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绝壁缝花之花瓶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15 点击数:32 收藏本文

那花开的甚是妖艳在那断墙之中开的却不知那后面可供他生长的养料是什么......

她从很久之前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痒每个毛孔都像是扩张开了一样她真的恨不得像那个电影里面的芝麻女一样将自己的每个毛孔全部用针挑开将里面困扰她的东西挑出来。

人们常常用花瓶来表示空有外表而没有内在的漂亮女人。若她们每个人都是——真正的花瓶。

你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有一颗或者很多颗种子花的种子。它们以你的身体为媒介为养料渐渐地将它们的根须伸到你的身体内部你的身上就会开满花一朵两朵无数朵......插在你毛孔里的花那时候你就是真正的花瓶了。

“没用的花瓶”

这已经是她这一周内听到的最多的骂声了。设计专业的她毕业于上海那是中国的魔都。那里的美女如云有能力的更是多不胜数。她只是一个很平凡很渺小的存在。靠着整容找到了一份还算是客观的工作但是她的能力配不上她的外貌了。于是她又被称作是花瓶。

“我不会再让别人说我是花瓶了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放眼望去设计部里面虽说是美女如云可是袁琳美的很艳丽就像牡丹花一样。

我还是漂亮的袁琳心想。

“瞧她就是新来的那个网红脸整成那样真不知道那些男人是眼瞎了么怎么会让这样的人进来我们设计部而且还没什么真才实料。”

“就是而且人力资源部的李哥看见她眼睛都直了。”

“哼谅她也呆不久。”

“哎走吧走吧别看了别污了我们的眼睛。都快被她的下巴戳死了。”

“哈哈...”

袁琳在自己的电脑前面低着头神色不明。

“我本来是想你们好好相处的可是你们不给我机会啊。”袁琳将头歪到一个扭曲的角度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袁琳低下头轻轻的挠了挠自己的背有些痒呢。

她拧了拧脖子又接着看自己眼前的工作北京时间12点整。袁琳看着设计部门的最后一个人也走了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来叫她吃饭或者和她说说话都是把她当做透明人。不过袁琳也没有在意很快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袁琳”她听见有人在门外叫她。

“哦是李哥啊。”袁琳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公司的人都称眼前这个眼镜男为李哥他的气色很差就好像清朝的肺痨鬼一样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纵欲过度的后果李哥在公司没有人敢惹也没有异性敢接受他的求爱。

袁琳知道自己进部门都是李哥帮忙因为她自己是没有那个实力的他有能力让自己坐上这个位置就有能力让自己狠狠的摔下去。

“一起去吃个午饭吧。”苍白的脸出现在了袁琳的视线里。

袁琳走时顺势将香水喷在了空气中很香甜。

在餐厅里袁琳觉得自己的背越来越痒越来越痒。她一直挠一直挠恨不得要将背上的皮挠下来才罢休。

“李哥我去下洗手间。”袁琳甜甜一笑就和她的香水一样甜。肺痨鬼恨不得现在是晚上可惜一会儿还要上班。经过他的手上位的女孩子还没有一个可以逃得过他的手掌心的。

“好。”“可惜是个花瓶不过要不是这样我还得不了手。”

后一句肺痨鬼说的声音很轻可是还是被袁琳听到了。

袁琳握着拳头的力气不断加大。

“花瓶么呵。”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肺痨鬼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这两个字就好像是个魔咒一样谁说了就会触动袁琳的逆鳞。

肺痨鬼倒霉了本来袁琳还没想这么快动他可惜那个肺痨鬼还不知道自己的死神已经来了还开开心心的等着袁琳出来。

袁琳看着镜子中那个衣着光鲜的影像那不是她不不是她她不是长这个样子的。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人她很漂亮可是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人记得住的。她的五官就像是很多完美的拼凑起来的。

袁琳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还照过镜子了因为她知道她很美。她将红色的连衣裙拉链狠狠地扯开用力的挠着自己的背部鲜红色的血很快就流了下来袁琳还是疯狂的挠着痒啊真是痒。

“李哥久等了。”袁琳微微一笑。连衣裙的背部的红色更加鲜艳了。

设计部。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甜甜的真好闻。”

“是谁的香水啊”孙倩问道所有人都在找香味的来源这仿佛是有魔力的香水味道。

“哦这个味道么是我的。”一道甜甜的声音传过来。

“袁琳”孙倩说道。

“你们要是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尽管拿去用就好。”袁琳友好的笑道。

“那样不太好吧。”嘴上是如此说的可是手却伸向桌子上的香水。

袁琳笑的愈发的甜了。

“怎么觉得背这么痒呀”几天后同部门的人感觉不是很舒服。

公司的卫生间。

袁琳依旧是穿着那件红色的连衣裙。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愈发娇艳的脸蛋背已经不痒了。

红色连衣裙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袁琳优雅的弄了弄自己的裙摆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在卫生间的最里面的一间那个肺痨鬼全身干瘪的躺在青花瓷颜色的地板上以诡异的姿势。

“袁琳你你还有那个香水么能不能在给我一点。不我买也行你卖给我一点。”孙倩边抓着自己的背边焦急的向袁琳说道。

孙倩去了医院可是医生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开了一点过敏的药膏诊断为一种不知名的皮肤病。

孙倩发现只有袁琳的香水可以缓解这种钻心的痒。

“有当然有啊。”袁琳看着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甜甜的笑了。

“我的种子可是快发芽了呢。”袁琳在空气中又喷了些香水。

所有人都像贪食兽一样的将自己的鼻子使劲的凑在空气中去吸食那并不多数的香水。

“现在你们身体里的芽都快发了多吸点这个香水吧让他们都住进你们的背部。”袁琳低吟道。

现在你们都是花瓶

作者寄语你的背痒么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