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修罗系列之蛇咒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28 点击数:34 收藏本文

第一章 毒蛇索命

夜幕低垂沉甸甸地压下来把整个C大压得漆黑。

两个人影走在校园里一个叫做沈田一个叫做夏凯。他们是这所大学的两名学生刚刚从外面狂欢归来今天是沈田的生日。

走到宿舍门口他们发现宿舍的门半掩着没有关牢。

夏凯自言自语地抱怨了一句“真是的怎么睡觉也不把门关好”宿舍里还有一个人他们的舍友叫做李煜。

本来也喊了他一并出去可这小子却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想留在宿舍睡觉。

推开门屋内比外面还黑一个人影端坐在床铺上一动也不动。

“你想吓死我们啊。”沈田一边抱怨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胸口。猛然推开门却看见一个人坐在床铺上是很惊悚的。他打开了灯的开关。

开关一按下整个屋子就亮堂了起来白炽灯明晃晃的映衬的屋子一片冷然。

李煜坐在床铺上眼睛一眨不眨人更是一言不发有如一个痴呆的木偶。

“你怎么了”夏凯走了过去心想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猝死在宿舍了吧他轻轻地推了李煜一把却不想他受力一倒直接躺在了床上。

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去探李煜鼻息时李煜又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坐起来后的李煜身子不住抽动好像发羊癫疯一般。

怎么回事沈田和夏凯一下子就怔住了。他们呆呆地看着李煜只见他两个眼睛快速地眨动了嘴巴一开一开好像想说什么可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砰”的一声李煜的眼珠子炸开了红黄色的液体射了他身边的夏凯一声而已成了两个血窟窿的眼眶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涌动要出来。

出来了那是一条中指粗的小蛇它蜿蜒着向地面爬去。而后李煜的嘴巴、鼻子、耳朵里也有东西在涌动。

一条条的蛇粗的细的一跃而出

足足怔了半分钟两人才反应过来此时屋子已经空荡荡那些人下落不明。而李煜以成为一张人皮贴在了地上。

皱巴巴的像是民国时期朵云轩的信纸。

“啊……”一声尖叫划破宁静整个宿舍楼的灯全开了几个穿着短裤和拖鞋的男生推开门冲了进来却只看见两个痴傻的人儿。

一个还站着另一个坐在了地上。一滩子水在夏凯的裤裆处蔓延他尿了裤子。

“那是什么”一个眼尖的男生看到了地上的那张人皮面上写满惊恐——他看清楚了那是人皮没有骨肉的一张完整人皮

警察在接到报警后十分钟就赶了过来他们一来夏凯和沈田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夏凯更是一把抓住其中一个民警的手结结巴巴、疯疯癫癫地说起刚才发生的一幕。

没有人相信所有人都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这两人——谁会相信这样的事情一个大活人一瞬间就被几条蛇给吃空了

诡异的气氛在这间宿舍里蔓延……

然而谁也不知道杀手此时正潜伏在学校的小树林里——一个披着黑袍的诡影正站在那里一身黑遮住了面容看不清男女。

他她的胳臂上还缠着一条蛇怪异的恐怖的。碧绿的眼睛猩红的信子身上的花纹好事远古时期的纹身

第二章 又死了一个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夏凯和沈田才从警察局出来。昨晚警察花了一夜的时间来审问他们然而前半夜主要是为了稳定他们的情绪。

此时校园里也早就炸开了好事的人把这件诡异事情渲染的更诡异。

走在校内两人可以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恐惧的目光。他们仿佛是鬼让人恐惧和退避。

回到宿舍夏凯一把关上了门并用一个椅子死死地抵住门板。确定不会有人进来后他才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饶是这样他仍旧觉得惊恐。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和那次的事情有关系”他哆哆嗦嗦地说道一边说一边四处窥探生怕有什么东西会莫名钻出来。

一听到那件事情沈田的脸色唰一下变白了“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拼命的否认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向谁否认

“可是……他们那里不是就有这样的传说么”

“那只是传说……而且隔了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是她做的何况她也不可能知道我们在哪里呀。”

夏凯还想说什么却被沈田打断了“好了我有点累想睡一会。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分开无论去哪里都一起好了。”

“嗯。”夏凯哆嗦着说道。

中午十二点他们两人从睡梦中惊醒。宿舍的门被人敲得劈啪作响来人仿佛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是谁”夏凯警惕地对着门的方向喊了一句。

“是我。”一个浑厚的男音回应。

门打开是住在隔壁宿舍的林欢。见门打开他急忙钻了进来“听说李煜死了而且是被蛇吃空而死”

