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修罗系列之怨魂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23 点击数:32 收藏本文

因怨念游荡人间无法往生之魂灵称为怨魂

——前言

第一章 黑衣女人

C市的夏天热得就像是挂了一个火炉太阳的光不断侵略着人间似乎要把整个城市都烧成灰烬让所有人皮肉化掉一样。

如果不是自己奶奶要吃樱桃顾雪取绝不会在这么热的天外出。买好樱桃她只希望快点赶回去免得活活热死。

回到家门口只见围了一大堆人还有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那些警察在太阳下显得很急躁似乎每个人都一脸杀相。

随便找了一个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这里发生了命案。四十岁的女人话特别多似乎一辈子没有说过话有人问她们她们就像是逮住人的恶鬼一样喋喋不休了起来。

那个女人告诉顾雪取原来是一家子发生了命案好像是一个老人的孙女忽而发疯抄起了桌子上面的烟灰缸狠砸老人的脑袋。

据说脑浆都淌了出来花白中掺着红色好不恶心。

顾雪取听了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寒随口问了一句“找到人了吗”

“没有啊。”那老女人打开了话夹子说得有声有色好似自己真的看到了一样“那老人也可怜不过说真的她那个孙女我是见过的一脸阴郁一看就不是好人。”

世人的话向来是一半一半的尤其是说人坏话本来没有的事情都可以硬生生扯出一点。那人越说越夸张好似亲眼看见别人杀人一样。

顾雪取实在不想再听了于是便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离开的时候她看见远处还站着一个人一头长发应该是女人。

那女人带着黑色墨镜看不见容貌毒辣的太阳光打得她一脸苍白而更诡异的是那个女人竟然穿着一件黑色风衣。

风衣很长几欲拖在地上让顾雪取看的浑身火热。

进了屋子顾雪取才感到了一丝凉意是她奶奶开的空调。她对着屋子喊了一句“奶奶樱桃买回来了。”

她把樱桃放在桌子上面然后转身到冰箱给自己拿了瓶水一口气罐下。

“哦。”她奶奶走了出来。她是个年纪约七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一脸褶子好在身体还很健康。

她带着樱桃去了厨房洗了起来。在屋子里面呆得久了顾雪取感到了一阵凉意她拿起空调的遥控器看了一眼不禁蹙眉“奶奶你怎么把空调开到了十六度”

那是最低度数即便是大热天也会让人觉得冷。

“我怕热。”她奶奶说。

顾雪取想即便您老人家怕热也不能不爱惜自己身体啊你这把年纪了若是感冒可怎么得了

她随手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

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所以顾雪取胃口并不是很好。而当她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里的时候又一次敛眉了。

“奶奶这菜怎么是凉的”

“天气太热了所以不想吃热的菜。”她奶奶说。

顾雪取拿这个奶奶真是没有办法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吧人上了年纪反而会和孩子一样。

顾雪取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一个去了国外一个也不知道死活她算是自己奶奶带大的对于奶奶她即是无奈又是感激的所以有时候也只能顺着自己奶奶的心意。

“我去把菜热热吧。”顾雪取端着菜打算进厨房却被她奶奶一把拦了下来“不用了我还是吃凉的吧。”

当她奶奶的手触摸到她皮肤的一瞬间顾雪取觉得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那双手竟然那么寒冷的像是被冰镇过一样。

“奶奶你手怎么那么冷啊”顾雪取说着又摸了一下她奶奶的另一只手竟然也是那么寒。

她转身拿起了遥控器看了一下发现空调竟然还是十六度。可能是在这里面呆得久了所以习惯了这么低的温度顾雪取在心中这样想。

饶是如此她还是抱怨了一下“奶奶啊这么低的温度要是感冒可怎么好。”她又一次调大了空调的温度。

“不是我弄的。”她奶奶说。

无谓争吵顾雪取吃了饭之后就回到了房中睡下了。可睡到一半她就醒了醒来只觉得身子有点冷拿起遥控器一看不知怎的也是十六度。

难道是自己奶奶偷偷进了自己房间调出的温度或许老人的想法成年人真的无法揣测顾雪取只好调高温度。

第二章 冰冷的手

顾雪取因为昨晚睡到一半醒来所以睡得不是很好以至于第二天约会的时候无精打采的。看着自己女友一张憔悴的脸刘水不禁心疼了起来“怎么了昨晚上太热没有睡好吗”

