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太平间的哭泣

时间:2020-03-08 点击数:439 收藏本文

投了无数份简历终于有了结果,我被录用到老城区的一家公立医院。这是一家有几十年历史的医院了,硬件设施都都很差,但是我查到要不了多久就要翻修了才投了这里。

试用期是一个月,我被安排到普通外科。小丽也是新来的,但是她比我早到一个多月,所以安排她带我熟悉一下环境。一路上她有点羞涩,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她的家就在这附近,是普外的护士。身材不错,是娇小型的,面颊绯红,很是可爱。

“这是废弃了的太平间,我也才来不知道废弃多久了。但是,听说这里闹鬼闹得很厉害喔。”她露出俏皮的笑容,盯着我看我有没有被吓到。

我一向是不相信有鬼的,始终是学医的,总该知道人的生命珍贵又脆弱。死了就是死了,并不会变成鬼来延续生命。我正盯着她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出神,没注意到场面变得很尴尬。

“好了,医院都看完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她低下头,满脸胀得通红。

“没有了……”我话还没说完,她就飞也似的逃了。

看着她的身影转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我会心一笑,看来是犯桃花啦,小丽也真的挺可爱的。回头再看一眼这个废弃的太平间,处处渗透着诡异的气息。还是先回科室吧!

老师们出去打牌了,让我一个人值夜班,有事再给他们打电话。我在值班室睡觉,睡梦中好像听到谁在哭,这声音忽远忽近,一直在我的脑袋里飘荡。

被尿憋醒了,下床出去上厕所,厕所的水龙头好像坏了,滴滴答答一直在滴水。我去洗手时发现只是没拧紧,关了水龙头发现那哭声居然还在。原来不是我在做梦。这大晚上的,普外的病人都睡了,谁在哭啊?随着声音找出去,过道的灯坏了,有几个一直一闪一闪的,有的干脆就直接不亮了。那声音越来越近,应该就是这里面了。

这不是那个被废弃的太平间嘛?我看着门上的封条和生锈的锁头。奇了怪了,这声音明明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啊,推了一下门,露出一道缝出来,我往里探望。看起来这太平间封起来之后也没有怎么动,七零八落的摆着几张板床,地上不知掉了些什么垃圾。相同的是,里面的一切都布满了灰尘。

哭声又开始了,我才在角落发现,那里赫然站着一个人,穿着白色衣服,粗布短裙,一袭长发飘飘,赤着脚,刚好站在月光照进的地方,映得她皮肤惨白,是她在低声啜泣,看不见她的脸。这时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吓得惊呼一声回过身。原来是小丽。

“三更半夜的你怎么跑这儿来啦?你不会是听我说这里有鬼,过来探险的吧?”她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急忙申辩“怎么可能,我是听到哭声跟出来的,里面有个女孩在哭啊。”

“你别吓我啊,不带这样作弄人的。人家关心你才跟出来的。”我看她都快要哭出来了,我也不是有意吓她的。

“真的有啊,不信自己看,不知道怎么跑进去的。”我拉着她往里瞧,指了那个角落,结果什么都没有。

“哪里有人?我就知道你是吓唬我。不理你了。”小丽转身就走了,我楞在了哪里,刚才明明在这里啊。

事情都过去几天了,小丽好像也没多在意那晚上的事。

“医生,医生不好了,十八床病人的孩子不见了。”小丽急忙冲进办公室。

十八床是阑尾炎的女病人,她的小男孩特别可爱,见人就笑,一点也不认生,因为其他也没人照顾就一直带在病房。他可是病房里的小明星,护士医生都很喜欢,经常有护士拿糖给他吃。

孩子在医院丢了大家都很着急,调了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有人带走孩子。其他病人也没见到什么生人。孩子母亲很着急,一直在哭,说是今天一直犯困,睡了一觉,孩子就不见了。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却怎么也摸不着头脑。总觉得和太平间有关系。

又是我值夜班,很快又到凌晨,我在办公室正准备去睡会儿,却听到孩子哭声,这次好像是在楼上。我一惊,打起精神来,摸索着上了楼,一直到了顶楼。顶楼的门开着,我直接就上去了。

是那天晚上太平间的女孩,她背对着我,站在露台边上。还是穿着那身衣服,头发被吹得飘了起来,她正在极力安慰着孩子,试着让他不要哭。手忙脚乱很着急的样子。她注意到我的出现就没有再管孩子了。我正想着怎么把孩子救下来,估计这女人精神有问题。

“亲爱的,你来啦?”还没等我开口她先说了话,果然精神有问题,我没有回应她。

“亲爱的,你爸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养不起这孩子的。我们一起跳楼吧!在那边,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卧槽,这是要带着孩子跳楼啊。我该怎么办?