他昨天有事不在学校所以一直到今天才知道这诡异的事情。

夏凯和沈田不打算隐瞒且也无法隐瞒只好点头回应并一股脑地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林欢的脸色愈发阴沉好半天他才开口“你们……在那里是不是做了什么”

他说的那里是一个偏僻的村子他们四人是好友也是驴友。上个星期他们借着学校的假期出去旅游无意到了那个村子。

那是个诡异而古老的村子据说那个村子的人会一种神奇的巫术——控蛇术。他们可以操纵毒蛇

“没……没有……”夏凯低着头闪躲着回应。

“那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夏凯急忙打算林欢不想他在继续问下去。他害怕害怕自己会跌入无穷无尽的恐惧之中无法自拔。

见两位好友这样林欢只能叹息。

他向学校打了申请希望校方领导可以安排自己搬进这个宿舍。这样的要求虽然荒诞但是学校也遵从了。

毕竟这里空了一张床位而且出了这样的事情别人肯定是不愿意搬进来的。他肯自然是好的。

晚上三人睡意正酣林欢忽而被人摇醒睁开眼是夏凯。他一张脸因惊恐而扭曲。

“怎么了”对于好梦被打扰任谁都不会开心所以林欢的口气中带着几分嗔怒“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

“我想上厕所。”他说自己不敢一个人去厕所怕见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林欢侧过身子打了个哈欠道“你自己去就好了厕所就在宿舍楼的尽头不会有事的。”

林欢拒绝大晚上的谁愿意离开温暖的被窝陪着一个男人去厕所

林欢不肯去沈田自然也不肯去。夏凯只好自己一个人去如厕。他小心翼翼地像是一直偷窃的老鼠。

好在没什么事情他只希望速战速决。

撒完尿他抖了抖身子拉好拉链准备回去却忽而觉得有人拍了自己一下。

“谁”他回过身子看了看四周可是一个人都没有。是自己的幻觉吗因为太紧张了所以神经兮兮

夏凯只希望快点离开厕所。

可等到他走到门口时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那东西软绵绵的却又好像很长就像是……蛇

是蛇夏凯看清楚了一条诡异的蛇正在他身旁吐着信子一双眼睛碧绿阴森还来不及尖叫那条蛇忽而一跃而起向着他嘴里钻去……

噼啪一声宿舍的灯被人打开了。冷然而灼亮的灯光把睡梦中的两人给扰醒了。

沈田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夏凯你干嘛大半夜的扰人清梦你觉得很好玩啊”

夏凯没有回答他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口他的身子微微有些湿润像是被春季的细雨淋湿一样。

“你怎么了”林欢觉得不对劲他上个厕所怎么可能把身子给弄湿又不是小孩且男厕并不滑还有灯不至于摔倒。而且……他看上去很不对劲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呵”夏凯笑了一声他嘴角微张一条舌头从他嘴里蜿蜒而出不那不是舌头应该说那是一条信子蛇的信子

猩红的蛇信在他嘴里一吐一吐的夏凯猛地哼了一下然而身子开始不断地抽搐随着他的抽搐无数的蛇从他嘴巴、眼睛、鼻子和耳朵向外涌。

那些蛇一出来就快速的逃窜开来而夏凯也变得和李煜一样只剩下了一张被掏空的人皮

“报警报警”林欢最快反应过来对着沈田大吼。痴傻的沈田受惊他和夏凯上次一样一滩尿不自觉溢出。

第三章玷污处女庙

不到一个星期这个宿舍就死了两个人了而且两个人和沈田都有着关系一时间他被列为重点侦查对象。

警察的态度似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你就是凶手最好自己主动给我招供。

但是没有证据因为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都不明——动机可以理解为仇杀因为一点小事而冲动。可手法呢那人皮完完整整没有任何伤痕人怎么可能做到是鬼但是这个世界上面哪来的鬼

从警局出来之后沈田就开始变得更加神经了甚至有点像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他整天躲在宿舍不敢出门甚至就连窗帘都要放下来。

林欢出于朋友义气选择留在宿舍照顾他。

此时的沈田身体愈发消瘦每日除了吃就是睡就连上厕所也不肯出去只是拿了脸盆在宿舍解决。

“蛇蛇啊……你不要过来我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杀我”午夜沈田开始梦呓。

林欢一下从床上坐起跑到沈田床铺前把他摇醒。

“沈田沈田。”

从梦中醒来的沈田神色仓皇一身冷汗。他胆怯地张望四周生怕梦中的场景会成真。

“你怎么了做了什么梦”林欢隐约觉得这个梦可能是解开一切的关键。人就是这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恐惧所以会在梦中不断重复自己做过的以及自己害怕的事情。

