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撞鬼之苗山鬼事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23 点击数:30 收藏本文

“姥姥”我们每个人都具有她的一半血统。这本来是最疼爱和关心我们的人。可是在苗乡的早些年代七星山村村民经常看见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太太那脸如松树皮似的皱纹。干瘪的手中驻一根残旧拐杖。目光呆滞嘴里经常自言自语道“南山的鬼姥姥要来索命大家要小心被挖心取肺。”

那时候每当我听到奶奶讲到这里的时候都有些不解对着这一切感到奇幻便对着奶奶问道“奶奶什么是鬼姥姥”

奶奶脸上露出惊恐说道“鬼姥姥”那是苗族神话里传说奈何桥上孟婆的管事老嬷嬷本来是负责对亡者引路去亡灵山的。”

我们小孩子更感奇怪了便打破砂锅底追问“既然是亡灵山引路使者 怎么那个老太太说她鬼姥姥再南山。”

奶奶心有余悸慢慢的说道“这就得从几十年前说起那时候村里发生些怪事一到晚上村中总会有些诡异的响动。这些怪事骚扰得村里鸡犬不宁六畜不安村中李大妈家原本下蛋的母鸡也不下蛋了而半夜总感觉阴风阵阵就连年少气盛小伙子都感觉到村中的一切太诡异。正当大家彷徨不安时候 村里来了个六半仙她对着村中老者说道“落魂谷南山来了个鬼姥姥”这当时的农村人们认为阴阳俩世存在于不同的空间而所谓的亡灵山引路使者逃窜到了人世是不吉利的。村中的族人张老头意识问题的严重便组织村民出钱请来神婆占扑算卦的人她们在村中的大柳树下开坦做法准备再把鬼姥姥送回亡灵山。

奶奶说道这里喝了口茶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她又接着说下去。哪一天村里锣鼓喧天张灯结彩这样的日子自然把小孩乐的想过年一样只有大人心里害怕要是神婆请不走“鬼姥姥这附近的人就要遭殃了。

法师们从早上忙活到了玉兔东升接下的这几天村中果然恢复了平静那半夜里诡异哭泣声也消失了正当大伙儿认为雨过天晴可谁都没想到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奏。

一个月过后人们开始淡定了村中那些诡异的事情了然而真正的惊悚事件发生这一天天刚亮张嫂他跟着丈夫就准备进入大山深处收猎物夹套。这本不该是女人干的事情可昨天自己的小叔被野猪攻击受伤她只好跟着自己的丈夫张林进山。

丈夫带上收完毕便对着小宝交待道“民宝啊你二叔退受伤在家你给弟弟们做好饭后去你龙大爷家捡些药来。”

小宝嗯呵答应了一声他揉揉惺忪的睡眼也跟着起来了。

莽莽的大苗山深处阿黄狗一路上兴奋进跟着张林身后。林海里晨雾弥漫深幽远处几声诡异山鹰苍叫惹的阿黄对着空谷吼着。张嫂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深山老林现在她看着莽莽群山树影婆娑眼里真有点应接不暇她忘了入山林所要注意事项既然开心哼起了山歌。可他没哼上了几句就被丈夫制止住骂起“你个疯婆子在这的诡异山林离你想把人熊引出来。”

山林深处传来了几声惊悚怪叫阿黄好想预警到了什么紧紧的贴在张林身边。这时候丈夫突然转身对着张嫂说道“快人熊来了你去后面石林躲躲。”

张嫂刚爬上石林这是时候前面深林钻出了个两米来高黑黝黝的人熊。这东西咆哮着向张林冲了过来它闻到了人的起气味变得有些暴躁不安便朝着张林过来。张林一摆手中火枪“砰”一声便对着人熊头部轰着。

也许是这东西命不该绝张林在开枪的时候不小心被藤条绊倒那枪弹打到了人熊肩伤。那黑厮愤怒了冲到张林身边抡起大胳膊就打 张林急忙闪过那铁锹搬的熊掌刚好那铁铲的熊掌拍到身旁枫树上顿时把碗口粗的枝丫拦腰折断。张不由得惊吓一声冷汗然惊叹道“我的乖乖好险要是被这厮拍到那可得粉身碎骨。”

