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屋里有人

时间:2019-05-17 点击数:42 收藏本文

 “屋里有人……屋里有人……”声音是从赵燕自己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赵燕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她定了定神,猛地冲进屋里,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出那发声的东西。

  一

  赵燕租下郊外那个别墅的时候,心里有几分得意。赵燕打电话通知了同学周娇娇和唐敏,她们陆续赶了过来。周娇娇先到,她在院子里四处溜达了一圈,然后走到赵燕身边,笑道:“这样的好地方都让你给找到了。好,就住这儿!”

  周娇娇话音未落,唐敏就赶到了。她刚走进来,突然愣了愣,莫名其妙地问道:“这几间屋子里有人住吗?”

  “没人,房主说了,这整个别墅都归我们住。”赵燕没有注意到唐敏的异样,兴奋地回答道。

  “这屋子我来过!”唐敏一语惊人。

  “你来过?!”赵燕和周娇娇异口同声。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对这屋子感觉熟悉得很。”唐敏有些忐忑。

  赵燕把唐敏拉到院子门口,指着远处说:“房东告诉我,那里以前是一个火葬场。站在门口,天天都可以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那烟飘啊飘的,就飘到这院子里来了。”

  赵燕刚说完,周娇娇就说道:“别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唐敏胆子小,你别把她吓着了。现在能找到这么便宜的屋子不容易,咱们赶快收拾东西搬家吧!”

  在书桌前坐的时间太长了,唐敏感觉眼睛越来越胀痛,她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眺望。离毕业考试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了,该看的书才看了不到一半,要不她也不会成天把自己关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了。

  天已经快黑了,唐敏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院子,其实院子里除了枯黄的杂草和黑黝黝的土墙外,并没有什么可看。看着看着,唐敏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些发晕,正当她想闭目养神时,突然发现院子里的景物变了。

  那些杂草不见了,代替它们的是一队排队行走的人,那些人的衣着几乎一模一样,没有鲜艳的色彩、也没有生动的款式,只有死板的黑白二色。他们一言不发地低头朝着前方一个高耸的圆柱形建筑走着,他们挨个地靠近那建筑,然后一一消失不见。而那圆柱形建筑的顶端,却冒出越来越浓烈的黑烟。

  正当唐敏为这怪异的一幕暗自心惊时,她发现站在队列最后的那个人回头盯了她一眼,然后嘴角一咧,朝着她阴森森地笑了一下。唐敏心里一惊,赶紧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伸出手指在眼皮上轻轻揉着。难道自己看书看坏了脑子,竟然产生了幻觉?

  过了一会儿,唐敏再次睁开眼睛,院子里的一切已经恢复了原样。她松了一口气,准备回到书桌前继续看书。当她刚刚离开窗口,背后突然传来一点响动,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张望,耳边就听到了一阵衣袂破空之声,感觉到有人从自己身旁掠过,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唐敏定定地站住了,过了好半天,惊魂未定的她才仔细地看了看屋子里。除了她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从那天以后,唐敏的心里始终摆脱不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院子里除了她们三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这天,唐敏又一次被那些枯燥的书折磨得头昏脑涨,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书上的字,她一个也看不进去。终于,她狠狠地扔掉手里的书,一头倒在了床上,渐渐沉入睡眠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敏醒了过来,她还没有睡够,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本来想倒头再睡一会儿,但刚倒下去,就觉得耳朵里痒酥酥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呵气,只得又坐了起来。

  “唐敏,你怎么了?待在屋里几天没有出门了,要学会劳逸结合。”赵燕在背后拍了拍唐敏,低声劝道。

  是该歇歇气了,唐敏终于看完了最后一本,她合上手里的书,心力憔悴地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正准备转身回应赵燕和周娇娇,突然觉得胸口十分憋闷,她极力想要压住这种憋闷感,却最终没有忍住,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出来,全数喷到了面前的书本上……