“我……我……”

“你们三个在那里到底做了什么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你还不肯说出来吗难道你希望自己陪着他们一起死”林欢义正言辞地说道。

他的目光像是警局的灯光一点一点逼视着沈田让他不敢躲避。

“算了你不说就算了。但是你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林欢准备继续睡觉。看着转身的林欢沈田忽而一把抓住他的手“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求求你帮帮我……”

他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林欢。

事情源自一个星期之前他们四个人结伴出去旅行到了一个古老的村子。

那个村子里面有一位美貌的少女是他们的祭司。她美得就好像江南九月的睡莲让人动心荡漾。

一见钟情这种只有在小说才有的事情在沈田身上发生了他爱上了那名少女

面对沈田的求爱少女不为所动。她冷漠而高傲的拒绝了沈田她告诉沈田她是这个村子的祭司要终身云英好侍奉他们的神——处女之神

那处女之神是个怪物至少在沈田看来是个怪物人首蛇身样貌狰狞可怖。

少女还告诉沈田说被挑选为祭司的人如果失去处女之身会被惩罚她们会成为半人半蛇的怪物终日被毒蛇噬咬。

这样荒诞的事情在沈田看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他告诉少女这些都只是迷信是假的。可无论沈田怎么说少女都不为所动最后甚至冷冰冰的下了逐客令——她命令他们第二天就立马离开这个村子

当晚觉得受了辱的沈田喝了很多酒。醉酒的沈田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喊上夏凯和李煜在处女神庙玷污那名少女

少女的美貌早就征服了夏凯和李煜他们三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借着月色和少女的不备他们用木棒打晕了少女并且在处女神庙里对她做出了那种禽兽不如的畜生行为

第二天少女失踪了。沈田他们以为少女是因为受辱而躲了起来。没有愧疚只觉得安心

“事情就是这样我知道我们犯了弥天大罪但是……但是……”他支支吾吾地说道一边说一边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

“天啦……天啦……”林欢在李煜死后就怀疑他的死可能和那个村子有关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李煜和夏凯会相继遭到毒手。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

“你们疯了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林欢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现在斥责已经没用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保住自己好友的这条残命。

“我……我自首我去告诉警察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沈田已经要崩溃了与毒蛇吃空相比他宁可坐牢。

“就算你报警也没用你们竟然……竟然敢在处女神庙里面做出那样的事”林欢痛斥沈田。

林欢告诉沈田就算他躲在警察的庇护之下对方也有可能会前来索命——警察的枪可以对付人那么蛇呢未必可以对付。

“那怎么办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看着疯癫无状的舍友林欢咬了咬牙“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

他告诉沈田对方是利用毒蛇来对付他们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些蛇她就没有了杀手锏。

而蛇最怕的就是雄黄

他决定用沈田作为诱饵引诱那个少女上钩。然后趁其不备利用雄黄制住她。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永绝后患

“可是这样……”沈田害怕自己会有危险想要拒绝。

“不这样还能怎样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做可能会死但未必会死可你如果不做就一定会死”林欢目光阴寒一副拼了的状态

迫于形势沈田只好答应。

第四章蛇咒

林欢推测那女子肯定是在他们独处的时候才会下手因为她可以操控的蛇数量有限不足以一次猎杀两人。

所以林欢决定先借口离开学校制造烟雾。等到那女子以为整个宿舍只有沈田一个的时候他才出现。

沈田担忧但经过林欢反复劝说最终还是同意了林欢的这个办法。

之后林欢便向学校请假因了最近发生的事学校领导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准了他的假。

等到所有人都以为林欢已经不在学校的时候他便偷偷地回到了学校躲在暗处伺机窥探。

足足等了三个晚上那人才再次动手——那是午夜十二点躲在暗处的林欢看见一个黑衣人偷偷摸摸地出现在了宿舍楼。

她来了林欢知道自己的猎物已经上钩。

林欢更加小心地躲在暗处只见那女子伸出一双手来推开房门。那是一双怎样的手诡异干枯且布满蛇鳞

只看了一眼林欢就觉得头皮发麻。不过已经来不及考虑了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此时待在屋内的沈田已经坐立难安一见到黑衣人进来他便惊慌失措起来。尤其是那女子手上的毒蛇更是让他恐惧难安。

他刚张嘴想喊林欢救自己就发现一条蛇已经缠上了自己的脖子死死地勒着却又不足以断气。

女子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她的身体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蛇鳞一双眼睛更是诡异骇人。

