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海妖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28 点击数:65 收藏本文

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一个人。

晚上十二点苏宁正酣睡。忽而她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谁啊。”她抱怨了一句便披了件衣服下床去开门。

门打开顾德兴站在外面他是她的丈夫

“你……”苏宁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她丈夫是一名海员前几天跟随几个同事一起出海谁知道那搜船竟然在中途失踪了。

电视渲染了这件新闻但并没有表示船只已经被发现。

“我还以为……”苏宁说道一半便不说了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顾德兴目光冷冷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也没有夫妻再见的温馨“你以为我死了吗”他说的直接让苏宁不知如何接话。

“我……”苏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

“我累了先去洗澡了。”撂下这句话他径直去了厕所。

一个晚上苏宁都没有睡着满怀心事。第二天她特意联系了其余几位海员的家人从他们口中苏宁得知失踪的人都没有回来。

只有顾德兴回来了。

她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陷入沉思。烟雾缭绕一直烧到吸嘴苏宁都没有吸食一口。

习惯性地将烟头按在烟灰缸后苏宁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你现在有空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敲好地点之后苏宁换了身衣服便出了门。

约莫半个小时苏宁从出租车上下来。是一家咖啡厅苏宁走了进去。在角落里有个男人正在等她。

男人叫做颜良是顾德兴所在的公司的一名高层。坐到他对面后苏宁不等颜良说话就先开了口“他回来了昨晚十二点”

颜良自然知道苏宁说的是顾德兴。

“不……不可能吧……我们公司没有收到消息而且……”

“他会不会……不是人而是鬼”苏宁告诉颜良其余的人都失踪了只有他一个人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人之所以怕鬼就是因为他们喜欢把活人变成鬼顾德兴的失踪并非意外而是人为制造这起事件的正是颜良和苏宁

他们是一对奸夫淫妇

苏宁和颜良是在一起聚会上认识的自打那天起他们就一直存在着不可告人的关系。苏宁想过离婚可是因为害怕道德的谴责所以只能隐忍。

但是自从和颜良在一起后她对顾德兴就越来越不满意了。这个男人一点情趣都没有木讷的好像是机器人。

终于她起了杀心

苏宁找到颜良和他商定了一个办法——颜良是公司高层所以有些事情做起来很顺手比如……在顾德兴要出海的船上动手脚让他在半路失踪。

虽然说会让一些无辜的人受累可是恶魔会在意这些吗他们从来不会。

如他们所料那搜船真的在半路失踪了。但是……应该沉尸大海的顾德兴为什么会回来他能游过太平洋吗

可是要两个无神论者相信这个世界上面有鬼也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

这次的见面没有讨论出结果。而之后苏宁更是时刻生活在恐惧之中。

水生命的源泉

从船上回来的顾德兴并没有去公司报道而是选择留在家中。他每天的日子就是上网、看电视和报纸还有洗澡。

只是他洗澡的世界总是特别久每次都要两三个小时。

苏宁也曾问过他为什么每次都那么久可顾德兴的回答始终只有一个“不要多问我自有我的原因”

他对待苏宁也越发冷漠了。

苏宁觉得自己被一种诡异的气氛包围着已经透不过气来。

终于她忍不住了“老公你的那些同事们呢他们怎么没有回来还有……电视报道说你们的船……”

苏宁问得小心翼翼。

顾德兴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抬起头看向苏宁“你说呢他们在哪里。”

他的表情和语气就好像是洞悉了一切让苏宁不寒而栗。她急忙别过头“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是吗”顾德兴说完就起身然后走向了厕所。

“你……又要洗澡”

顾德兴没有回答她苏宁也没有再问。水声响起她感觉窒息。

往后的日子里苏宁觉得越来越不对劲了。她感到家中总是潮湿的很可现在并不是梅雨季。而且家中还有一股子腥味水的腥味。

更让苏宁觉得可怕的是她和顾德兴的每一次肢体接触。顾德兴的身子就像是鱼一样滑溜溜黏糊糊的。

无奈苏宁只好再次找到颜良把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

听完颜良皱眉道“会不会是你太多心了”

“怎么可能……这是真的……”沉默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告别苏宁颜良回到自己家中。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他就觉得全身发麻坐在他对面的苏宁脸和白纸一样身子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发抖。

疲惫如潮水一般袭来颜良很累。他脱下衣服走到厕所把浴缸放满水。躺在温水里他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然而就在颜良彻底放松时他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他的手摸到了一个东西滑溜溜的似乎还是活的。

“什么东西”他抓起那东西一看是一条小鱼。

浴缸里面怎么会有小鱼颜良记得很清楚之前放水的时候明明没有这玩意。

他立马赤着身子站了起来他发现浴缸里面不止一条小鱼足足有十多条

哪来的这些东西哪来的恐惧和疑惑包围了他。

啪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掉落到了浴缸里。看过去是一条血红的锦鲤它周身如血一般正在浴缸里游动。

颜良抬起了头看向天花板——他看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诡异的脸上面布满鱼鳞看不清本来面目。

