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复仇的蟒蛇

时间:2019-03-27 点击数:1766 收藏本文

荷花市郊外城乡结合处的公路旁边有家“天虎酒家”,这些年生意做得特别红火,就连城里的达官贵人都经常舍近求远开车光顾。这酒家天天食客爆满,有时还得提前预订席面。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要问这生意火爆的奥妙,只要你一瞧竖在厅堂正中的菜谱牌上的三个大字“蛇鲜吃”,便知道这是一家专门经营山珍的餐馆。再细细瞧下去,还有几行粗黑字体介绍吃法:“一蛇三吃”、“一蛇五吃”、“龙虎斗”、“龙凤呈祥”等等。可谓花样翻新,吃法多种。且不要说品尝,单瞧这菜谱就够你馋涎欲滴。尝过鲜的就更不用说了,有的形容就像吸毒上了瘾,三天两头朝这店里跑,即使囊中羞涩无钱买单,闻闻充溢在店中的香味也算满足啊!故而有人编了段顺口溜这般形容:“天虎酒家鲜蛇吃,香飘四海人人知,平生能尝一次鲜,不枉人间过一世!”瞧,食客的评价如此夸大其词,也就难怪生意的火爆了!

然而,就这么一家生意兴隆的酒店,这天却突然贴出告示,宣布暂停营业一个星期。食客们不明其故,纷纷打听原因,才知店里货(蛇)源告罄,店老板段天虎亲自进山揽货去了。货源紧缺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食蛇者日益增多,收购价格一路飙升,乡民受经济利益驱使,故而大肆滥捕,几乎将蛇子、蛇孙灭绝,造成蛇源稀缺。“天虎酒家”生意越兴旺,货源越紧张,尽管打出高价,最后还是空了仓。这样就迫使老板段天虎只好亲自披挂上阵出马了。

段天虎五短身材,貌不惊人,正值不惑之年,也是普通百姓一个。只不过近些年靠经营“蛇鲜吃”发迹后,才在方圆有了点小名气。他的发迹主要是靠祖传的两手绝技——一是烹调,一是捕蛇,二者相辅相成。所以,这回货源紧张,段天虎并不发愁,他本是从深山老林里“捕蛇世家”闯出来的,早些年间祖辈都是靠捕蛇为生,维持生计。轮到段天虎这一代脑子变聪明了,他在懂这山珍的再生价值后,便又学会了烹调技术,开起了蛇馆,巧妙地利用它发了大财。

“玩火之人死于火,玩水之人死于水。”这是老辈人流传下来的一句口头禅。段天虎刚出道时一直没有忘记父亲临终时的遗嘱:“蛇是有灵性的动物,报复性极强,切忌将它们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就会大祸临头,危及自身!”父亲捕蛇一生,最后死于一条毒蛇之口。尽管他有祖传的绝好蛇药,可那天外出走亲戚时偏偏忘记带在身边。结果在回家的半路上被这毒蛇咬伤,毒性发作,回天无力,在气息奄奄中断断续续哀叹:“我这辈子捕杀山兽太多,活该要遭报应。这是冤家索命来了,天意啊,天意!”

所以,段天虎后来汲取父亲的教训,经营餐馆后放弃了捕蛇一业。但在残酷的行业竞争中,他很快又处于被动地位几乎被挤垮。就在这时,他突然脑子灵光一闪,别出心裁地专门经营食蛇餐馆,终于从饮食业中胜出,生意越做越红火,盘子越做越大,赚了个钵满盆满。越有越贪,赚了十万想百万,赚了百万想千万,段天虎就是在这种膨胀的贪欲中永不知满足。他巴不得这岭上山下的所有山珍都化作他囊中的钞票,让他成为一个千万、亿万富翁。利欲熏心使他将父辈的教训置之脑后,忘个精光。所以,此刻当四乡八寨的沟沟洼洼的毒蛇都被捕尽吃绝以后,段天虎并没有就此金盆洗手,放弃杀生,而是要继续朝新的目标攀登,终于最后亲自披挂出阵。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仅五天时间,段天虎依仗祖传蛇药的无比威力,果真从深山老林中捕来了上百条长的短的各种颜色花纹的有毒蛇和无毒蛇,其中有条浑身乌黑,一丈多长的大蟒蛇。据段天虎吹嘘,捕来毫不费力,只是将蛇药洒在自己身上,一旦毒蛇近身,闻到药味,便会全身疲软,浑身无力,寸步难行,任你摆布。这条大蟒也是这般手到擒来的。

次日,这条乌蟒便装进一只铁笼里放在大厅中展出,同时旁边用白纸写出告示,凡有意品尝这乌蟒者,可预先订购。一时间引来观众如堵,食客们在观摩这条乌蟒后,果然激起食欲,尽管价格昂贵,订购者依然争先恐后,不消半天工夫,这条乌蟒身上的所有骨肉、内脏都给订购完了,后来者只有干瞪眼,望蟒兴叹。

