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尸解转生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9-09-12 点击数:29 收藏本文

一诈尸?

刚刚从停尸房走出来的赵无棱觉得自己倒霉极了好端端地被好友林峰叫去帮停尸房的王叔搬尸体本以为是用担架抬的结果到那发现有两具尸体要搬。为了省事只有和林峰一人一具地背着走。

长廊空荡荡的整个空间只留有一盏歪着脖子的老吊灯偶尔空穴来风便会“嘎吱嘎吱”地叫上两句。配合着不知道从哪来的猫叫声赵无棱心里寒气直冒。刚想和走在自己左边的林峰说说话缓解一下心里的紧张感却只听一声惨烈之极的猫叫声吓得自己赶紧躲到了林峰的身后。

“嘿嘿怕什么我不小心踩到了猫咪的尾巴而已瞧你那样。”林峰嗤然一笑。

赵无棱听得这话也感觉自己过于敏感了脸色红得吓人幸好灯光灰暗遮掩了尴尬的神色。赵无棱心想这都怪自己那整天神神叨叨的三叔最近天天说我大祸临头命不久矣什么的听得多了自然产生些不良反应。

赵无棱刚抬头想辩解一下刚才的行为却突然被林峰背上的尸体反手抱个正着一经得手那尸体立马倒转了脖颈流着福尔马林药水的大嘴径直向他的脖子咬去。赵无棱被这突如其来的尸变吓得面目扭曲“嗬嗬嗬”地张大嘴巴却叫不出声。

“臭小子就知道你要死了。旁边的那小子闪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走廊外快速奔来了一位面目粗犷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但是不知道是没听到他的话还是被吓得走不动道的缘故林峰并没有移开步子。见状中年男子暗呸了一声手上结起了五行天雷印口中念起“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去。”一团明晃晃的蓝光带着尾巴极速前行正好打中了那具活尸的头部头部被重击带偏了方向这时赵无棱终于回过了神赶紧往旁边一溜。

二尸中有鬼

惊魂未定的赵无棱还未喘上一口大气便看到林峰还背着那只变异的尸体惊呼一声“林峰你在干嘛还不快把它扔了。”林峰才恍然清醒將尸体一扔好死不死地就扔在了赵无棱的脚踝边上。

看着活尸满是油脂的体表和狰狞的面孔就快接触到自己了赵无棱悚然一惊随即將自己身上的尸体向它一扔便无奈地向着自己三叔赵寅发的方向狂奔可是已经晚了活尸的爪子已经抓住了他的大腿指甲深入大腿的疼痛让赵无棱全身筋肉都不由自主地紧绷不停发出“嘶嘶嘶”的吸气声。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风火雷电临。”三叔急忙叫道“无棱低头。”

听到赵寅发的话赵无棱立刻低下了头只见四张巨大的黄澄澄的符咒凌空飞渡重重地打在了活尸的身体上将它击飞了三丈远短时间内很难再有作为。

三叔终于到了赵无棱的身边到了便摸出一张黄符要林峰贴到刚刚那只活尸的额头上然后便开始查看赵无棱大腿的伤口只见伤口乌黑化脓恶臭无比这才是刚刚伤到的。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叫你小子不听我话我早说过你命中大劫要来要你别去一些阴冷湿寒的地方你偏不听搞得我又要大出血。”

赵寅发咬破食指对着食指上的血珠念道“此水非凡水一点在指中云雨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湮灭急急如律令去。”咒成只见那颗血珠带起一串血水激射进赵无棱的口中。赵无棱此时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些看着三叔苍白的脸色无棱心中充满了愧疚。

赵无棱刚想对三叔说些感谢的话却听见林峰惊慌失措的声音“道长道长都变了都变了。”然后就看见林峰快速地向这边跑来身后跟着两只活尸。赵寅发见状便赶忙冲了过去拦住了其中一只对林峰道“小子你先缠着你那只一会等我把这一只搞定就来救你。”

林峰应了一声就带着活尸冲出来了而赵无棱正在他冲出来的那条路上躺着赵无棱惊觉“林峰你在干什么把活尸往我这里带”对于赵无棱的质问林峰充耳不闻就在林峰快将活尸带到赵无棱的面前赵无棱觉得自己已然没有活路的时候活尸体内冲出来一只淡蓝色透明状的恶鬼闻着最靠近它的林峰的生人气息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林峰见此只好放弃借尸杀人一脚踢开活尸大声骂道“功亏一篑妈的师父竟然连我都想害。我就说刚刚怎么恍神了原来还有活尸中还藏有恶鬼。”林峰右手竖食中二指在左手画丁甲符边画边念“阳明之精神威藏人。收摄阴魅遁隐人形灵符一道舍宅无迹敢有违逆天兵上行叱。”左手一出隐约的符形顿时凝实在恶鬼的额头上一击打中恶鬼的身影有些涣散了林峰立刻抽身而退看着赵无棱留下了一句狠话“赵无棱你今天要是不死就等着我下次来和你做个了断。”

