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星辰之夏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19 点击数:22 收藏本文

星辰之夏

花夏觉得他蛮苦恼的。

明明就是一个妥妥的男生却被无良的父母起了个娘炮的名字美名其曰花开一夏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很有小清新气息的文艺小青年。

天知道就因为这个名字他被同学从幼稚园一路笑到大学喊他夏娘子而始作俑者就是一个叫星辰的邻居兼同窗。

一切都是他带的头不是他在旁边一直嚷嚷带动同学们嬉笑冷嘲他也不会有如此悲惨的童年。

好几次花夏跟在他背后都捡起一块砖头想拍死他不过理智让他选择了忍让。

大学之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总算可以摆脱星辰给他带来的黑色经历了。

一切都过去了。

花夏整个人趴在行李箱上彻彻底底地舒了口气。

他的实习地点与星辰的地方简直就是南辕北辙压根就不用再担心会相碰。

除了过年再也不见。

透过大巴的车窗花夏望着熟悉的城市不知为何心中会有一股淡淡的惆怅。

许是舍不得一个人即将奔向异乡独自闯荡从今天起就是一个人了。

一个人的自由。

真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不能哭没有依靠什么只能是一个人。

花夏托着下巴静静地望着窗外拖着大包小包的行人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从他眼前掠过。

他的心猛地一跳慌忙站起来揉亮眼睛仔细再看。

兴许是眼花。

怎么可能呢这时候他应该是去往北方的路上怎么可能会在这个车站看见他呢

想想也就释然忐忑的心情逐渐归于平静那该死的身影却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该死不应该是讨厌他的吗

为何

为何还要去想他

自己脑子发什么神经。

使劲晃了晃脑袋花夏打开手机却被手机上一连串的信息惊呆了。

就在他来到这个车站的那一刻星辰过马路因为在玩手机没注意被路过的大货车碾得个粉碎脑浆迸溅一地死相及其恶心难看。

花夏脑子“轰”的一下炸了他努力地瞪大眼睛怎么不也相信同学们所发来的文字是真相只能一个又一个电话地去拨通所发信息的同学去厉声质问直至声嘶力竭。

他连行李都忘了拿就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事发地点。

不可能的

这绝对只是一个可笑的愚人节玩笑。

星辰怎么可能会死呢

怎么可能

他明明昨天还喊自己夏娘子明明昨天还在自己面前挤眉弄眼活蹦乱跳惹人讨厌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花夏声音都哭哑了他也不明白自己那么讨厌的人听到了他的死讯怎么心里……还会痛得难以呼吸……

“你敢死……我拿砖头拍扁你……”花夏紧紧握着手机很用力很用力几乎要将手机给捏碎。

“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司机大叔以为又是一个失恋的可怜小青年只能试探性地希望能给他几句可有可无的安慰。

“……”

花夏没有回应他两眼无神地瞪着前方目光呆滞得可怕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哎呀小伙子你说的地方到了不过这里刚出了车祸交通还不怎么顺畅你真……”

话还没说完花夏已经甩下一百块迅速跳下车无视任何来往车辆向那聚集了一堆交警的地方奔跑过去。

还没到达现场飞溅的血迹斑斑点点娇艳夺目花夏不过是看了几眼就头晕目眩犹如万箭穿心他强忍着悲痛欲绝一步一步支撑着瘦弱的身子向不过几米远的地方而去。

周围已经拉来警戒线四周交警正在疏通着拥挤的车辆通行而事发地点则是挤了一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走开……走开……”花夏咬紧牙一点一点地推开那群看热闹的人群一个被挤得不耐烦了一扭头就想一顿臭骂却看见花夏一张已经哭憔悴的脸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他默默退来让花夏继续上前。

“不好意思年轻人你不能进去这样会破坏现场。”

交警大叔话音刚落却惊讶地发现花夏在看见那一滩血肉模糊的肉饼后已经两腿一软晕眩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是躺在充满着消毒水味道的床上。

“刚刚是梦吗”花夏手中还是紧紧握着手机他将脸埋在枕头上静默地任由泪水从脸庞滑下。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那只是一个梦。

是真的呢……

星辰与花夏的父母同时赶来各自去看他们的儿子去。

只是那一边已经是天人永隔。

“星辰的遗体现在就在冷冻室花夏要去看最后一面吗”父母紧紧地搂住自己瑟瑟发抖的儿子心疼地问。

“嗯。”花夏点点头如行尸走肉一般跟着他们去了。

“不好意思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除非将遗体切割否则这手机谁也拿不出来。”

还没进门就听见法医用歉意的声音低低地道。

原来是星辰虽然被大货车碾成了一个恶心的肉饼偏偏奇怪的是他右手却是没什么损伤更离奇的是有一台手机完好无损地紧紧地被他保护在了掌中肌肉僵硬根本就不能从他手中拿出。

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在如此重量级货车的撞击碾压下怎么可能还会有完好的部位

可它偏偏就发生了。

星辰父母表示坚决反对自己儿子已经是死无全尸怎么还忍心他被分尸。

“可是火葬的时候有手机在会爆炸。”法医为难地道。

不知为何花夏内心有一股莫名地悸动在小声地呼唤着她向前……向前……

“花夏你做什么”花夏父母欲要阻拦更加奇迹的事发生了。

那怎么都扳不开的手指居然被花夏轻而易举地打开了

他的泪早已流干现在表情漠然地从他手中取出手机设置了密码一个奇怪的念头驱使他按下了四个数字……

果然是他的生日

打开密码锁映入眼帘的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花夏做我的夏娘子可

后续仍未打出物是人非事事休……

花夏突然搂紧了手机失声痛哭起来……

好啊做你的夏娘子何时来迎娶我

作者寄语花夏忘了拿行李箱作者自行吐槽谁让它是鬼故事不奇迹点怎么就叫鬼故事别纠结那手机和手干嘛不碎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