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许七杀人记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23 点击数:26 收藏本文

走在漆黑的巷子中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急促起来。跟在身后五分钟了不论是抢劫还是做其它的事情这无人的巷子中无疑是最好的出手之地。

许七咧了下嘴角果然不适合普通人的世界这种别人怎样都不容易碰见的事情这个月自己已经遇到三次了真的是好开心啊

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许七一副吓了一跳得模样。身后健壮的男人眼神中透着鄙夷语气不善“小子身上钱掏出来不然哥哥给你放点血”

许七身后的男人没有看见许七眼中的玩味只是听见面前的奶油小生颤抖着声音道“钱都在包里”。

男人拉开许七身后的背包一只手还是搭在许七的肩膀处指尖用力好让许七没有逃跑的想法。拉开拉链之后便在包里摸索刚伸进去一股粘稠的液体就粘到了手上男人吓了一跳连忙抽出手来。漆黑的小巷中并不能看清是什么。只是一股血腥味让男人觉得有些不妙。

“小子你包里装的什么东西”男人说着又将手伸进了包里暗暗懊悔自己大惊小怪。如果眼前的小子小瞧了自己而做出反抗的事情又得多出许多麻烦。

许七的声音透着奇异地腔调在小巷中默默飘荡着“钱啊一颗人头三百万呢”

男人此时已经感觉到了那包里的事物不死心般提了出来。贴近眼前才看清那竟真的是一颗完整地头颅

男人浑身一个激灵不觉间松开了许七肩膀上的手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身子已贴在墙上。

许七转过身来神态已趋于冷淡而嗜血。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袖中的匕首滑落到掌心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扑出。那男人眼神惊恐两只手死死捂住脖子却怎么挡不住大动脉血液喷射的场景。

许七收刀而立男人慢慢滑落在地身体一抽一抽的模样。不知怎么回事许七突然觉得这一幕十分滑稽便笑出了声。

两颗洁白的小虎牙露出平添一抹邪意。

回到住处一个逼仄的房间中一张床就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不是因为这便宜而是这里不需要任何身份的证明。

隔壁住着一对情侣男人白天出去工作女人就在家中待着好吃懒做的性子。许七将背包搁在床底包是特质的。在包里放着的东西三天后还能保证鲜嫩的肉质。与雇主约定的日子还有两天许七便在屋中数起了绵阳缓缓闭目睡着了。

又是一天许七将门锁住一根发丝夹在门中转身却看见隔壁的女人一脸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许七笑笑点头打过招呼就离开了。大约过了两分钟躲在墙角的许七嘴角抽搐了一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眼睛中猩红色慢慢占据却又一点点褪去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许七的房间中那对隔壁的情侣正在翻找着什么猛然间听见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慌张地两人没来得及做些什么的时候门就被打开了。

只见许七与肥硕的房东太太站在门前许七笑着说道“你看邻居们已经答应了就等您来拍板了。”

肥硕房东充满风情地斜了一眼许七就对着面前略显惊慌的两人道“你们愿意把自己的房间跟许小弟的换”

那女人一听立马不愿意了站起身就想反驳男人一把拉住女人眼睛有些敬畏地看着一脸清淡笑容的许七“是的我们跟许先生说好了的。”说着拉着女人的手越发用力

女人也察觉出了自家男人的不对劲便低下头默不作声。房东并没有察觉出三人之间的猫腻蒲扇般的大手一挥“那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等房东走远许七看着局促的两人笑了笑“都是邻居没有下次。”

男人如临大赦连连赔笑“许先生谢谢谢谢”说着拉着自己的女人就跑了出去。许七的声音响起“记住换房间”

到了自己的房间后男人方松开女人的手。女人“哎呦”一声低头看去手上竟清晰被男人勒出了青黑印记男人有些心疼却将目光看着墙壁眼神中的怒火似乎能穿透墙壁将许七一道道刺死

这是羞辱用来彰显你的大度都是蝼蚁一般的人物凭什么你就一副拽的不行的样子眼神流转中男人似乎决定了什么。带着邪意的笑容去往上班的路上。

许七低头看了看床底的背包思考一番还是不放心于是将背包背在身上出了门。

这座小小的县城快要转遍了无处可去的许七便在公园的椅子上休息期待着夜幕的到来或许还期待着那些蠢蠢欲动的走投无路的人们

没有给许七满意的答案晚十点便回到了屋中。门缝中再次夹住的发丝还在细细抽掉锁孔中的另一根许七进屋倒在床上或许惊喜总在别人没有准备的时候到来吧。许七习惯性舔了舔嘴唇闭上眼睛。

凌晨两点许七被开锁的声响惊醒。虽然对方已经将声音尽量减少但这对于许七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般的动静。

果然来了许七拇指按住食指发出‘啪’的一声。借着窗外的灯光许七看清了那鬼鬼祟祟的两人正是不死心的邻居两人。

女人低声道“就在枕头下面上午没来得及拿走可是确确实实有好几万的现金”男人眼睛蓦地睁大没来由觉得十分危险。就像上午许七看他的那一眼一般。

有些犹豫但终究抵不过贪婪。男人将手中的刀递给女人“去看着他要是他待会醒了我按住他你捅他的腿”

两人来到床前便看见许七歪着头笑着看着两人。男人一脸错愕女人却将刀子向着许七的身上递了过去。一霎那男人的目光也凶狠起来扑过去想要捂住许七的嘴一道亮光闪过。男人看清了不是女人手中的刀而是许七那两颗洁白的虎牙在月光下越显清晰。

然后女人手中的胳膊消失了。在女人快要喊出来的一霎女人手中的刀就塞到了她自己的嘴里。男人停住了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想起中午许七慈悲放过他们的一幕原来不是他软弱可欺。或许这是他可恶的恶趣味

又过了一天许七背着包离开了住处。与雇主的交易完成后便离开了那座小县城。或许他正前往你的城市

作者寄语谢谢阅读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