“我有今天都是拜你们所赐”她狠狠地说起了自己是如何从人变成鬼的过程。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这些事情只知道自己被人玷污了。而被玷污的她真的遭了他们村庄的诅咒

醒来后的她感到身体一阵剧痛无数的蛇从她的生理洞口中开始向外涌她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却没有死而是变得比死更痛苦。

剧痛持续了好久仿佛地老天荒一般。当剧痛停止后她的身上长出了蛇鳞且缠绕了无数的毒蛇

那一刻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当时的情景几个畜生当着处女之神的面把她玷污了

“你们四个畜生害得我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我不杀了你们我难泄心头之恨”女子狠狠地说道。

等等四个沈田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可还来不及说什么一条蛇就已经钻入了他的口腔接着更多的人也从他嘴里钻了进去。

“这些蛇会从内部把你吃空你就好好享受着这种被吃的精干的快乐吧……”女子的脸上写满了嘲弄。

然而只是一秒她的身体就开始扭曲了起来。是林欢他刚才一直躲在外面偷窥趁着女子得意他猛地推开门将雄黄洒在了女子身上

女子已经倒在了地上手脚扭曲得变了形身子也一抽一抽的仿佛是中了小说里面的化尸粉。

看着女子那怨恨的目光林欢笑着说道“我本来是想用雄黄来对付你的蛇的可是刚才我无意间看见了你的手——果然和我猜的没错你中了诅咒已经变得半人半蛇了。很好既然是半人半蛇那么雄黄对付你也一定有用吧”

林欢特地带了很多雄黄刚才撒的不过是一部分。他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雄黄袋子把大量的雄黄全都洒在了女子身上。

“来享受一下这种被雄黄侵蚀的快乐吧——你死了我就安全了”林欢看着不断扭曲蛇鳞掉落的女子说道。

而此时的沈田也正在口吐黑血有如中毒。

林欢冷漠地看了沈田一眼“本来是可以救你的可是她把真相告诉了你所以你也必须死。”

是的林欢就是那第四个人他其实也早就垂涎与女子的美貌只是心机颇深的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很聪明所以从沈田的眼神里读出了沈田想要这个女人的欲望。本来他不过是打算横刀夺爱罢了可是当他无意得知沈田的计划后便想要分一杯羹。

当晚林欢一直偷偷跟着沈田他们等到沈田他们快乐完毕之后林欢便潜伏到了神庙。借着少女未醒发泄了自己的兽欲

“我比你们聪明多了在李煜死后我就怀疑是她复仇了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筹谋打算了起来。”

林欢之所以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一个是为了杀掉所有有可能知道自己秘密的人二个也是为了利用他们。

他先是利用了夏凯的死进行确认如今又利用了沈田诱出这名女子好予以诛杀

看着已经不动的沈田以及身体正在急速枯萎的女子林欢知道自己做到了。

女子的身体正在渐渐地萎缩面容也愈发恐怖起来仿佛很快就会被掏空成为一具皮囊。林欢微微俯下身子“再见了。不是再也不见。”

他带着笑推开宿舍的门向外走去——反正请了假不会被人怀疑。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自己的假期等假期结束再回来并装出一副对这件事情恐怖且怀疑的态度。

然而林欢没有看见在他背对着女子的时候女子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带着几分嘲弄和满足。

第五章天道

假期结束林欢回到学校就听闻了那件诡异的事情说是一个学生发现那间宿舍的门开着于是便推开门进去看看。

但是却看到了身子僵硬的沈田以及一张女人的皮囊。那女人的皮囊着实可怖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蛇鳞……

一边听林欢一边装作很好奇不断追问后续。

后有同学告诉林欢警察带走了两具尸体。因了这些事情着实诡异所以这起案子也悬了下来。

不过有人推测那女人皮囊可能就是凶手至于她为何如此以及如何做到那就不为人知。

这件事情除了林欢谁都不可能知道。而林欢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东西离开这间宿舍并且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这很简单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上面很快就给他办了。

收拾私人物品的时候林欢心情很是畅快事情解决了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麻烦。不自觉的他的两条腿开始在床边舞动。

忽而他感到一阵剧痛之后身子也不自觉的麻痹起来。

随着身体的麻痹他从床上跌倒了地下。在地板上他无意看见床底下此时正有一双碧绿的眼睛以及一条吐来吐去的信子。

是蛇

林欢在绝望与不甘中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没有料到那女子虽然被雄黄杀死可是留在沈田体内的蛇却还活着。

那些蛇之后之前潜伏在这间宿舍的角落里遵照女子的遗愿伺机咬死最后一个禽兽为她复仇

人终究算不过天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