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赌鬼木匠逃犯

点击数:75 收藏本文

  明朝崇祯初年陕西米脂县城的一家赌场门口。

  “真他娘的晦气这世道不好老天爷也不开开眼今天又输光了今年开春以来就他娘的没赢过。”赌场里走出一个壮年男子骂骂咧咧地低着头往小巷子里拐去。边骂边往墙边啐了口痰。一阵怪风刮来他突然来了尿意回头四顾周围没人靠着墙角正准备解手突然怪风卷着一张黄纸吹到他身上竟几乎将他刮倒。“妈的”他骂了一句匆匆解了手拿起黄纸一看赫然看到两个大字

  告示

  贼子黄来儿胆大包天为一己私仇潜入罗府以打短工之名借机杀朝廷命官罗侍郎之父乡绅罗启仁今悬赏白银千两黄金百两求李贼下落。或提供可靠情报者亦重赏不贷。倘有知情不报者与贼子同罪。

  落款是米脂县县令盖上了大红官章并附上了画像看着是一个面貌端正年纪还很轻的小伙子。

  “呵”赌鬼心想“这小子胆子倒不小啊还敢惹人家当官的怕是落不得个好下场了。”赌鬼走在路上一直琢磨着这件事千两白银还有百两黄金啊那可是一大笔钱啊。转念又想哪天要是手风一顺一本万利这些钱又算什么想到这又走过了两个巷口走进空荡荡的家里赌鬼费力地从地窖里掏出两只红薯放到锅里蒸上了倒头就睡着了。

  说来也有意思这赌鬼本是小康之家靠家传的木匠本事虽不说大富大贵隔三岔五地也能去集市割上一斤肥肉过过嘴瘾。他十六岁成亲妻子大他三岁如今孩子也已经会跑了。起初夫妻倆计划得好好的再攒上几年钱去乡下置上些良田收上几个学徒。到老了就搬去乡下享享清福。可世事难料去年开始他迷上了赌博最开始小打小闹。老婆也没放在心上可后来越赌越大家里能当的东西渐渐都当得差不多了连那一套木匠营生的东西也卖个精光。上个月老婆一气之下带上孩子回娘家去了了赌鬼却无动于衷他想着只要等到他转运那一天把之前输掉的全部赢回来就不再赌了。可现实哪能如他的意赌博如鬼迷心窍钱财倒还是次要最可怕的在于诛心。

  一觉醒来木匠肚子饿得发慌连忙从锅里取出蒸好的红薯狼吞虎咽起来赌鬼被呛得连喝几口凉水才缓过来这时他目光所至看到自己从街上意外捡到的告示心里泛起一股念头自言自语起来“白银千两黄金百两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啊妈的要是给我碰到这个小子哼哼……”

  草草吃完红薯赌鬼手又痒了他想了想从衣柜里掏出一件袄子是羊皮做的。他看着这件衣服回想起这件衣服是他结婚时妻子娘家陪嫁的冬天下大雪的时候穿着做木匠活特别暖和。。。思绪到这他横了心头也不回地抱着大衣出门往当铺去了。

  当铺大门敞开着赌鬼直闯进去连喊了几声掌柜才匆忙从里屋走出来陪着笑脸连说“抱歉抱歉木匠兄弟今天不做生意明天请早。”赌鬼哪里肯依他急着要钱去赌和掌柜纠缠起来他一下气不过直接跳进柜台里揪着掌柜的领子骂起来。说也奇怪当铺平日里总少不了伙计帮忙今天都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还不见人来。拉扯间赌鬼越想越不对劲突然他闻到一阵血腥味拉扯间又在掌柜的衣角上看到了一块鲜亮的血迹好像联想到什么随即大喊起来“来人啊来人啊当铺私藏逃犯了来人啊”

  这几天街上都在风传那个官府重金悬赏的杀人犯竟然被当木匠的赌鬼给抓到了啧啧千两白银加上百两黄金啊。街坊四邻看到赌鬼接回了妻子孩子又赎回许多之前当掉的东西都暗暗嫉妒可这命数里的东西谁又猜得到呢谁也没想到这个不修德的赌徒竟然撞到了这么大的运气。另外死者罗启仁在朝廷当官的儿子也回到了家里戴孝并要亲自提审人贩黄来儿百姓们闲来无事都盘算着开审那天到衙门看热闹去。

  到了开审那天赌鬼早早就醒了草草吃过早饭就往县衙的方向赶去说来也好玩被他无意中撞到了躲在在当铺里养伤的杀人犯黄来儿之后从罗家和官府领了巨额赏钱反而没什么心思赌博了。黄来儿这个人像个心结堵在他心里他不知为何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在他手里落网的杀人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县衙里一个头戴麻巾的中年男子坐在高堂上县令坐在次席高堂上的中年男子正是罗启仁在朝廷当官的儿子。

  “砰”一声闷响罗侍郎一拍惊堂木“黄来儿你胆大包天肆意妄为杀人成性竟潜入罗府杀其家主杀人后畏罪潜逃为义民所擒你还有什么话好狡辩的吗”

  “哼什么罗启仁我看是罗欺人才对。”黄来儿跪倒在地上声音却十分洪亮在场的乡民一时都停下了讨论一是被他话语里的底气镇住了二是都想看看大官罗侍郎会怎么应对。赌鬼心想这家伙怎么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他以往看人受审犯人往往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小便失禁也是常有的事情唯独这个黄来儿竟敢当庭顶撞官员。