人脸在笑他一边笑一边有鱼鳞掉落下来。而每一片掉落的鱼鳞都会在落入浴缸前化身为一条小鱼

“啊……”颜良一声惨叫跌落在了地上。

他的叫声似乎惊扰了浴缸里的鱼儿那些鱼儿在浴缸里欢呼、跳跃。那张脸上的鱼鳞越掉越多小鱼也越来越多。

那些小鱼从浴缸中不断向外涌动一条一条扭曲着身子扑向颜良……

呕鱼

睡梦中的苏宁感到了一阵深深地窒息。她猛地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张脸。

“啊……”惊吓过后苏宁才看清楚那张脸原来是自己老公顾德兴的脸。此刻他正趴在苏宁身上对着她诡异微笑。

“你……你干嘛”苏宁被吓到了心脏狂跳牙齿也不停地打颤。

顾德兴没有回答她只是从她身上起开。

腥味苏宁忽而闻到了一股腥味那味道很浓烈像是鱼身上的。那股腥味让苏宁感觉浑身无力睡意袭来。

她直到第二天一早才睁开眼睛昨晚的一幕幕她还记忆犹新。是梦苏宁在心中想到。

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而顾德兴好像不在家。苏宁准备起床却在掀开被子时发现床上有着大把的鱼鳞

这……这是怎么回事她怔住了。

等到她回过神来便立马拨打了颜良的电话她要把这一切都告诉颜良。电话那边的颜良让苏宁觉得很不正常。

今天的他表现淡然而冷漠每次的回答都只有一个字嗯。

不管了苏宁约好见面地点后便急匆匆的洗漱换衣准备出门。

还是上次那个咖啡厅也还是上次那个位置。不过这次的颜良表情里没有上次的期待反而多了几分冷然。

坐下后苏宁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看上去很不对劲”

颜良没有回答她只是怔怔地看着她的脸。

“你到底怎么了”苏宁觉得疑惑今天的颜良就像是一个木偶没有思维的木偶。苏宁发现颜良不止一言不发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没事吧”苏宁站起来试着用手摇了摇颜良的身子。她并没有用力颜良就倒在了桌上。

“你怎么了”苏宁被惊住了她一把扶起颜良却看见颜良的喉咙正在不停的涌动。

忽而他嘴里吐出了一个东西——是鱼。红色的却不大鱼儿落在了咖啡里不停地跳跃溅了一桌子咖啡。

苏宁被吓到了一个人好端端地怎么可能呕出一条鱼然而更可怖的事情发生了。吐完鱼的颜良开始呕血而等到呕完血以后他又开始呕吐内脏——他的内脏。

小小的嘴竟然把心肝脾肺肾全都吐了出来吐完后他头一歪倒在了椅子上

“啊……”过了一分钟苏宁才想起尖叫。她的尖叫引来了众人的侧目看着桌子上的内脏咖啡厅里的人也纷纷跟着尖叫了起来。

警察在十分钟后赶到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也无法解释。一个活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内脏呕出来

最终他们只能勉强解释这可能是一种新的疾病。

目睹了一切的苏宁仿佛被吓傻了。直到晚上她才回到自己家中。

推开门她对上了自己丈夫的那张脸冷漠的淡然的还带着一丝隐约的杀气。

“回来了”顾德兴看着苏宁说道“今天下午去了哪里……”

“和一个朋友吃饭。”苏宁很想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顾德兴可是潜意识却告诉苏宁颜良的死很有可能和他有关。

她忍住了自己的欲望。

顾德兴没有多问只是说了句“吃饭吧我做了菜。”

他难得下厨尤其是这段时间更是不闻不问的过日子。

饭菜很丰盛只是桌子上的一道红烧鱼让苏宁心惊。看着那条鱼苏宁就想起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诡异。

“怎么不吃鱼你不是很喜欢吃鱼吗”顾德兴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苏宁的碗里。

“谢谢。我可能最近胃口不太好所以……想吃的清淡一点。”苏宁急忙找了个借口扯开了。

顾德兴不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碗里的菜。

晚上苏宁在恐惧与疲惫中入睡。睡到半夜她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唤醒。那声音似乎是某个动物在撞击金属。

她打开房间的灯却发现顾德兴不在家中。

去哪里了苏宁喊了几句老公却没有人回应。

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苏宁只好起床前去查探。声音是从厨房发出的此时厨房的煤气已经被人打开了而在煤气炉子上还有一口锅子。

