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干尸里的秘密

时间:2019-03-28 点击数:78 收藏本文

1、神偷吓一跳


这天上午,神偷鬼过墙用他的绝技打开了位于某住宅区13层的一扇门,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进去。屋子里布置得干净典雅,有种书香味。这里他已经踩点多天,发现只有一个戴眼镜的老人居住,而这位老人只要出门就会回来得很晚,现在,他确认这里百分百安全,这才悠闲地套上橡胶手套,准备让这家主人破点小财。

当鬼过墙轻轻地打开主卧室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只见床上靠里边好像躺着一个人,全身都用被子蒙着,他倒吸了口凉气,这家居然还有人,而且从未出过门。他有意抽身逃离,可他又发现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一点声息也没有,就算睡着了也该有点动静呀。受好奇心的驱使,鬼过墙故意制造出了点声响,可床上人还是纹丝不动。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俯身听了一会儿,伸手轻轻地掀开被子一角。这一掀真要命,鬼过墙差点叫出来:床上躺的竟然是一个风干的死人!

鬼过墙心里连呼晦气,没撞着财神倒遇见鬼了。他慌忙退到客厅,越想越觉得蹊跷,难道那个戴眼镜的老人是个杀人犯?鬼过墙双手作了个揖,口里念念有词:“鬼啊鬼,我可不是故意冒犯你的,这事让我撞上了也是缘分,我这就打110,也算对得起你了,往后可别找我的麻烦。”

然后,鬼过墙拿起客厅里的电话,报了地址,只说了一句话:“你们快来吧,出人命了!”就匆匆放下电话,一阵风似的逃掉了。

2、警察也困惑

接到报警后,刑侦队副队长小刘立即带着两名警察和法医赶到了现场,只见房门大开,屋子里却空无一人。

他们来到死者的床前,对现场先进行了初步检查,未发现外力致死的疑点。法医根据死者风干的程度,大致估算死者的死亡时间至少在三年以上。

这时,前来围观的群众已有七八人,小刘开始向群众调查,一个中年妇女说:“我叫叶慧琴,是这座楼的楼长。”

小刘说:“你来看一下死者,看是否认识?”

叶慧琴随小刘来到卧室,往床上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妈呀”叫了一声。死者已严重变形,叶慧琴让自己镇静了一会儿,又仔细地辨认了一下,说:“她是马教授的爱人欧阳红,没错,她眉心这颗痣我记得很清楚。”

“马教授是谁?”

“他是青光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大科学家哩。”

小刘思忖片刻:“你回忆一下,马教授和他的妻子以前关系怎样?是否有矛盾?”

“没有,绝对没有!”叶慧琴肯定地说,“欧阳红是他的第二个妻子,比马教授小十来岁哩。他们在一起特别和睦,互敬互爱的,从没红过脸。那时候每到傍晚就常见他们两个在小区花园散步,羡慕人哩。楼上要是有哪家生气吵架,我总拿这老两口作典型来教育他们呢。”

“哦,”小刘点点头,“那他的第一任妻子呢?”

“听说跟一个搞艺术的人走了,她本身是画画的,嫌马教授太呆板,没情调。”

“欧阳红是做什么工作的?”

“幼师,几十岁的人了,老跟个小姑娘似的,对孩子们可好了。我们都说,马教授娶了她真是他的福气。”

小刘越听越糊涂:“那么,你们是什么时候看不到欧阳红的?”

叶慧琴眯着眼想了一会儿:“大概有三年了吧……对,是三年,那年秋天我们突然看不到欧阳红出来散步了,问马教授,马教授说欧阳红患了一种传染病,很厉害,他为自己专门注射了抗病疫苗,让我们都不要靠近他的家。然后马教授又给欧阳红办了辞职,从这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欧阳红,也没发现马教授有什么不正常的,可想不到她已经不在了。”叶慧琴的眼圈湿了。

小刘困惑得如坠五里雾中,既然马教授和欧阳红关系不错,为什么欧阳红会死在家里呢?而且这么久一直隐瞒实情?他到底对欧阳红做了什么?尸体为何历时三年还没有腐烂?

带着这一大串疑点,小刘安排人保护现场,自己和另一名警察驱车向青光大学驶去。

3、教授昏倒了

小刘找到马教授的时候,马教授正在生物实验室里。

马教授走出实验室,小刘向这个穿着白大褂、一身学究气的老人亮出了警察证。马教授的脸立即白了,他低沉地问:“你们……找我有事吗?”

小刘严肃地说:“我们是为欧阳红的死来的。”

没想到,此话刚出口,马教授全身就颤抖了一下,面部肌肉剧烈地痉挛着,突然,他身子一晃,昏倒在了地上。

这出乎小刘的预料,他赶忙和另一个警察把马教授抬到警车上。这时,马教授带的两个学生追了出来,声色俱厉地质问道:“你们对马教授做了什么?”

小刘解释:“对不起,我们在执行公务。”

“不行,你们不能把马教授带走!”

“请你们保持冷静,我们现在先送马教授去医院。”

“那我们跟你们去!”