  “刁民还想狡辩我父亲仁义持家行善乡里凡熟知他的人无一不交口夸赞不想命丧你这狂徒之手你竟还妄想抹黑污蔑毁我父清誉”罗侍郎说道动情处几乎留下眼泪话锋一转也正声说道“来人啊犯人仍然嘴硬拒不认罪给我打二十杀威棍。”

  两名府丁拿着棍子走到朝堂中正欲把犯人架在地上杖责黄来儿挣扎站起来发力一撞竟把两名身材魁梧的府丁撞得一个踉跄。在场百姓都被惊了一跳只听他正声说道“乡亲们你们来评评理我黄来儿是土生土长米脂县乡里人随父亲在乡务农给财主打打短工倒也能混个温饱。今年初我父亲赶着一辆骡车从罗府门口经过骡子不听使唤拉了一坨大粪被在门口抽烟的罗启仁看见了。这老鬼为富不仁仗势欺人竟逼我父亲吞下那粪球。我父亲不依许诺会打扫干净。可这罗老狗硬是让他手下的贼丁把粪球塞进我父亲嘴里生生看着我父亲吞下去才大笑走开。我父亲回到家后没多久生了一场大病就过世了。罗启仁这老狗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仗着有钱有势欺压我们小民。我杀了他替我爹复仇也替百姓行侠仗义了。大家说说骡子不懂事理这养出了大官儿子的罗老狗也不懂事理吗”

  乡民议论纷纷这罗启仁的确一贯在乡里享有恶名干出这样的事情倒不奇怪只是这黄来儿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还没成亲的小伙子倒也是可惜了。赌鬼暗自叹了一口气暗想这罗家的确欺人太甚。

  “放屁”罗侍郎气得竟爆起了粗口他听到自己父亲遭到这样的侮辱自己也遭到暗讽却无力反驳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你这厮罪恶滔天铁证如山死到临头了竟还敢血口喷人我父仗义疏财誉满八乡岂是尔等蝇营狗苟之辈所能抹黑的来人啊给我拉下去痛打五十大板待我上报朝廷秋后问斩。”

  “哼你打死我李鸿基有什么用全米脂县都知道你们罗家人是什么东西了我便是死也值得了。”

  黄来儿大名叫做李鸿基黄来儿是他幼时家里给取的小名。他被十数个府丁压在大堂上行杖刑他虽身材魁梧奈何有伤在身被打了十几下就昏死过去县令怕他死在问斩前自己受到牵累连忙劝罗侍郎停手罗侍郎知道不能坏了规矩想到若他日这件事被当作把柄遭人弹劾则后患无穷也下令府丁停手把李鸿基收监待斩。

  百姓们纷纷四散虽然早早知道结果见证了朝堂上的激辩仍旧让他们兴奋不已。赌鬼夹杂在兴奋的人群里心情却有些不一样他暗自说道“李鸿基他怎么会叫李鸿基呢”

  回到家中赌鬼越想越不对劲他找出之前捡到的告示仔细端详起来越看越感到疑惑他暗暗自语“要真是那样我成了个啥玩意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妇人听到丈夫的声音还以为他犯了癔症拿起丈夫手里紧攥的告示那画像上的人像竟些面熟仔细一看竟与自家丈夫有几分相像。。。。。。

  三个月后秋高西市菜场门口罗侍郎亲自监斩刽子手手起刀落众人一片唏嘘人头被挂在西市门口示众尸体被官家收走拿去城外乱葬岗草草埋了。这轰动一时的人命案就此告一段落半个月后罗侍郎被急召戴孝回朝廷为抚其丧考之痛御赐官升一级官至三品内阁大学士。

  又过一个月城外乱坟岗深夜一座坟墓被刨开一男一女一小孩跪倒在一具无了首尸前抱头大哭恸哭良久只听男子朗声说道

  “嫂子你同大哥的再造之恩我永世难忘我李鸿基誓死也要让你们母子二人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如今乡绅行恶仗势欺人奸臣当道阉党作祟天下不由得他姓朱的做主了”

  “黄来儿你哥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凭着良心不愿见你为了咱爹独死如今他一去尸首也找回来了你带上喜子逃得远远得过日子去吧我一个妇人家随你大哥地府见了。”

  话音未落妇人掏出一把剪刀刺向自己的咽喉霎时间鲜血四溅。

  “娘”孩子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李鸿基深深叹了口气把夫妻二人的尸首埋在一起。

  “喜子不哭。”李鸿基拍了拍孩子的头“咱们走去夺了他朱家的江山。”

  原来啊黄来儿的父亲曾经有过一个儿子同样取名李鸿基但李老汉曾经身负巨债不得不卖子还债这个被卖掉的孩子正是替罪而死的赌鬼木匠。米脂县城里的赌鬼李鸿基和替父报仇的李鸿基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那天赌鬼回到家里逐渐回忆起童年时的景况想到自己也用过李鸿基这个名字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去到黄来儿的家乡走访找到了一位明白当年卖子故事的大娘。搞清事情真相后赌鬼追悔莫及当即准备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弟弟一条生路。于是他用得到的白银黄金打通狱卒趁探视机会借机以自身换了黄来儿出来。他们本是亲兄弟外貌有几分相似再加上身材相像刑场上披头散发竟没被人识破。

  逃离米脂县以后李鸿基投了闯王高如岳为怕事情败露改名李自成谎称年轻时因与人斗殴坐牢三个月。给亲侄喜子取名李双喜对外称作义子。李自成从小兵做起后因作战勇猛被提拔至闯将高闯王死后被推举为闯王起义十八年破北京逼崇祯皇帝自悬于煤山李双喜随李自成起义战功卓著被封为大将可惜后来吴三桂打开山海关放进满族军队。李自成兵败如山倒李双喜也不幸战死在山海关下这都是后话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