锅盖是盖着的似乎在煮着什么东西。

是顾德兴在煮东西吗如果是那他人怎么不见了

苏宁走到煤气炉子前关掉了煤气。可她发现即便煤气被关掉了那声音也仍旧存在。本来她还以为是水蒸气现在看来不是。

锅子的盖子正在一跳一跳的像是锅子里面关了什么活物它正在拼命逃脱一样。

可是……刚才锅盖处冒出了大股的水蒸气即便里面有东西也不应该是活物应该已经死了才是

带着疑惑苏宁带上手套掀开了盖子。

盖子一掀开苏宁就惊诧了——在盖子里面有一条鱼那条鱼还活着可是苏宁无法认为它活着。

因了高温鱼浑身的肉都已经脱落甚至内脏也没有。除了一个鱼头还勉强可以看到鱼肉完身子完全是一个骨架。

可即便这样那条鱼还在锅子里拼命跳跃

“怎么会这样……”苏宁感到恐惧她后退了一步可是却踩到了什么东西脚底一打滑整个人跌在了地上。

是鱼苏宁看清楚了刚才她踩到的是一条鱼一条鲜红的鱼正在活蹦乱跳

恐惧苏宁此刻只剩下了恐惧。她试着站起来跑向门边她想打开门逃出去。

可是门上却滑溜溜的无论苏宁怎么用力都无法拧动门把。

“没用的你无法打开这扇门因为你今天注定要死”一个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苏宁抬起了自己的头。

只是一眼她浑身的血液就不自觉地涌向了心脏是因为恐惧心脏在收回血液保护自己。

她在天花板上看到了一张脸一张诡异的脸。脸的形状是人的可是却布满了鱼鳞。

“你很害怕吗”那张脸继续说道“可是你杀了人还杀了很多人不是吗”

那张脸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苏宁发现链接那张脸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鱼的身体——一条大鱼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苏宁靠在门上身体僵硬地说道。

恐惧让她无法动弹。

“我我是海妖”那怪物的身体开始撕裂而从伤口处伸展出了一只人手那人手把它的身子撕的粉碎。然后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体出现在了苏宁前面。

身体出现后那张脸上的鱼鳞开始渐渐掉落一张让苏宁熟悉的脸出现了。那是顾德兴的脸。

他看着恐惧的苏宁幽怨地讲述了关于自己的故事……

海妖

他本是人千年前的人。

千年前他是一名渔夫并且和顾德兴一样有一个美丽的妻子。而那个女人也和苏宁一样和别的男人通奸并一起合谋杀害了他。

手法也一样都是在船上动手脚让他葬身大海。

而那个女人也以为事情可以一了百了。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在死后怨魂不散化身厉鬼并且前来索命。

杀死了自己妻子和那个奸夫的渔夫回到了大海。他的灵魂也被留在了大海。他本以为自己会永远留在海中沉睡。

可是没有想到他会在千年后再次被人唤醒。

而唤醒他的正是那次意外。

那天顾德兴和自己的同事出海却不想在半路船只会出现问题。通讯系统和操纵系统同时失误他们流落在了海上。

船只如果不能航行在大海上是很危险的。因了一次风暴大海沉没海底。所有的海员全部丧生。

或许是顾德兴的遭遇和他很像又或许是顾德兴出事的海域正是他当年被害的那片海域。当顾德兴沉入大海时他沉睡千年的灵魂瞬间苏醒。

苏醒后他附着在了顾德兴的身上——他要复仇为顾德兴复仇也是为自己复仇。他恨苏宁恨她和自己妻子一样无情。

所以他从海中游到了陆地。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失踪的船员里只有顾德兴一人回来。回来后的“顾德兴”展开了报复与杀戮。

他在一个夜晚潜入了颜良家像之前一样黏在天花板上。在颜良洗澡的时候他利用自己的鳞片所化成的鱼杀了这个狗男。

“我让那些鱼潜入他的身体里让他当着你的面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全部吐出——我以为他没有心原来他有”

杀死颜良之后他展开了第二场复仇对象是苏宁。

他故意做了一道鱼就是为了吓唬苏宁——他不愿意这么爽快地让这个女人死去他要享受猫捉老鼠的快乐让这个女人在惊恐中体验死亡。

煤气炉上的锅子以及锅子里面的鱼也是他做的。至于那些黏糊糊的液体不过是他身上分泌的体液罢了——千年的沉睡他成了海妖像鱼一样的海妖。

所以他每次洗澡都要几个小时因为鱼不能离开水

说完他一步一步走向苏宁。苏宁贴在门上看着步步逼近的海妖不住地颤抖“不要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你不想死难道别人就想死吗你的丈夫那些海员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却被你们两个狗男女屠戮”他向着苏宁伸出了自己的手那黏腻的带有海水气息的手

终章

电视里面正在播报一则新闻说的是几个月前失踪的渔船被打捞了上来。当时出海的海员全部丧生唯有一个下落不明。

失踪的那个正是顾德兴

而在电视机前端坐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尸体已经腐烂的很严重骨头外露一些肉掉在地上另外一些虽然还挂在骨头上可看起来却像是腐烂的生菜仿佛一碰就会化成一滩水。

她的内脏已经被吃空了只能看见骨架。但诡异的是那具尸体并没有生蛆长虫只是在骨架上匍匐着一些小鱼它们正在啃噬这具尸体

而本应该是心脏的部分正静逸地呆着一条红色的锦鲤。如血一般的红妖艳的致命的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