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点击数:38 收藏本文

  市区的南边有个湿地公园。四周环水中心是几个小区二十三栋经济房两千多居民。我家就住在这里。

  因为政策原因小区一水的六层楼没电梯没阳台但是有一个平整硕大的楼顶上下也方便算是对住户的一点补偿。

  我家住在九栋楼顶的一角有个挺大的烤肉炉子锈迹斑斑已经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来了多久记得我第一次上楼顶的时候它就在那里了。当然没人会关心这个大伙显然更看重它的实际用处。

  隔三差五的楼里的男人们就三三两两的来到楼顶带着串好的羊肉和蔬菜一提提的啤酒玻璃瓶的那种九瓶为一提来到楼顶上吃肉喝酒吹牛在这个邻里关系冷漠至极的年代已经相当少见了。

  因为性格问题我参与的并不多不过偶尔收到邀请还是会备好东西欣然前往--当然要能聊得来的人。

  这栋楼里能聊得来的人并不多三楼的老韩算一个此人稳重大器一股大哥风范。还有五楼的小李子这家伙走南闯北经历颇丰硕大的肚子里故事多点子也多是个有意思的人。

  记得那是九月的一个周末阴天微风下午在家正无聊的时候接到了老韩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喝一点。反正也是无聊答应老韩之后我准备了些土豆辣椒切了一公斤羊肉带着烤肉钎子就上楼了。

  上了楼顶发现老韩正低着头生火煤不太好加上有风黑烟滚滚的我站在那里看着灰头土脸的老韩笑出了声。

   “得啦别笑了快来吧咱们先串肉小李子买啤酒去了一会就来。”老韩一抬头看见我招呼道。

   “怎么着今儿有空啦”

   “可不是么刚整完一个项目给自己放几天假。你呢”

   “上班呗拿人钱受人管凑合过。哎今儿可别喝多我晚上要陪我们家领导散步呢。”

   “多不了就剩他妈一提了。”正聊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回头一看正是小李子左手拎着一提啤酒右手提着鼓鼓囊囊一个塑料袋大概是卤肉之类的东西。

   “实在懒得跑了楼下小商店就他妈一提啤酒了正好我明天飞机喝完回家睡觉。”西北男人性格直爽小李子绝对算是典型有一说一按他自己的话说“一张嘴就能看到心窝子”。

  火还没好三个人只能先开了酒就这卤肉边喝边聊。没几分钟一瓶啤酒下了肚。那天天冷三个人面朝炭火也就将将感觉到一点暖合。而小李子又刚好背寒风在接连打了几个哆嗦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开了瓶啤酒吨吨吨灌了几口嗓门瞬间大了起来“我操真他妈冷。我给你们讲个事儿吧真事啊我可不吹牛逼想起来真觉得瘆得慌。”

   “好。”我和老韩一边应着一边继续串肉烤肉嘛自然是要吹牛的而且越是吹牛的越要信誓旦旦的说绝不是吹牛不过这样一来这牛也肯定就吹的精彩。

   “今年夏天的事儿”小李子捏了块肉扔进嘴里使劲嚼了几下然后嘟嘟囔囔的继续讲起来“我有个发小娶了个三亚的媳妇结婚以后就定居在那儿了上个月突然就跟我联系叫我过去说是人命关天的事儿。”

   “命案啊”我问了句。

   “不是你听我说。”小李子咽下嘴里的肉讲起来“我有一发小现在跟三亚呢生意做得不错还娶了一本地媳妇别墅豪车美人儿简直不要太舒服”

   “说主要的”

   “好好那是上个月二十多号了。突然给我来个电话说给我买好了机票叫我马上飞过去一个字儿都没多说。我奇怪呀这家伙上半年还风生水起的怎么就弄出人命了。等我见到他都他妈懵了你们猜猜为啥”

   “猜不着。”老韩摇摇头专注的串着手里的肉眼皮都没抬一下。

   “哎你猜猜。”小李子又望着我问。

   “不知道快讲别买关子”

   “嘿”小李子讨了个没趣只好继续说下去。“那是三亚啊老哥八月份他穿着羊毛衫西裤还带着手套哦对了后来掀起裤子给我看居然还穿着秋裤”

   “体寒”老韩来了兴趣“就算体寒这么穿也夸张了吧”

   “就说是呢我也问他来着他说是冷浑身上下都冷。哎你说三十二三的人正是他妈身强体壮的岁数弓着个背穿的跟棉猴似的说话都没力气你觉得奇怪不奇怪”

   “是有点然后呢”

   “后来我们去吃饭他带来的俩随从终于让我放翻了。他才跟我说了实话。这小子是搞物流的冷藏链我不太懂反正挺来钱。可是这钱多了祸也来了。”