三不见七魄

赵无棱现在没空去想林峰为什么要害他面前的活尸和恶鬼就够他烦得了在腿上还有伤口的情况下左躲右闪体力越来越弱了。

“无棱三叔来了坚持下。”赵寅发远远地大喊道。

赵寅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將赵无棱的心神分散了些恶鬼见状欢欣不已一下子就窜进了赵无棱的身体去了。晚来一步的赵寅发將怨气都发泄在了活尸身上了出手极重一指戳碎了活尸的咽喉黄色符录向额头一贴活尸顿时没了生息。

看着赵无棱青紫狰狞的面目赵寅发眉头皱出了好几条沟壑然后慢慢掏出了一个满是黑红色符文的小葫芦四条腕带红绳和一条颈带红绳。看着这些东西赵寅发不再犹豫咬破右手食中二指在左手画了道缚鬼印左手向无棱身上抓出一抓一收就见手上多了一团蓝绿混影隐约可以看见赵无棱在其中无声地呐喊用小葫芦收了这团东西又将红绳绑上了无棱的四肢和脖颈。赵寅发收拾了一下现场就带着无棱离开了这里。

南大医学院外的一处旅店内看到赵无棱终于醒来了坐在一边的赵寅发开口道“这次你真的要死了你体内现在只剩下三魂七魄被炼制过的恶鬼纠缠浑然一体没有独特的手法解除估计你活不过七天。而且在没有七魄的情况下你是没有喜怒哀乐的活死人当然这只是小问题现在你把你知道的最好统统说一下给我听。”赵无棱木然地点了点头。

稍稍理了理头绪赵无棱沉闷简短地说“我觉得是林峰要害我。”

“就这么简单啊那只恶鬼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要告诉你你的大劫就快来了别以为你现在伤成这样就是大劫还早着呢。”赵寅发撇了撇嘴道。

“那只恶鬼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林峰说是他师父连他也要害。”

“问题不就来了他师父是谁为什么要害你还有林峰干嘛要杀你你自己还说他是你的好室友好兄弟呢。”

“我怎么知道他师父是谁最近我和林峰倒是发生过不正面的冲突但是他绝对不知道的啊。因为我最近发现他脚踏两条船的缘故气不过然后告诉他的女朋友周怡妍导致了他们分手。”

“他脚踏两条船管你什么事你可不想多管闲事的人啊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赵无棱沉默了半天缓缓道“我喜欢周怡妍不想她被人渣愚弄。”

赵寅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问“那你知道林峰最近和什么人走得近吗必须搞清楚我怀疑林峰就是你大劫的应劫者得重点观察。对了还有他师父得找出来。”

“不是很清楚因为发生了那件事虽然他并不知道是我告诉周怡妍的但是我却很少跟他一起玩了不过他最近总是跑停尸房。”

赵寅发听完沉吟了许久心想总得先找到林峰再说要不然无棱这小子还真会死。

四杀生恶鬼

三日后赵寅发叔侄寻遍了校区的内内外外却没有任何有关林峰的消息。而这期间周怡妍也失踪了。他们两人断定这肯定是林峰搞的鬼但奈何找不到任何线索。不过倒是教了无棱一些道法以备不时之需。

“我觉得我们一直忽略了我们之前去过的停尸房了认为林峰不可能又返回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所以一直没去找。但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得就在那里而且如果林峰绑架了周怡妍的话停尸房也是个不错的藏人地点。如果这个地方都没找到那你只能等死了我的好侄子。”赵寅发推测道。

半夜十一点半叔侄俩来到了停尸房刚一开门就看到了躺在两张条凳上休息的王叔翻身坐了起来眯着小眼睛看了我们一眼道“半夜不睡觉跑死人堆里找乐子”

“不是的我们是来找东西的我侄子傻不拉唧的前几天在这帮您搬尸体掉了个玉坠子到今天才发现急得睡不着觉非拉着我带他过来看看。”赵寅发很快地找好了说辞。

“这里可干净的很我天天都有打扫可没发现什么坠子你们请回吧。”王叔说着便起身准备关门。

“噢噢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赵寅发拉着无棱返身同时手里捏着一张黄色符录。在王叔快接近到我们的时候赵寅发反手一拍符咒应声而落于王叔额上。