张林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可危险还没解出那黑厮见扑空了急的“嗷嗷”怪叫又开始扑了过来。面对眼前的危机他急忙取下牛角火药这次装进枪管可太迟了黑熊把他逼近涯壁下眼看是脱不过了魔掌他紧紧闭着眼睛等待着命丧在这个畜生之掌。

张林就要命丧于黑熊之手急得张嫂大呼“救命”可是深山只中又有谁来救他丈夫呢眼看那梁柱大小的熊掌就要拍碎她丈夫的脑袋了。可就在危急的关头突然深林传来了一声“畜生羞要伤害人命还不快滚。”

眼看那黑黝黝熊掌就要碰触到张林的脑袋可不知怎么的那黑厮吼叫做着离开了张林进入从来深处。张嫂顺着声音望去见从密林出走出一个年龄在六十开外的老太婆。她满头白发一身丝绸花锻子手里柱着雕有精美的龙头手拐。那看似和蔼可亲老人脸上却露出冷冷杀气她脚步蹒跚来到了张林身边从嘴冷深深吐几个字“年轻人你怎么来到还魂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还魂谷”张林刚死里逃生又被这老奶奶这怪腔语气指责到。这本来就大苗山普通的一个深谷怎么成了他听都没听见的还魂谷。虽然心中有些恼火可这诡异老奶刚救了他只好压住心中恼火和气回答道“前些天我刚在这里布置了些夹套这今天和媳妇来收夹套。”

危险过去了阿黄陪张嫂从涯壁上溜了出来刚到了老奶身旁就好像受到惊吓似又狂吼着无论张林怎么安抚都无法平静。其实张林也脚底有些怪异这在原本就只有猎人出没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个衣着鲜光的老太太出现。特别是他这身打扮怎么看起有些不对头这些绸缎子只有电影播放的地主婆子才会穿可现在哪里来的地主婆子那个本来就野蛮凶残的人熊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离气呢

“老婆婆啊谢谢你的搭救请问你家住那里怎么会出现这荒谷中。”

老婆婆诡异看了他一眼指着北边林海处说道“北山那边”

什么大苗山方圆十里都原始森林哪有住户人家这太蹊跷张林感到一丝不安。

张林脑海闪过了一种不详的征兆也顾不的再深入密林便辞别老太太离开。可刚走出谷口便感觉阴风瑟瑟松涛林海翻动鸣冤的风中夹着诡异哭泣声。他揉揉耳朵仔细辩听可是什么都没听走动时那嘤嘤”又传了出来。

原本初秋的正午应该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他现在既然冷的打了几个寒颤。他想快点走出这里可自己既然忘了出路。这一切都不太应该了他常常来过这里尽管这里沟壑密布古树参天如果只来过几次迷路还情有可原。现在他感觉自己胸闷的慌身上好压着什么笨重东西似就连阿黄也迷失了方向。他们在深林中穿梭试图找到出谷的路可是无论怎么转又都回到原点。此时日暮也西沉到晚上这在理指不定又会有什么野兽出没急的张林满头大汗。

也就在这时候刚才的老太太出现了便对着她们说“天晚回去山路不好走你先去我家里呆着吧

是啊天色晚了没有灯光火把要想通过前面险峻山路那是不可能的。况且遇上“鬼打墙”还是先去老太太家吃再说。注意已定他们便跟着老婆婆钻进西边的密林。没过多久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只见面前的山丘下面方圆几公里平地是阡陌交错一排排崭新农舍最远处的是几幢红砖绿瓦那朱红色大门显得富丽堂皇。

突然出现的村落让张嫂赞不绝口这样的世外桃源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们跟着老婆婆走近那幢金碧辉煌阔气的古楼老婆婆敲响兽头环门扣。不一会儿门“嘎吱”响动。突然从门缝钻出两个秀气俊美的少女扎着发髻看来象丫鬟的打扮。她们看见老婆婆便尊敬喊道“老奶奶回来了”