   “先是公司的账目有问题莫名其妙少了几笔钱他这人机警偷偷查了下发现是小舅子弄走的。再后来就发现有人跟踪他。直到有一天他去检查货直接就被人锁在冷库里了。”小李子越说越凝重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说故事。“幸亏在里面找到两件工人落下的大衣这家伙好歹是熬到了第二天早上才没死在里面。”

   “万幸啊。”老韩叹了口气“躲过一劫。”

   “命是保住了身体却坏了。”小李子叹了口气“自那以后感冒发烧就没断过关节炎那关节肿的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都他妈不信。比我们家老爷子的还严重。”

   “而且脑子也坏了。谁都不信了让我陪着他办离婚卖公司。全特么套现了然后给了我点儿其余的自己带着回老家去了。”

   “哎这真是”老韩摇了摇头眉头紧皱。“不管怎么说好歹命还在有那些钱下半辈子好好活着吧。”

   “死了。”小李子轻叹一声“昨天他老家来的电话说人没了。遗言里说有些事得我去才能办得了。”

  煤着的差不多了忽明忽暗的火光照在小李子阴沉的脸上气氛显得有些沉重我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片刻沉默之后老韩把串好的肉递给小李子“你烤得好吃你来。我也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老韩放下酒瓶没有开口目光向小李身后看去。

  我顺着老韩的目光望过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楼顶上多了一个人。

  是个陌生的面孔大概二十来岁穿着一身蓝色工装虽然很旧但是洗的很干净一脸拘谨的望着我们。

   “新朋友”老韩问了一声“过来坐吧这里暖和点一起喝点酒吹吹牛。”

   “我”陌生的年轻人似乎有点惊讶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们。

   “哪儿还有别人啊”小李子也扭过头招呼着“这大冷的天快过来吧。”

  小伙子犹豫半天终于还是接受了邀请走过来坐在老韩身边。

   “那我讲了啊”老韩清了清嗓子那架势颇有几分评书大家的味道。“你们知道我以前是干嘛的么”

   “油田吧”小李子说“我记得你说过一出去大半年好久才回家一次。”

   “恩”老韩点点头“我们那破工作半年半年的在戈壁滩上混全是男的兄弟们经常开玩笑说呆久了为了条母狗都能打起来。”

   “能理解能理解。”小李子和我大笑起来。新来的小伙子也跟着笑起来。

   “有一年冬天原本说干完活就回家过年结果上面临时下了命令让我们队驻扎待命在他妈戈壁滩上过年。”

   “操这他妈是人干的事么”小李子骂了一句。

   “那怎么办拿人钱受人管呗十几个小伙子啊就住在戈壁滩上成天没事干真叫一个闲的蛋疼”

   “那哪儿是闲的我看是涨的吧”

   “你别说还真是。后来有个家伙想了个主意开着车去附近找了俩小姐来。算是让大家伙改善生活。”

   “这想法牛啊改善生活。”小李子捏了一撮孜然熟练的撒在冒着油的羊肉上。“你们真会玩。”

   “又能怎么样呢”老韩的话里透着无奈“常年在野外照顾不上家工资也没多高运气不好的媳妇孩子都是帮别人养的我们这工作干久了就想开了人生嘛及时行乐吧。”

   “第一天还好皮肉生意嘛大家各取所需倒也是相安无事。但是人这个东西啊”老韩停下来摇了摇头“饱暖思淫欲之后呢兽性就他妈暴露出来了。先是让人家姑娘表演脱衣舞你说这十几个大男人俩姑娘就算不愿意也不行啊。然后又让人家玩轮盘。”

  说到这儿老韩停下来看了看那小伙儿“知道什么事轮盘么”

  这一问似乎把正听得津津有味的小伙儿惊着了他使劲的摇着头满脸通红。

   “哎兄弟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小李子看乐了。“有机会哥哥带你出去玩。”

  气氛突然热闹了一些我们三个又逗了小伙几句而他也没有那么拘谨了红着脸辩解着“我我有老婆的但是没你们玩的那么花花。”

   “看出来啦”老韩说着“小兄弟是老实人其实我们那群小伙子也都差不多可是换个环境特别是天高地远没人约束的时候人性里最丑恶的东西真的就爆发出来了。”

   “老韩别感叹了继续讲啊”小李子催到。

   “恩一说到轮盘那个小一些的姑娘死活也不愿意大概是觉得怕了吧哭着要我们送她回去不然就报警。可是报警顶什么用零下三十多度的大雪天几十公里都是白茫茫一片连个屁都看不见警察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里。哭了好久突然那个大点的也开始不愿意了一起嚷着要回去。”

