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业余哭丧人

点击数:21 收藏本文

    我是个业余哭丧人。用业余两个字是因为除了这个散活之外我还是有正经工作的。虽然只是工厂里的三班倒至少比较稳定吧。

    哭丧对我来说是个新工作我是两个月前刚入的行。为什么选择这个兼职就要从我两个月前听说的一个消息说起了。那时听人说隔壁的隔壁村有个男人病了癌症还是别的什么病反正挺严重治不好了就等死了。医生让家里人准备着说就是这两个月的事了。

    那个男人很有钱家里有一位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妻子还有一双可爱的子女也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本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幸福早就不属于他们了。听人说这个男人在外面养了个小老婆小老婆长得丑是个寡妇还带着个拖油瓶。

    放着好好的家不要抛妻弃子人渣一个如今遭了报应也是咎由自取人们都这样声讨他我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自从听说了这个消息我就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哭丧人一边学一边等着那个男人死。他既然是这样一个男人他的妻子应该不会为他落泪吧那他的葬礼上应该会需要个哭丧的吧而我正好需要钱。

    我认识个有名的职业哭丧人我爸去世的时候就是找的她。我的老父亲是个酒鬼记忆中他醉着的时间远远超过醒着的时间这么多年他跟我也没什么交流。所以他去世的时候家里怕没人哭的出来到时候不能好好送走他于是就请了她。

    我告诉了她我想学哭丧的原因还求她帮我搞到这生意。她说那一家的活已是她的囊中之物她说人家开价高让我死了这条心。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她我是个寡妇还带着个孩子孩子上大学需要钱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她看不下去答应了我不仅把哭丧的全过程都告诉了我还帮我安排了几场小的试试手最后还直接给我接到了那份我期待的活。 

    我给了她一些钱表示感谢。人与人之间就是要有来有往下次才能继续合作。 

    终于电话来了让我准备准备就是明天了。

    噢那个男人终于死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我就穿着白衣在他们家等着了虽说五点多出发早点过来总是好的。

    这家的亲戚朋友差不多都到齐了在一旁忙着干些有的没的。我四处张望小心地审视着这些人。还好都是陌生人。我很怕被熟人知道自己在干这种活虽说是高薪职业毕竟赚的死人的钱传出去总归不太好。

    我舒了一口气仿佛压在心上的大石头落了地。不过即便有熟人我相信这身行头应该也不会被认出来。因为今天我化了妆不是那种美美的妆说实在的哭丧又不是陪葬用不着美。这妆是那种唱戏的人的妆满脸的白粉配上浮夸的眼妆这是我特意搞的因为听说那个男人很喜欢看戏。

    我想既然是服务行业总该按客人喜好来嘛。不过我对戏一窍不通不知自己的妆到底算是个什么角色总之不是个丑角。

    化了妆哭丧的人很多东家的人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我们这儿的人出殡前总要带着棺木先在村子里走上一圈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也跟着去了。出殡队伍最前面的好像就是那个男人的一双子女他们各拿着根用白纸糊成的三角旗据说是用来指引死者亡魂的。每次走到大路口我们都要停下来路祭细乐班还要演奏想想还真是有点麻烦。

    所幸这个村很小走一圈也没费太多的时间。

    到了村门口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了一列车就像是一同上了艾米丽·狄金森笔下的那辆去向永恒的马车。

    我全程都跟乐队待在一起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吹吹打打而我只是坐在一旁发发呆或是偶尔帮他们往路上撒点纸钱。

    然后我们就到了灵堂在这里我看到了我真正的客户。他静静地躺在中间中等的身材好像还有些中年发福看着不像他们口中的那种人。脸看不清我也不敢凑得太近去看因为他的身旁站着她。

    他的妻子很漂亮明明都是四十几岁的人她看着像三十几我却像五十几。只见她一直往旁边瞥好像是在人群中搜索着谁。怕外面的小老婆来闹怕她来分遗产她哪有那么傻呀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接着我们一群人围成个圆绕着那个男人走了三圈这也就是我的工作时间了。

    我很卖力地工作哭得眼妆都花了眼泪都是紫紫的。他的妻子和孩子都没哭我想还好我来了不然这葬礼还有点不像样。

    后来他的尸体被送去火化了再回来就成了一坛子灰。我看了看骨灰盒好奇里面的究竟是不是他。

    殡仪馆习惯把人扔进去一个烧完了就铲一抔灰出来给亲人接着继续下一个几天后他们会把里面快要积压不下的灰铲出来运到别处处理了。所以那些人拿到的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一切都搞好了他们整理了一下就要回去吃大豆腐了。我跑去跟东家说自己不去了还要赶下一场。她掏出钱数了数塞给我。半天十张红我笑笑抽了一张剩下的还给了她。我说最近心情不好想哭又哭不出来今天很痛快就当工钱了。她也笑笑说下次有生意会介绍给我然后就走了。

    目送完他们我就跑到火化室说了几句好话又给了管事的一些钱他就给我铲了点灰出来我随手抓了一把放在了随身带的小盒子里。人嘛总有点小癖好。

    将近中午才回到家不饿只是累。我躺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最后睡得实在难受才把搁着腰的盒子从身下拿了出来看了看放在了胸口。突然很不喜欢这个工作我默默地辞了职虽然哭丧工资高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干我的三班倒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