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虎娘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9-11-27 点击数:31 收藏本文

虎 娘

那年秋尽山虎成患。

嘟噜吧岗子屯这个物资匮乏的自然村终日笼罩在挨饿和受冻的阴影之下。

常听老人们吓唬不听话的孩子败家玩意儿小心老虎妈子下山把你叼走。

老虎妈子……

仿佛是老人们有意杜撰一样都说它修炼成精下山觅食变化人形不谋财只害命。

而记忆深处也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屯子里怪事频出。

先是几户人家丢了牲口大队书记带人循着血迹找上山去下过一番力气围捕村民们也确实听到几声枪响。

不过大家除了偶尔听见骇人的虎嗥之外其余一无所获。

下山的人纷纷说这畜生太隔路非比寻常、太尿性厉害、太瘆人。

其实与其说是那头顶“王”字的东西“尿性”不如说村民们在虎口之前心怀忌惮、不敢妄动。

关于老虎妈子的二三事并非全是杜撰。

那时大家都在近晚竞相关门闭户、吹灯拔蜡。

若还有哪家的孩子不肯消停大人们会立即抡起巴掌粗暴制止然后紧张地靠近窗户瞅一瞅黑影幢幢的山迅速上炕躺下带着一家老小惶惶地合上眼。

就是这旧时代萧索冷寂的东北农村

一个初冬飘雪的下午丢了两个孩子……

1.

“笤帚疙瘩。”

一个青年寡母站在自家当院儿幽幽地唤着大丫头。

她包着头巾穿着红底雪青色碎花棉袄黑黑的缅裆裤。怀里挎个篮儿上面盖块儿布。

“笤帚疙瘩妈走呀上你姥娘姥姥那儿看看去。”

笤帚疙瘩把屋门欠了个缝儿打着呵欠“知道了妈。”

“那妈这就走了。”

女人走到院门前伸手够到门闩准备拉门。

不知为何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她若有所思地回过头环视了一圈院子里的鸡鸭鹅狗之后

她把目光落在了守寡初年木匠李梦帮着掘好的那口冬储窖上。

那窖挖得深啊但至今都没储过什么东西。

她依稀记得李木匠在黑洞洞的窖里瞪着黑洞洞的眼睛问她

“笤帚妈你看够深不”

一切突然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院子显得格外的满满的像是要挤点儿动静出来。

她茫茫然抬头。

天是阴的灰锵锵。远处山在水在。

鸡窝“吱呀”了一下老母猪哼了几声。

“刷帚头儿”她大声唤着二丫头

“你和老大好好看家别让炕洞里火灭了饿了就上后洞找饽饽干粮吃。”

“火叉子……门别箍”她又叫老三、老四

“搁家里听大姐二姐话天黑前妈就回来了。”

“妈你给我姥儿拿的啥”笤帚疙瘩塔拉着鞋站到屋门口。

“馒头麻花你姥娘指定不全留下黑天还能给你们剩回来。”

“路上加小心等你吃饭……”

“进屋吧看好家别让她俩瞎害有人来就说妈出去了。”

“嗯哪。”

女人转过身拉开门慢慢蹭出去把门关好。

转身的一瞬她留给丫头们一个极温暖的笑。

院门合上了土坯墙微微颤了一下抖掉一层不易察觉的土面儿。

女人离开家径直朝着通往大队的路走去。

身后她弱不禁风的影子仿佛与轻盈的脚步合不上拍。

作者寄语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123456789下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