去做毕竟S是我值得信赖的伙伴即使是用我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我也相信我的伙伴不久我便找到了S所说的青色石头按照他所说我把石头压在了埋照片的地方S又抓了两把青色的水草放在石头下面一并压着。

  “好了总算赶在12点前把这些都弄完了只要确保这块石头在天亮之前一直压着血蚊蛊就可以顺利破除了。”说完这些S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看着他这样我也总算能够安心了。

  和S一起坐在河边我不禁感叹道“真没想到一个初级的蛊术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件来……”

  问了几个村民总算找到了那条河S说“Y赶紧在岸边找块青色的石头我现在挖开河底把照片埋进去。”

  现在经顾不上去问S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我们之间早已形成了这种默契只用相信他按照他说的去做毕竟S是我值得信赖的伙伴即使是用我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我也相信我的伙伴不久我便找到了S所说的青色石头按照他所说我把石头压在了埋照片的地方S又抓了两把青色的水草放在石头下面一并压着。

  “好了总算赶在12点前把这些都弄完了只要确保这块石头在天亮之前一直压着血蚊蛊就可以顺利破除了。”说完这些S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看着他这样我也总算能够安心了。

  和S一起坐在河边我不禁感叹道“真没想到一个初级的蛊术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件来……”

  随后S问到“对了你道世界上最能蛊惑人心的是什么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我还真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毕竟刚经历过一场生死考验脑袋不是一下能转过来的。不过S似乎也并没有在等待我的答案他紧接着说道“是流言蜚语就如同这血蚊蛊的蚊子一样足够使人失眠甚至疯掉、死掉了。”我点点头想想其实老黄、徐静莫不都是流言蜚语的受害者。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