“热倒是不热的。”顾雪取说“只是昨晚我房间空调莫名被调低以至于我冻得醒了过来也不知是不是我奶奶做的。”

“可能是吧老人家是有点古怪你不要太在意了。”刘水看着自己女友说道“对了我听说你家那里发生了杀人案”

顾雪取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警察破案了没有。”

刘水想了想说道“要不……你和奶奶搬来我家住吧反正我们也要结婚了。”

顾雪取听了忽而一笑“不要了我们到底是没有结婚就这样搬过去怕也是不太好。”

她有点保守坚持认为要结婚了才能住在一起就算和刘水在一起三年也没有越轨半步。刘水对此虽然有点儿无奈可到底觉得也是好的。

一个女人可以在这种事情上面保守有什么不好她最好的不都会在那天留给自己吗反正是要结婚的。

晚上两个人是在外面吃饭的刘水在一家公司混得还可以所以吃的是法国料理。吃饭到一半顾雪取觉得自己有点儿尿急于是起身去了厕所。

从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她觉得似乎有人在厕所里面看着自己。回头看见一扇门被人推开了那个穿着风衣的古怪女人正倚在门口看着自己。

顾雪取觉得身子一阵冷寒因为那女人的样子实在可怖她擦着鲜艳的口红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可能那口红实在劣质以至于看上去就像是喝了血的嘴唇。而且那个女人的牙齿上面也沾上了口红。

“精神病。”顾雪取在心中说道。她洗了手立马赶了回去。坐在位子上面的时候顾雪取仍旧想着那个女人。

一个女人这么热的天还穿着风衣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是带棉的怎能让人不好奇

“你怎么了心神恍惚的。”刘水摸了摸顾雪取的手然而只是一下子的触碰却让顾雪取感到了身体内升腾起了一股子寒意。

因为刘水的手很寒那种寒冰冷刺骨却不是冰块的寒仿佛像是某种肉类被冻住了。

“你怎么了”刘水看着顾雪取问道。

顾雪取收回了自己的手“没怎么只是觉得你的手好冷啊。”

“哦。”刘水说道“可能是我坐的位置刚好对着空调口吧。”

“那要不要换一个位置”顾雪取说。

刘水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不用吧反正也快吃完了。”

顾雪取很不喜欢他此刻刮自己鼻子因为他手本就冷现在触摸到自己鼻子那种寒意更是直接传入自己大脑但是又不方便说所以只能挤出一个笑脸。

吃过饭两人又逛了一下街刘水才送顾雪取回去。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顾雪取奶奶还没有睡觉她看着眼前两个人一张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你们两个怎么才回来”

“我们在外面吃饭。”顾雪取说道。

她奶奶的脸比冬天的雪还冷“就只是吃饭”

“还逛了一下街。”

她奶奶没有再问只是说了一句让人尴尬的话“恩希望是这样吧。女孩子家家要学会自爱。”

这话像是刺进肉里的竹签子让人浑身不安。之后刘水尴尬离开。

可能是她那个年代的人过于保守在那个年代女人的贞操高于一切。倘使是被迫失身于一个男人就要自杀。若是自愿便是荡妇。

顾雪取无法说什么只能自己一个人不适应。

晚上睡在床上的时候她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

既然睡不着不如起来喝杯冷饮吧。一走出房间顾雪取就感到一阵凉意她顺手拿起空调遥控器发现温度又是十六度。

她已经不想抱怨只觉得是老人家的固执。于是她走到厨房然而一进去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

难道是自己奶奶虽然自己奶奶身体很好可毕竟也是七十岁的人若是突发点什么也不算奇特。

顾雪取立马打开厨房的灯可就在灯打开的一瞬间顾雪取就被怔住了。


123下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