小刘看他们的态度,略作思考就同意了,也好顺便从他们身上了解一些情况。

马教授被送进了急救室,医生给他做了一番处理,出来对小刘说:“病人没有太大问题,暂时需要静养。”

小刘拜托医生照顾好马教授,而后把他的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带到走廊一端,说:“我理解你们对导师的关心,但现在马教授涉嫌一件命案,希望你们能配合。”

“什么?命案?”女学生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但是他的妻子已死亡三年,而且尸体一直放在家里,你们了解吗?”

男学生惊讶地说:“你是说……欧阳师母吗?”

“对。”小刘点点头。

“这太不可思议了,尽管这些年马教授一再谢绝我们去他家中拜访,可马教授告诉我们欧阳师母还健在呀,前不久师母的生日我们还给马教授送了鲜花,马教授高兴地接受了,第二天还代师母向我们道谢呢。”

“他从来没向你们提起过什么吗?或者他的性情有什么变化?”

“没有,”女学生伤感地摇摇头,“导师一向是个慈善的老人,对我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难道你们就没有察觉到一点反常吗?”小刘不甘心地盯着他们。

“从来没有,”男学生激动地说,“我只知道,他是一个一丝不苟的科学家,一个优秀的导师。”

这时,另一个警察走过来,对小刘说:“马教授醒了。”


4、含泪道隐情

马教授的眼睛有些失神,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来。他的女学生用手帕为老人拭着泪,男学生轻轻地安慰着他。小刘示意两个学生出去,马教授颤抖地说:“让他们也留下吧,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该知道真相了。”

接着,马教授断断续续地道出了隐瞒三年的实情。原来,八年前,马教授的第一任妻子与他性格不合,决然地和他离了婚,唯一的女儿也随她远走了。从此,马教授就形影相吊,离婚给他带来的不仅是感情的伤害,更留下了难以排遣的孤独。这时,欧阳红走进了他的生活。这个贤淑的女人也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对久负盛名的马教授非常仰慕。欧阳红的善良、体贴深深地打动了马教授,使他决定第二次走进婚姻殿堂。婚后,两人十分恩爱,琴瑟和鸣,享受着生活的幸福。可是三年前的一个秋夜,不幸突然降临了:欧阳红心脏病突发,没有下床就停止了呼吸。马教授几乎不敢接受这个事实,他抱着妻子整整哭了一夜,唤了一夜,盼望会有奇迹发生,但是直到天亮,欧阳红再也没有醒来。

马教授完全陷入了恍惚,他总觉得欧阳红没有死,他们才共同生活了三年,久违的幸福怎能这么快就结束呢?欧阳红一定不舍得他,一定还会回来。马教授就对外人撒了谎,而把妻子一直留在家中。白天,他在实验室里拼命工作,因为他是研究生物学的,一直致力于多种生物活性因子的开发,他相信自己的研究成果一定能让妻子起死回生。晚上,他就躺在妻子身边,唤着妻子的名字……但是,欧阳红的尸体还是不可避免地开始溢水,他就用卫生纸把水吸干,在妻子身上喷涂防腐药水,并在房间内喷洒大量香水。就这样,一年过去了,欧阳红的尸体彻底干燥,成了一具褐黄色的干尸,再也没有任何异味。马教授每天仍然能和妻子朝夕相处,夜里躺在妻子的身边,跟她说说心里话,他的心中就格外踏实,那种爱的幸福感仍在马教授的心中延续……

说到这里,马教授声泪俱下:“我不能离开小红,她走了,我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苍天哪,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夺走了小红的生命,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待在这世上,就连一个尸首也不给我留下,把一个老人的梦也带走呀!”

两个学生泣不成声,谁也想不到人世间还有这样匪夷所思的爱情。小刘也眼眶发潮,长叹一声说:“教授,失去了爱人,您至少还有科学和事业……对不起,现在还不能完全排除您的嫌疑,请您跟我们去做一个心理测试。”

“好吧。”马教授渐渐平静下来,是那种绝望后的死一般的平静。

经过测试,马教授神智清醒,不存在精神问题,也就是说,保留亡妻的干尸并与她同枕共眠是清醒的行为,这也基本排除了因精神失常而杀妻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法医鉴定结果也出来了:欧阳红的确死于急性心肌梗死。

5、科学在延续

欧阳红被火化了,马教授一个人在家里待了几天,不准任何人进入,好像在和妻子做最后的告别。

这天,马教授眼神空洞地走进了实验室。

男学生鼓了鼓勇气,说:“导师,您虽然失去了爱人,可您还有我们,我们都是您的孩子,您就是我们的父亲!”

“爸爸!”女学生流着泪叫着,扑进了马教授的怀里。

马教授怔了一下,两行老泪潸然而下。良久,他轻轻地说:“好啊,孩子们,以后要常去家里陪陪爸爸呀。”

两个学生使劲点点头。

马教授释然地笑了:“好了,孩子们,为了让幸福的人们更多地享受生活,我们开始工作吧!”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