“别啊,一定会有办法的。”

“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样是最好的了,亲爱的,你快过来。”

“好,我这就过来,你别冲动啊,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慢慢的挪到她的身边才闻到她身上有一种奇怪的臭味,怪不得孩子要哭。她把孩子递给我,我赶忙接过来。

“你看今天的夜色好美啊,我们数到三一起跳吧!”

“别啊,别。”我想去抓住她,但我手里抱着孩子。

她开始数了,她好像根本听不到我说话一样。

我开始大喊求助,找人帮忙。

话音刚落,她就离开了楼体,像一道白影恍然就不在了。我赶忙冲下楼,来到底楼,什么也没有。没有我想象中脑浆四溢的画面,一阵风吹过,我醒了一下脑子。难道是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看看我怀里的孩子,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回到科室,把孩子抱回病房,他妈妈急忙过来抱孩子。我就说是在楼下发现的,孩子已熟睡。他妈妈要感谢我,而我却没有精神应付了。恍惚着走到值班室,一头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还是照常上班,护士们都说我立了大功了,把孩子找回来了。

“张南,你干嘛呢?怎么像没了魂儿一样。”是小丽,不知什么时候拦在我面前。

这时我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未知来源。

亲爱的,我们养不起这孩子的。

我脑袋里一下就炸开了锅。

“医生,医生救命啊,我的孩子。”是十八床在呼救。小丽急忙跑去看情况,我也跟了上去。

小孩在床上不停抽搐,牙关紧闭,表情紧张,整个身体像弓一样往后翻,看起来好像破伤风发作。很迅速的孩子就断了气。整个过程发生的太快,我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母亲失声痛哭,我不知怎么回到办公室的。孩子死了,接下来是不是就是我了?

手机又响了,还是短信。

我和孩子在等你。

小丽过来了坐在我旁边,安慰着我,她觉得孩子的事打击到我。

“小丽,救我。”我开口了。

她很奇怪的看着我,我把手机递给她。把我昨天怎么救到孩子的事情告诉她。她并没有大惊失色,反而冷静的告诉我一件事情。

是在十多年前,有一个女孩子在这里生了孩子,她的男朋友家里很有钱,嫌弃她是孤儿,不答应他们在一起。一天晚上,姑娘约了男友一起跳楼。但是男友一直没出现。结果女孩就一个人抱着孩子登上楼顶。她和孩子尸体一直停在太平间无人认领,一个多月才被男方带去火化。

我听得愣了,这女孩是要再找他男友吗?但为什么是我啊?

“我们今晚上再去顶楼看看吧,我陪着你。我相信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也许是有人作祟。”

这时候提出这种没有鬼的假设,倒是给了我一点鼓励。兴许真的是恶作剧,被我无限放大了呢。那孩子应该只是碰巧得了破伤风。今晚上去看看有什么线索。这么一想,我也放松下来了,还有那孩子的事需要处理呢。

十八床因为孩子的事提前出院了,孩子诊断破伤风,我们也没办法。家属也表示理解,说是以前被刀割了没引起注意。一整天大家都沉浸在失去这个孩子的沉重心情中。工作还是一样的繁忙,也没有多的时间去交谈这件事。

晚上我要求值班,老师都打算找人给我替,说是连续值班怕没休息好。但我执意值班,这几天晚上也没有多少事情,老师也就答应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一探究竟了,真希望看到哪个角落里丢着假发之类的东西。

我一直在办公室坐着,等小丽忙完过来叫我。今晚的科室异常安静,那几个肠梗阻病人也没有怎么呻吟。

“张南,走吧!”又已经是午夜了,小丽来叫我了!

我走前面,小丽在后面紧跟着,我很紧张一直在说些有的没的,而小丽好像一直没接话。楼顶的门还是开着,明天得让保卫室找把锁把这里锁起来。

“昨天就是在这里,她站在边上,后来跳了下去,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我下去找了,什么都没有。”我自言自语着,回头看小丽正在弄她的护士帽。

我到边上摸着,看有没有绳子,四处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道具。找了一圈回来什么都没有,想叫小丽下去了,却看到她正现在露台边上。她的护士帽脱了,一头长发看着这么眼熟。

“小丽,快过来,危险!”她没有回应。

我走过去,想把她拉回来。她手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我正试着看清那是什么,她转了过来。她手里抱着个孩子,是十八床的孩子。

“亲爱的,走吧,是时候了。”

这声音,是她,是太平间的女孩。这时我看清了她的脸,是小丽的脸,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脸色在月光的照映下更显苍白。一步步向我逼近,伸手试图来拉我的手。

管不了这么多了,天台的门还半掩着,我推开门冲了出去。

在黑暗中,我在下坠,风拂过我的脸,我放弃了挣扎,终于,我看到了医院门口的阶梯。

作者寄语:新人初来驾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提宝贵意见,求轻喷.....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