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奢酒的后果

点击数:34 收藏本文

  在市某局上班的小刘特爱喝酒。他的人生座右铭就是今朝有酒就要醉管他伤肝还是伤胃朋友一起喝酒就跟他做人一样实在。每每总是杯杯见底点滴不余他常说酒品看人品。他是要以酒会友酒场见真情那可真是革命小酒天天醉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热了朋友凉了娇妻老婆对此甚有意见。今天是周六本想找个场再战战酒友妻却让陪逛街。真是不想可也无奈就当是缓和人民内部矛盾吧逛就逛了正在逛得百无聊赖的时候电话响了。哈哈电话的彩铃好动听啊小刘一阵兴奋这一定是哪位酒友要约他一拼高低掏出电话一看果不其然是他的铁哥们

  “喂张哥今天有场了去哪”

  “哈哈我就知道你的酒虫在蠢蠢欲动今晚让你好好释放。六点富贵酒店三零六。”

  “嘿嘿还是哥了解我好我一定准时到。”接完电话小刘心里乐啊陪妻子逛街也有了兴头。”

  晚上小刘如约赶到了富贵酒店三零六包间。一进门就看到小张和另外两个陌生人正在开心地聊着屋里也是烟雾缭绕。小张看到小刘来了高兴地打招呼小刘快坐快坐就等你了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多年的朋友王哲和他的小舅子李军。又指着小刘对着那两位陌生人说这是我同事兼好哥们小刘。彼此握了手并客套一番。

  在推杯换盏的过程中彼此称兄道弟很快熟络起来。才一盏茶的功夫小刘微黑的脸喝成了猪肝红舌头也打了结“哥……哥们我……我去卫……生间你们接着……接着……喝。小刘踉踉跄跄地刚走到卫生间里哇地一下吐了一地旁边如厕的人都侧着身带着一脸厌恶的表情匆匆离去。那个味真是熏人难闻就像残羹剩饭沤了许久发出的味道。吐完之后小刘轻松地虚了一口气。

  待小刘从卫生间回到酒桌上坐定只听王哲说“刘弟咱们是一见如故聊的甚是投机我和你张哥也是老朋友了以后咱就经常在一起坐坐联络联络感情。”

  “好啊王哥承蒙你看得起以后我们就是亲兄弟了有啥事你说话。”

  王哲说道“前几天我投资了一家装修公司已投入资金三十多万元现在还差二十多万无处筹措有人建议向担保公司借款。可我一问须要有两个吃国家饭的人担保才能借款。”

  王哲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露出为难的神色又说道“我一大老粗除了认识你张哥再没有他人了你说这可如何是好难办呢难办呢。”

  “王哥不就是担保吗你别愁了兄弟我来担保。”

  “刘弟你可太好了这真是雪中送炭解决我的大难题了我咋感谢你”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吃饭那就是我们有兄弟情谊。”

  “好刘弟是个爽快人我喜欢。早就听你张哥说刘弟为人仗义是个热心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等你哪天需装修房了我一定给你最优惠的折价保质保量达到你满意。”

  “好好我在这里先谢谢王哥啦。”

  “明天上午你们俩先到单位开收入证明下午我们再去担保公司。”

  喝到最后小刘不知是如何回到家的。只喝了一杯妻递过来的蜂蜜水倒床就打起了震天的呼噜。妻的唠叨也被他关在了耳外。

  第二天起床后小刘仍感觉头昏昏的胃像火烧一样的难受抓起桌上的一瓶纯净水拧开盖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哎呀这水喝到肚里真是过瘾胃舒服了一些。

  小刘骑车到了单位。小张一看见他就说“小刘走找赵主任开收入证明去。”

  “开啥证明”

  “开啥证明你忘了昨晚你答应人家王哲为他担保今天上午咱俩开收入证明。”

  “哦不好意思张哥昨晚喝的实在是多给忘了。”

  “张哥你说王哥他借这么多咱给他担保万一他还不上咋办”