  赵燕和周娇娇怎么也想不到,看书也能看死人。

  那天,她们把突然吐血晕倒的唐敏送进了医院,医生却最终没把她抢救过来。医生说,她是由于过度劳累引发了心力衰竭而亡。

  二

  唐敏死后,赵燕和周娇娇觉得住在才死了人的别墅里晦气,想要搬家,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只得继续住下去。

  这天中午,周娇娇在院子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觉得脑子越来越沉。她闭上眼睛,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走着。她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唐敏的屋子前,奇怪的是,她屋子的门竟然虚掩着。

  周娇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当她的眼光落到屋里时,整个人一下呆住了,头皮也猛地炸了!

  屋子里竟然有人,那人蹲在墙角,不知道正在专心致志地干着什么,连周娇娇推开了门也不知道。周娇娇没有惊动那人,她悄悄地退了回来,重新将门虚掩上,然后快步走到赵燕的屋里。赵燕正在睡午觉,她一把推醒赵燕,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唐敏的屋子里有人!”

  赵燕说道:“你会不会看错了?要不我们一起再去看看?”

  “行,我也想看看里面那人到底是谁,在搞些什么鬼!”

  两人来到唐敏生前住过的屋子前,周娇娇轻轻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面望去。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周娇娇身子一抖,明显被吓了一跳,当她发现拍自己的是身后的赵燕时,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赵燕没有理会周娇娇的眼神,只是对着自己的耳朵指了指。周娇娇一下就明白了赵燕的意思,因为她也听到屋子里隐隐约约传来说话声。

  周娇娇把手指竖在嘴前,对赵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屋里有人……屋里有人……”

  周娇娇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只肓片语,不过这已经足够让她胆战心惊的了。因为那说话的声音她很耳熟,竟是已经死了的唐敏的声音。

  就在周娇娇不知所措之际,赵燕在她耳边说道:“我就不信死了的人还会回来说话,我进去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说完后,赵燕猛地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别跑!站住!”门内传来赵燕的断喝。

  周娇娇定了定神,也赶忙冲了进去。她一眼看见,赵燕正站在窗前,一边探身指着窗外,一边回头对她说道:“她跑了……”

  但周娇娇已经无心理会赵燕的话了,她呆呆地望着墙壁,一言不发。在那墙上,有一个浅浅的人影印在上面,而那人影的高矮和体形,和死去的唐敏一模一样。

 这时候,赵燕走到周娇娇身边,她也看到了墙壁上的影子,呆住了。

  屋子仿佛罩上了一层冷空气,两个人的脸色都在顷刻间变得煞白。半晌,赵燕用颤抖的声音对周娇娇说:“刚才在屋子里的那人是唐敏吗?”

  听到赵燕的话,周娇娇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真的是唐敏的鬼魂回来了?周娇娇摇了摇头,这种想法简直太荒谬了!但如果这一切不是唐敏的鬼魂在作怪,那么一切又到底是谁在搞鬼呢?周娇娇和赵燕面面相觑,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娇娇本来想上赵燕屋里坐会儿,但赵燕进屋后就关上了房门,她只得回到了自己屋里,颓唐地坐在桌前发起怔来。她心烦意乱地坐了一会儿,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书,那本书是刚才看的书,她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目光突然被快速掠过的一抹红色吸引住了。

  周娇娇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地加快了跳动,她的手微微颤抖着,仔细地将书翻到了前面几页。

  “屋里有人!”周娇娇望着书页上的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了起来,她认了出来那正是唐敏的笔迹。午夜零点已经过去了,周娇娇转身望了望,身子一下就僵住了!屋里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更可怕的是,窗户上居然趴着半个人!不对!那并不是半个人,而是一个人正在从窗户上往屋里爬,已经爬进来半个身子了。

  周娇娇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就那么呆呆地坐着,望着那个人一点一点地从那窗户上缓缓地爬进屋里。终于,那个人全部爬了进来,趴在地上,抬头望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周娇娇。

  周娇娇的心跳骤然加速,嘴角也止不住地哆嗦起来。周娇娇一头冲进隔壁赵燕的屋里,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赵燕的屋门半掩着没有关上。当她进屋之后,看到赵燕只有一床掀开的被子,而赵燕却并不在床上时,一下就呆住了。

  正当周娇娇站在赵燕屋里茫然不知所措时,有人在她肩上拍了一下:“娇娇,你找我有事?我刚上厕所去了。”

  周娇娇回过头来,望着赵燕,一字一顿地说:“赵燕,唐敏回来了!”