“干什么贴黄纸到我头上咒我早点死吗”王叔一把將黄纸撕下沉声说道。

看着王叔没事的样子赵寅发神色讪讪再不复之前的自然。连连道歉后急忙拉着赵无棱走了。

停尸房外三丈远赵寅发停下了脚步向赵无棱做了个止步的手势示意他等等。

赵无棱平静地看着他“怎么还没丢够人说停尸房有线索结果没找到线索就怀疑王叔是鬼”

“谁说没找到线索那王叔肯定有古怪全身阴气发散没有一点活人该有的生气。而且哪有人家刚进门就急着赶人走的啊。”赵寅发严肃地说。

“那你符纸怎么没有用。还有半夜三更的跑停尸房找东西你说给谁听谁都认为你是捣乱的好不好不拿扫把扫你出去就不错了而且王叔在这里做了足足二十年的门卫了早有问题怎么到现在才被你这个校外的人发现。”赵无棱翻了翻白眼表示不屑。

“对叔态度好点别没大没小的。刚刚他说话的时候你仔细看了没有他可是跟你一样没有任何表情的连语气都是没有任何波动的这可不是性子古怪可以解释的那林峰也是会道术的不可能看不出估计这两人有猫腻。你就跟我在这守株待兔十二点马上到了那王叔一会儿就会出来。”赵寅发自信满满道同时随手贴了两道隐身符在两人身上。

在还差几分钟就到十二点的时候果然如同赵寅发所说王叔走出了停尸房径直走向长廊外部。叔侄二人小心地跟着王叔的后面来到了学校后方因为过于陈旧而废弃的教学楼。

在空旷的一楼大厅他们看到了找了很久的林峰。此时林峰看到王叔来了竟然微微行礼道“老师一切都准备好了不知老师將那两个人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不就在我身后吗。”王叔向左一错身两手虚空一抓叔侄俩的身影就彻底显露了。

这时赵寅发神情变得肃然异常他沉声对王叔说道“原来你是杀生恶鬼只有三魂阳身所以不入五行不入轮回寻常道法对你一概无用。我说为什么符录对你总是无效。”

五百鬼囚笼

“你知道了又怎么样林峰你招呼他们我去布阵。”王叔背着手转身向大厅后方走去。

“休想走”赵寅发知道王叔肯定要去布什么害人的阵法的因为王叔不入轮回的缘故不能投胎转世怨气极大所以上苍有感留有一线生机月满盈阴阴人转生但这一线生机却要死很多人的。故赵寅发大喝一声双手一合一扭无数符录成扇形排列。用力向前一推顿时化成了一个符圈想借此困住王叔。

可是这时林峰到了右手持一柄桃木剑发出道道光影搅碎了整个阵形。同时將左手的符袋一扬。一大片的蓝绿鬼影出现了大大小小应有百只左右奇形诡异飘摇无踪。

它们很快便把赵寅发叔侄团团包围了没法子因为有赵无棱在赵寅发显得有些束手束脚的顶多能够护得二人周全。

而此时的赵无棱因为没有七魄所以毫无恐惧感。他不时打量着这些鬼魂发现这些鬼魂大多还是人形模样并没有成为恶鬼一类的东西蓝色的是都是女的绿色的都是男的而且他居然在其中看到了周怡妍也许是多年内心情感的坚守使得他此时居然有了情感的波动。他大声叫道“林峰你还是人吗你居然把周怡妍都给杀了她有对不起你吗”

“她没对不起我你就对得起我了啊好兄弟好到想挖我墙角你写给她的那些情书要不是我在你的抽屉里无意间全看到了我还不知道呢。还有她干嘛对你就温声细语的对我就处处挑不是啊。”林峰气愤地说道。说完便跑到鬼魂面前手指交错作二道十方印三拜三叩念“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五行之祖六甲之精兵随日战时随令行。战。”咒成阴风大作。百鬼凶厉似择人而噬。

赵寅发见状况不对便只好要赵无棱执行原本最后的计划脱去了外衣露出了满是金红色符文的上半身作魁星踢斗状一举冲出了魂圈。

刚出圈外赵无棱就看到了林峰这个混蛋就要和他厮打起来。林峰却苦笑一声随手收了百鬼道“到底你们还是出来了王叔抓了周怡妍要我一定困住你们不然就杀了她。刚刚那蓝色的只是她的三魂七魄和肉身都在王叔那里你们自己看着办是不是一定去那里阻止他。但如果你们去了周怡妍就难逃一死。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王叔搞的鬼。我可不是坏人。”赵无棱听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六伏魔金刚身

