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少管所诡异事件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2018-12-17 点击数:22 收藏本文

少管所是羁押未成年犯人的类似监狱的管教机构。对于这里很多人既熟悉又陌生。大家常常在电影电视剧里听到或看到这个名字但是真实的少管所我们普通人了解的却并不多更不会猜想到那里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诡异传说。

我的表哥名叫陈辉也是军人出身。从部队退役之后表哥报考了政法干警。在经过了两年的培训之后成功地完成了从军人到人民警察的转变。不过表哥却未能如愿以偿地进入他朝思暮想的市局刑警队因为刑警队已经满编表哥便被分配到了市少年管教所担任管教员职务。

管教员说白了就是看守而且还是看着一群顽劣的未成年。这让表哥心里非常郁闷。他从前好歹也是个侦察兵班长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表哥心里难过了好一阵子吵着闹着要打辞职。不过最后在家里人共同的劝说下表哥还是答应留了下来毕竟这是个事业单位是一辈子的铁饭碗而且工作也不是很忙碌。

表哥留在了少管所每天的工作除了巡视监房就是给少年犯们上上教育。剩下的时间就是待在值班室看看书玩玩手机之类的。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就在那一年元旦那天发生了一件令表哥至今仍感到不寒而栗的事情。

那是2010年的第一天元旦一个喜庆的日子。但表哥没能回家过节。因为这一天少管所也要搞新年晚回所有的干警都要参加。其实算上这一年表哥已经9年没有回家过元旦了不过他早已习惯了这样毕竟他选择的是这样一条道路。牺牲和家里人团圆的时间是在所难免的。

夜晚万家灯火照常亮起爆竹和烟花夹杂着人们的欢呼声在夜空中绽放虽然没能回家和亲朋吃一顿团圆饭但少管所里同样非常热闹。干警们和服刑的少年犯们一起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元旦。大家自编自演了节目还一起围坐在大方桌上吃着热腾腾的水饺看着电视直播的元旦晚会表哥心里也不觉得孤单了其实这样过节也挺好的有那么多人陪着自己就像从前在部队时一样。

不过少管所的作息时间也和部队差不多到了晚上9点外面的爆竹声渐渐小了。少年犯都被送回了各自的监室里。干警们也都各自宿舍休息了。虽然还没有玩尽兴表哥也只好回到宿舍在床上躺了下来。

表哥属于那种觉特别少的人即便是住在单位每天晚上几乎没有12点之前睡着的时候。因为翻来覆去无事可干。表哥只好拿出手机和女朋友聊qq。

也不知聊了多长时间直到手机提示电量过低表哥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机关闭放在一旁充电。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此时已经快午夜2点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还有5个小时就要上班了。”表哥揉了揉眼睛正准备上床就寝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声音虽然不算大但表哥却听得一清二楚。

表哥毕竟曾是久经训练的侦察兵对一点风吹草动都特别敏感。他连忙抬头朝窗外看去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地从自己窗前掠过。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表哥很快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首先即便是过年管教人员也都是穿着警服的而刚才从窗外匆匆跑过的家伙穿的是一件白衣服那显然不是警服

“啊难道是有人想越狱”表哥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来不及穿上衣表哥就飞快地蹬上鞋子快步追了出去。

刚一出宿舍门表哥就看见一个怪异的家伙匆匆忙忙地往大院里跑去。那人看起来岁数不大也就是178岁左右的年纪他个子不高头发剃得精光虽然是冬天但却穿着一件极其单薄洗得发白的囚衣很明显

“果然是个想逃跑的小崽子”表哥快步地跑着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站住给我停下来”

可是那个少年犯好像根本听不到表哥说话似的他仍然再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表哥虽说是练过长跑但追起这家伙却非常吃力只能勉强跟住。

少年犯飞快地迈着步子像只箭一样嗖嗖地跑着他穿过少管所的大院朝着最西头厕所的位置跑了过去。表哥则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不出表哥所料那少年犯一闪身进了厕所里看样子他似乎是想通过厕所的窗口爬上围墙逃走。表哥停下脚步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下他是插翅也难逃了。厕所附近没有出口外面的围墙有5米多高而且上面还加了电网就算是身手再好的犯人也难以逃出去。

表哥打着手电筒缓缓地走进了厕所里他沿着墙边找到了墙上的开关。可是灯亮了之后表哥彻底傻了眼。厕所里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这厕所并不大里面的情况可以说是一目了然那么少年犯到底跑到了哪里

表哥连忙从厕所退出来往后面的围墙附近找了过去可是同样一无所获那少年犯就像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完了难道真的被他跑了吗”表哥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跑了一个犯人作为第一发现者的自己绝对是要挨处分弄不好是要脱警服的。于是他连忙跑到监控室试图从监控录像里发现些什么。

然而监控录像里的画面再次出乎了表哥的意料。监控画面里只有他自己并没有其他的人。本来该出现少年犯的位置竟是空空如也……

表哥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脊背阵阵发凉。明明看见了然而监控中竟然没有人难道自己看见的其实并不是人……天亮之前的那段时间表哥都是在紧张和不安中度过的他决定第二天观察一下情况再考虑要不要上报。

第二天进行早点名的时候少年犯一个也没有少表哥终于不用担心受处分了。但是他也变得更加疑惑了少管所里除了警察就是这些犯了错误的孩子。排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别人了那么午夜2点看到的那个少年犯到底是什么。

表哥始终不能忘记那一晚的遭遇后来表哥调到了公安分局离开了少管所。那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也被永远的尘封在了过去的回忆里……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