  三

  当赵燕带着满脸的不信跟着周娇娇走进她的屋子里时,眼前的一切并不像周娇娇说的那么恐怖。屋里的窗户确实是开着的,窗户前也确实有一团黑色的影子。不过那影子并非一个人,而是院子里的一棵树投下的阴影。

  “这就是你说的从窗户爬进来的唐敏?!”赵燕指着地上的树影,啼笑皆非地问道。

  周娇娇越来越不安,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平复了一些之后,转身回屋。她正要抬脚踏进屋里时,一个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屋里有人……屋里有人……”

  那声音并不大,却足以击垮周娇娇本来就濒临崩溃的神经。周娇娇站在门口,双腿筛糠一般颤抖着,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周娇娇终于听出来了,刚才说话的是唐敏的声音。而与此同时,周娇娇面前的屋门缓缓打开了,唐敏正站在门内,脸上挂着一个诡谲的笑容,定定地望着她。

  周娇娇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的血液飞快地朝着心脏奔去,猛烈地冲击着心脏。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渐渐地不堪重负,一阵绞痛猛地从心脏传到了她的大脑皮层,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神经语言程式学的核心思想就是通过改变人的情绪,对心理形成暗示,达到改造人的思想和行为的效果。事实证明,当人处于陌生、危险的境地时,会根据以往形成的经验,捕捉环境中的蛛丝马迹,来迅速做出判断。我们只要在捕捉的过程适当加入一些相关诱因,会极大增强暗示效果。实验中的两个典型个体所做出的行为,为这一理论提供了有力的事实依据。

  在心理暗示的作用下,实验个体可能产生极大的恐惧感,当实验个体突然遭到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叫儿茶酚胺的物质,使心跳加速,血压猛升,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这样,过快的血流如刚开闸的洪水一般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从而导致心跳骤停,致人一命呜呼。”

  赵燕在毕业论文后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小心翼翼地装进信封里,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志得意满的微笑。等明早天一亮,就把这篇论文寄出去,她相信导师对这篇附有详尽实验报告的论文一定会很满意的。

  赵燕信步走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夜晚的清爽空气。这时候,周娇娇的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屋里有人……屋里有人……”赵燕笑了笑,这声音让她想起自己的录音笔还藏在那屋里的床下。

  赵燕走进周娇娇的屋子里,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录音笔。

  四

  “屋里有人……屋里有人……”录音笔正反复地播放着同一句话,赵燕望着手里的录音笔。心里突然掠过一丝不安——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这录音笔又是谁把它打开的呢?赵燕看了看自己手中已经关掉的录音笔,走到了屋外。

  “屋里有人……屋里有人……”声音是从赵燕自己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赵燕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她定了定神,猛地冲进屋里,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出那发声的东西。

  那篇已经被她装进信封里的论文不知道被谁取了出来,正端端正正地摆在书桌上!

  赵燕一步步地走到书桌前,定定地看着桌上的论文。那论文被翻到了最后一页,在论文的结尾处,多了一行红色的笔迹:“这次实验还表明,在某种特定环境下,不仅受暗示的人会因为暗示改变自己的思维和行为,就连实施暗示者也有可能身陷其中而不自知。”

  一股寒意从赵燕的脊背上冒了出来,纸上那鲜红刺眼的笔迹她十分熟悉。因为她曾经模仿这个笔迹在周娇娇的书上写下过四个字:屋里有人!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