  “没事我们多年的朋友关系他还能跑了不成放心吧小刘。”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就帮帮他。”

  他们俩说完就去了赵主任的办公室请赵主任开了收入证明。

  下午四点多钟小刘和小张俩人随着王哲到了建设路上的一家海洋担保公司。小刘环视一下店面不大装修的倒也干净整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位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他们上前办理借款相关手续。小刘没有仔细看担保人责任拿起笔就准备在担保人一栏签自己的名字不过在签字的瞬间他还是看到了一条规则……若借款人无力偿还或不能按期还款由担保人负连带赔偿责任…………。小刘犹豫了一下签还是不签自己一个上班族没有额外收入每月就那一点死工资其他事都好说挨上钱的事就难办了。万一……应该不会有事吧最后他还是在担保人一栏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那字是龙飞凤舞潇洒飘逸。

  半年以后。一日上午小刘正在办公室翻阅着报纸手机响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是海洋担保公司打来的要他和小张还钱。他们说王哲以开公司倒闭没钱拒不还款只有找他的担保人还。

  小刘一听害怕了赶紧跑到小张的办公室说“张哥王哥借款期限已到人家叫他还他赖账不还咱给做的担保他不还咋办”

  小张也是变了脸色说“别急我给他打电话。”

  拨王哲电话电话里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无应答请稍后再拨。连拨十多次仍无人接听再拨都是无法接通。连续两天都是如此联系不上王哲他们俩人是心急如焚。这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依他们的经济状况怎么能还的起再说他们也是不情愿自己没花一分钱岂不冤。

  第三天小刘实在是着急对小张说“张哥你知道他家吗咱找他去。”

  “我没去过他家只听他说过好像是什么小区让我想想……。小张用右手拍着脑门开始使劲得想。

  “哦我想起来了是在文化路梅园小区走咱打车去。”他想了半天说。

  小刘和小张坐车赶到梅圆小区打听半天才打听到王哲具体住哪儿。

  俩人匆匆来到王哲住的楼下一口气跑上了六楼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咚咚咚咚……敲了半天王哲没出来倒把他的邻居敲了出来。“你们谁呀找王哲的吧已经很久没见他了别敲了。”

  邻居的答话把他们俩气得要吐血。两个人呆呆地坐在楼梯口喘着粗气他们是彻彻底底的傻了。

  “张哥你不是说王哲是你多年的朋友吗他怎么不见影了还说让我放心吧他纯粹就是个骗子。”小刘开始冲小张埋怨。

  “给你说实话吧我和他其实也只有数面之交并不了解他就是在一起喝过几场酒。他找我担保我不好意思拒绝。当初说他是我的朋友是怕你不给他担保”小张也是一肚子的怨和和委屈。

  “你这是办的啥事可把我给害惨了你说咋办。”小刘气呼呼地说。

  “咱只有拖一天是一天了直到找到那个天杀的王哲。”

  “只有这样了。”小刘无奈地应了一句

  担保公司三天两头打电话催小刘和小张不得已关了手机不过还得继续四处找王哲。

  那边担保公司打不通小刘和小张两人的手机改了策略派三五个人专门来找他们要账。

  这下两人在单位呆不住了。因担保的事两人不能正常上班影响了工作给单位带来了极坏的影响一度挨领导的批评。

  也不知道这要帐的从哪打听到了小刘家的地址天天跑到家里赖着不走不还钱就天天来他们家做客。一向平静的生活被严重的打乱了妻子无法忍受每日里和他吵说他整天喝这下喝出事来了吧。到最后和他离了婚。

  几个月过去了虽然担保公司要账的人天天上门逼债但还是没有要到半毛钱就把小刘和小张起诉到法院要他们立即还钱。经过法院判决根据担保人连带赔偿责任冻结了他们的工资。

  小刘非常恼恨自己对此事后悔不已若不是自己爱喝点小酒咋会识人不清混到妻离子散的这步田地。他言道以后谁再让我喝酒我跟他拼命。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