“你们都是糊涂蛋管他什么阴谋阳谋的你们知道杀生恶鬼要做什么吗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掉他不会让任何人活着看着他转生的。”赵寅发狠狠地抓了把头发打断了无棱的思考。

而后赵寅发平静了一下理了理头绪沉吟道“现如今你们只能听我的才能有生存的机会。林峰我看你小子也不像是真正的坏人你把上衣脱了我来画阴太极图你和无棱身上的阳太极配合才能有一线生机”

林峰只好点了点头但心思细腻的他知道这种方法成功几率不大他已经作好了其它准备。一刻钟后他们走进了大厅深处一进去他们便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大概百来道身影坐成一个圈形他们身上都连着一根一根的红线符咒错落有致地布满了整个圆一半阳为男一半阴为女半阳圈中的阴眼坐得正是周怡妍而半阴圈中的阳眼却是空着的而王叔就正坐在阵中央。

赵寅发一看这情况不由地念道“魂为陽魄为阴。三魂封存男身为至阳。七魄封存女身为至阴。四九数男四九数女。九转蕴灵阵成阵眼极阴气游阵中极阳魂滋。肉身尸解阴人转生。我知道了怪不得无棱的七魄被缠住了怪不得要抓周怡妍一个极阳身一个极阴身。九转蕴灵难道还想一步登天”

想到这里赵寅发不敢再想了连忙招呼林峰和赵无棱过来。便一马当先冲了过去手中剑起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剑游心动封鬼六识。叱。”林峰和无棱紧随其后穿过了大半个鬼圈来到了王叔身边。赵寅发神色艰难地向他们致意了一下便停止了舞动。他们突然的现身让王叔大吃一惊立时一掌將毫无反抗的赵寅发击飞。赵无棱便趁此机会抱住王叔可是按原本计划应该也要抱着王叔的林峰却看着赵无棱疯狂地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样背叛自己人即使我的老师再不好念及以往对我的栽培我也不会出卖他的不像你你个小人。快滚不然别怪我不念旧情。”

赵无棱听到这话知道自己的担心对了这林峰果然还有问题。正要出手拿出三叔在大厅外塞给他的伏魔阵向恶鬼身上一套可是恶鬼已经回过气了一手抓住一人的脖颈狂妄地道“林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早也知道你已经发现了我的阴谋。但这都怪你怀疑心过重当初和我谈起赵无棱给周怡妍写的情书又说周怡妍对你挑三拣四对他关怀备至那我就顺水推舟喽找了个女生跟你玩暧昧让赵无棱发现。嘿嘿要不是你怀疑周怡妍我那会这么快对她下手我还得靠你这个校长儿子的资源做事呢。后来时机成熟了我本是想將你和赵无棱一起杀掉的可是出了个臭道士。哼还好捉了周怡妍你们也跑不掉。哈哈”

听着这话赵无棱又是错愕又是悔恨悔恨自己为什么刚刚还在怀疑林峰。

“话那么多去死吧无棱快走”林峰听完了恶鬼的话感觉到越发地难以呼吸便用尽力气將右手的桃木剑刺进了恶鬼紧握赵无棱脖子的左手腕。

恶鬼吃痛松开了左手但立马將怨气发泄一拳將林峰活活打死。赵无棱见状悔不当初流着血泪大喊“三叔葫芦解开带着周怡妍走。”

三叔深深地看了眼赵无棱將那个黑红色的小葫芦捏碎一团蓝绿光影凭空出现向赵无棱飞去。

赵无棱一口吞下將伏魔符图趁势向恶鬼一套念“三魂聚阳焚我残身。七魄汇阴封我六识。前生积善今世用不入轮回换金身。伏魔阵起金身灭魔。急急如律令。”

七尾声

“大叔你是谁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清晨周怡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我啊是受人之托送你来这休息之前你很危险。”

“是受谁之托啊他在哪”

“不知道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赵寅发情绪低沉地说。

周怡妍皱了皱眉头仔细想着到底是谁。

“不要怀疑我哦怀疑可是原罪。相信吧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头七应该会回来看看吧也不知道无棱还没有魂魄三叔皱眉想着。

听着这话周怡妍陷入了沉思心情似乎也有了一丝沉重。

作者寄语新手初来乍到先写为敬。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