这乌蟒不知是给围观者吓怕了,还是让段天虎的蛇药麻翻了,只管可怜兮兮地将头埋在弯曲着长长的身子里,一动也不动,浑身散发着一阵刺鼻的腥臭味,仿佛死去了一般。有人用棍子朝铁笼里猛捣两下,它才抽搐一阵,证明自己还活着。

因为两天之内就要将这乌蟒“验明正身”了,所以段天虎吩咐员工不要供给它吃喝了。这样,巨蟒在一天之内便瘦了一圈。每当段天虎从铁笼旁边经过时,乌蟒便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神经反射般地将头抬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段天虎,射出一束阴毒仇恨的恐怖绿光。段天虎瞧见了,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狠狠地朝乌蟒啐了一口,叱道:“孽畜,你死到临头还逞什么威!明天瞧我老子怎么剐了你!”

当天晚上,餐馆打烊关门以后,段天虎照样独自炒了两盘小菜,端进一间雅座内,自斟自酌了两杯蛇酒,不知不觉有点醉意蒙?,昏昏沉沉。正要起身外出,突然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乌黑大汉,横眉怒目地盯着他。段天虎倏地一惊,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半夜闯进我餐馆来了?”乌黑大汉咬牙切齿欲扑上前来,却又像被一道无形的封锁线制约着,只得狠狠连声地咒骂道:“段天虎,你还我子子孙孙!”段天虎不明其故,勃然大怒:“何方混账小子,跑到此间撒野来了,找死!”正要挥起拳头迎上前去,只听得“哗啦”一声响,急忙睁眼醒来一瞧,原来自己做了一梦,梦中将两只菜盘打翻在地上摔碎了。回忆梦中情景,段天虎无端感到一阵恐怖袭来,这乌黑大汉素昧平生,怎么找自己寻仇来了,口口声声“还我子子孙孙”,难道我段天虎杀了人不成?正暗自疑惑间,又听得大厅里有人惊惶失措地喊叫起来:“不得了,不得了!那条乌蟒不见了!”

段天虎闻声大吃一惊,急忙三步并作两步闯出去一瞧,果然只见乌蟒不知何处去,此间独余空铁笼。段天虎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仔细上前察看,这才发现这铁笼一角的边沿处断了一根粗铁丝,乌蟒瘦了一圈的身子正好从这缺口处钻出去。段天虎于是勃然大怒将围在身边的员工一个个骂了个狗血淋头,依然余怒未消。有人便提议,这乌蟒潜逃的时间不长,必然还潜伏在附近,何不连夜四处寻找,也许还能捕捉回来。段天虎点点头,便给每人发了一包祖传的蛇药作应急之用,然后众人打起火把四散而去寻蛇。

剩下段天虎一人独守店门,在大厅里背着双手踱来踱去,坐卧不宁。乌蟒的失踪,不仅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给段天虎本人无端增加了沉重的心理压力和思想负担。他开始隐隐约约地觉察到,这条乌蟒一定会对他进行疯狂的报复。尤其是刚才所做的那个离奇古怪的梦仿佛更是对他的严厉警告。也许那个乌黑汉子就是乌蟒变幻的人形,如果不是身边带着祖传的蛇药制约了对方,当时它极有可能扑上前来要了他的命。阿弥陀佛,是自己的祖宗救了儿孙啊!段天虎庆幸之余,又无端添了几分恐惧。