“嗯”老婆婆从嘴里哼了一句接着又说道“这两个是我远方的客人 等下吩咐厨房多准备酒彩。”

奇怪的是阿黄狂吼着不肯进门惹的张林恶哼哼骂道“你这没用的东西找了半天的路都找不到不进来你饿死算了。”

到了晚饭时间村中又来了几个老者可能是刚进村时候就看见了这些山外人它们都围到了老婆婆家。晚饭自然是很丰富虽然谈不是山珍海味可山里飞的地下走的都应有尽有。都一天不进水米了现在它们夫妻早就饿得前心贴了后背可是现在是客等主人喊开动了才能吃饭要人家会不高兴的特别是身处在这世外桃源的古村落她们还停留明清时代礼节自然很重要。

总算熬到了开饭时间他夹起一块看似山鸡肉就往嘴里送。可顿时感觉那嘴中肉总有股怪味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先把肚子填饱这说。其中他感觉有怪异现在才是初秋的夜晚可他既然感觉到冷嗖嗖的而旁边的老太太和所有人都只是担着碗筷却没人吃这让张林有些莫不清楚。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张林脑海翻腾着突然旁边老太太喊道“年轻人饭吃饱没有你好运气正好赶上我们寂寞领村的驱鬼大戏。”

张林平时就爱看戏一声高兴喊道“老人家今晚有戏看。”

这时旁边几个老者都附和道“是啊年轻人这是可是我们村百年大戏看了让感到惊心动魄。”

村东善堂下锣鼓喧天张林夫妻陪着老太太到了善堂。这里聚满了人“好家伙这么多人比我村放电影还热闹。”看见了老婆婆过来那些纷纷躬身施礼让座紧急着表演开始开场的就是特技表演“断头再接”。台上一彪汉躺在地上两个刽子手举起鬼头刀狠狠看下去台下人吆喝着台上那大汉脑袋滚落一旁鲜血染红地板这样惊悚的场面吓得张嫂叫出声来。那“死”去的大汉躺在地上良久 突然从那断头嘴里吼道“起”顿时那无头的尸体从血泊之中起来摇晃身子走进头的这边然伸出血手把脑袋接了上去。

台下又一阵喝彩奇怪的是这些小孩好像不害怕戏台血腥的场面跟着叫好。张林有些不解的问道老太太“你这驱鬼戏也太恐怖了那些小孩也不怕。”

老太太转过头来冷冷说一句“驱鬼戏表演要恐怖真实那些鬼才怕吗”

接下来表演的是“挖心掏肺”“滚油锅”等一幕幕惊悚场景就连自己吓得不轻。好几次想退出可发觉自己既然战不起来。到了最后不经意间他发现老太太地下全是查水原来那老太太喉咙透了个窟窿查水就是从这里流出来的。

张林意识到了不好惊悚的问道“老人家你喉咙……喉咙”

老婆婆知道事情败落原本她想迷了张林心窍到时候好下手。现在只有提前下手了那大声吼道“这才是最真实驱鬼戏”说自己扭下脑袋人到张林身边刚才听戏几个老者也阴沉着脸说道“欢迎来到鬼村这就是亡灵山的鬼婆婆。”霎时阴风大作台上的灯纷纷熄灭。刚才还在看戏的都变成冤魂烈鬼装牙舞抓的扑了过来刚才富丽堂皇的古楼变成一坐坐慌冢。张林拉着妻子拼命往外跑可现在鬼村中心到处都怨鬼呼喊着“年轻人留下来吧进来就别想出去。”

张林飞奔着突然感觉身后背东西击中便婚死过去。

过几天过去了张嫂醒来可是她的丈夫却在也不回来而乡亲发现她们时候张林紧紧抱着妻子他死时脸上露出惊的表情人们都说是撞上亡灵山的鬼姥姥了。而张嫂后来疯了据说到现在一直被那夜所见的鬼魂纠缠着。

作者寄语苗山鬼事神秘的大苗山到里诡异神奇至今到现在那依然阴冷以前是苗族人禁地。至于现在吗有些神奇故事发生还是让人无法解释。这就像苗族流行的“还魂”祭祀活动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