在这焦虑和不安中熬过了一个时辰以后,段天虎似乎开始疲倦了。于是便踱进浴室里洗了个澡,这才觉得身子轻松了一点,头脑清醒了一些,于是又背着双手踱进大厅,等待员工的佳音。然而,就在段天虎刚刚跨过门槛时,便觉得迎面冷风飕飕,似乎有一种恐怖袭来。倏地只见墙角暗处一束绿光荧荧,阴森可怖。段天虎顿觉头顶一炸,心寒胆战,急忙将身子一扭藏在旁边的一只大水缸侧边。这水缸是盛蛇汤用的,上面还有缸盖。果然,只见这绿光在开始移动,就像两盏灯笼缓缓游上前来。段天虎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双手移转缸盖,按住缸沿,纵身一跃,迅速跳进了缸内,就在这同一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嗖”的一声,一条巨大的身形已蹿至大缸侧边,正是那条失踪的乌蟒。段天虎瞧了个仔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身子一蹲,将那个缸盖牢牢盖没缸口。幸好缸内只有半缸蛇汤,否则,岂不要活活淹死在里间?此刻缸中漆黑一团。一下子坠入黑暗的段天虎,这时又悔又恨,连声咒骂自己该死!何故?原来他自从经营这蛇馆以来,祖传的蛇药从不离身,一旦毒蛇闻到这药味只有老老实实,任你宰割。可偏偏刚才洗澡时,段天虎将身上充满臭汗的衣服换下时,竟忘记将蛇药取出装在刚换的衣服口袋内,这岂不就犯了一个关键的大错误,给了乌蟒复仇的可乘之机!可笑的是乌蟒偏偏也犯了个同样的致命错误,它早给这蛇药吓怕了,所以刚开始见了仇人一直还在迟疑着,不敢贸然上前。就在延误的这半个节拍之间,给了段天虎逃生的机会。所以当乌蟒扑上前来时,段天虎已藏在汤缸内,而且从里面死死扣住了缸盖。这下乌蟒就成了老虎吃刺猬无处下口了。要不,段天虎早就喂了蛇腹。乌蟒没逮住仇人,自然气红了双眼,暴跳如雷,却怎么也掀不开缸盖。最后,只好将身子紧紧箍在缸腰间,企图用全身的力量将水缸箍破再收拾仇人。幸亏这大水缸硬实坚固,但还是发出了扎扎扎的响声,似乎随时都有破碎的危险。水缸内的段天虎自然给吓得心惊胆战,惶恐不安,急得轻轻地惊呼叫喊:“谁来救我?谁来救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门外突然涌进一群人来,正是追踪乌蟒的餐馆员工。当他们奔入大厅发现水缸上的乌蟒时,无不大惊失色,束手无策。内中自有头脑精明的迅速从身上掏出蛇药一撒,顿时空气中迅速弥漫着一阵香味。只见乌蟒一闻到这气味就像中了蒙汗药一般,缠在水缸上的身子一松,“啪”的一声便沉重地摔在地上……

乌蟒束手就擒,段天虎死里逃生,全体员工皆大欢喜。这时,东方晨曦微露,天已开始亮了,谁也没法睡觉了,于是开始投入了新一天红红火火的生意场中。

段天虎自然比任何人都要高兴万分,不仅拾回了自己一条命,而且由于捕回了乌蟒,挽回了一笔巨大的经济损失,真可谓因祸得福。所以,他便大清早在门口焚香烧纸拜谢天地和祖宗以后,便亲自手执利刃,将乌蟒从铁笼里拖出祭刀。

只见他精神抖擞,红光满面,右手操利刃,左手按住乌蟒的头,一声怪嚎,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乌蟒的头就滚落在地上。然后扔下利刃,双手一扯,那张巨大的蟒皮便剥了下来。再将血淋淋的蟒身子挂在一个尖钉上,蛇身被开膛破肚,骨肉两分。这一系列的动作干得漂亮精彩。接着,他又取出那颗绿色的蛇胆,扔进身边的酒盅内,一了百了;再端在手中,仰头一口吞下,连声高呼:“痛快!痛快!”

谁知乐极生悲,段天虎只顾连呼“痛快”,却忘了脚下的蛇头依然双眼大睁,嘴不闭拢,一副怒视苍天的样子。处在狂热中的段天虎无意中左脚踩着了蛇头,要命的是他穿的又是拖鞋,于是裸露在外面的大脚趾竟被蛇头狠狠咬住了。段天虎大叫一声,顿时惊惶失色,急忙操起利刃将这大脚趾一刀砍了下来,然后迅速从身边掏出蛇药涂上,急忙包扎妥当,这才转危为安。

段天虎想不到这乌蟒砍头破腹以后,竟还会如此寻仇,不由更加怒火填膺,当场操起家伙将这蛇头砸了个稀巴烂,一边狠狠地砸,一边嘴里狠狠地恶骂道:“孽障啊,孽障,你如今身首异处,尸骨不全了,还能来报仇么?我日你八辈子祖宗,操你奶奶的!”

数天以后,段天虎在斩杀乌蟒的地方发现了自己的那根断脚趾,竟然肿得像馒头一样大,乌黑贼亮。他便随手捡起一根木棍,狠狠地朝这“馒头”一捅,只听得“扑”地一声响,断趾炸碎,黑水四溅,竟直扑段天虎门面,溅得满头满脸,奇臭无比,令人恶心。

当天晚上,段天虎睡在床上直发高烧,口干舌燥,睡梦中不住呼唤着:“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救命啊,救命啊……”次日起床后,发现身上开始糜烂,散发着一种奇臭。急忙上医院调治。谁知连着吃药打针后,全都无效。医生查不出病根,一个个束手无策,这拖延月余,最终久病不愈,一命呜呼,在痛苦中死去。

三个月以后的清明节,这天,段天虎的家人去祭扫新坟,发现坟堆上有不少圆洞,爬得光溜溜的,其中还有一个碗口粗的洞穴。家人祭扫后,回家与旁人一说,众人便议论纷纷,都说坟堆上的圆洞是蛇穴,十有八九是段天虎死后,乌蟒心犹不甘,带着它的子孙还在继续寻仇。幸亏段天虎已经火化,要是土葬的话,恐怕尸首全都会被这些孽畜啃光食尽。

于是,人们在惊呼声中,又暗自默默叹息,这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