   “回去了么”小伙儿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焦急。

   “呵呵哪儿那么容易发起兽性的人比狼也差不了多少那些家伙脱光了女孩儿的衣服用拴狗的链子拴着要人家在雪地里爬回去。”

   “畜生”小伙愤愤道。

   “不不畜生可没有这些坏心眼。”老韩摇着头“后来带女孩儿来的那兄弟着急了人是他带来的出了事他肯定完蛋。”

   “那后来呢”

   “打起来了一群打两个。只有我帮着他”老韩的语气突然低沉了。“我被打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就在医院了俩姑娘回去就报警了那帮家伙都给抓起来判了短了几年带头的好像判了十五年。”

   “该”小伙儿狠狠啐了一口。

   “人哪。”小李子言语了一声把手里的肉发给大家带着孜然味的肉香瞬间集中了味蕾。我和老韩接过肉大快朵颐。

  那小伙却摆着手拒绝了连连笑着说“聊聊天就挺好了肉就不吃了不吃了。”任凭小李子怎么推让也不肯接。

   “那就喝酒”小李子开了瓶啤酒递过去也被拒绝了。

   “没意思了啊兄弟你这是瞧不起哥仨啊”小李子虎着脸“这么吧要么喝酒要么讲个故事你自己选一个。”

   “算了小李子”看着小伙子渐渐底下的头我觉得有点尴尬想替他解解围。“该我讲了我来一个吧。”

   “别介大刘你就喜欢当好人”小李子直劲上来了。“儿子娃娃的干嘛这么扭扭捏捏的兄弟我们可是把你当自己人的别让大伙不痛快。”

  眼看这事情有点僵正当老韩想说话的时候小伙子点了点头“那我说说我自己的事吧。”

   “我家是农村的。”小伙低着头说起来“我家还有个哥哥比我大三岁。”

  小伙说的慢我们也不催一边吃着烤好的土豆片和辣椒一边喝着酒。

   “我三岁那年村里来了个算命的说我哥是富贵命将来能挣大钱光宗耀祖。我命硬克家里人。爷爷迷信就要把我送人我爹娘不同意拼着命算是把我留了下来。”

   “这他妈什么年代了”小李子不爽道“就听说把女孩往外送的怎么孙子也不要了”

   “你不知道我奶奶当初怀我二叔的时候村里也来了个算命的说二叔不能要爷爷不信后来难产大人小孩都没了。所以打那以后爷爷非常信算命先生。”

   “再后来呢”老韩问。

   “我哥小时候学习特别好年年都是第一名。我三岁才会说话上学总是被人笑话同学骂我笨我说不过他们就和他们打架。”小伙的语气有些哽咽。眼眶泛红起来。“和村子里的孩子打架被推到河里我哥去救我自己没上来。”

   “算了算了伤心事就不说了。”老韩拍拍小伙的肩膀。“吃串肉吧。”

   “让我说吧。说出来舒服点。”

   “从那以后我爹也不喜欢我了总是说是我害了我哥的命当初没上来的为啥不是我。初中读完爹说啥也不肯出钱让我读书了。娘犟不过就送我到城里的舅舅这来打工。”

   “初中毕业干嘛啊搬砖啊”小李子录着肉问。

   “是也干杂活。一个月一千块钱管吃管住。”小伙突然笑起来“其实挺好的我不怕累大伙也不欺负我。还有钱花过年能给娘买那种又长又厚羽绒服她身体虚一到冬天都不敢出门。给爹买两瓶好酒他爱喝酒舍不得买贵的总拣最便宜的买。”

   “那样的爹你还给他买酒。”小李子嘟囔着。被老韩制止了示意他安静的听下去。

   “哦还有健姐。她对我也特好。”小伙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语气中多了几分羞涩。“说要一起挣钱把我爹妈接来城里一起过。”

   “不错啊苦尽甘来了。兄弟”

   “恩我把钱都交给她管一半供她儿子上学一半存着买房子。”

  听到这里我和小李子噗的喷出酒来老韩也被呛得直咳嗽。“兄弟你这是找了个妈啊她儿子能比你小几岁一半供她儿子一半存着猴年马月能买房啊就你那1000块钱一个月。”

   “其实其实快攒够了。后来我跟老李他们玩刮刮奖中了大奖”

   “多大”小李子戏谑的看着小伙。

  小伙伸出手比出三根指头来。

   “三千啊”

   “三十万一张二十万的一张十万的。”

   “有这事么怎么没听说过呢。”小李子不太信顺手从老韩用来生火的报纸堆里抽出一张擦手突然眼睛瞪得贼大几乎要喊了起来“真的哎老韩大刘你们看真有这事。”

  这是一份本地的日报角落里确实刊登了一则消息内容是本事一打工者玩刮刮奖挂出三十万大奖的新闻寥寥几句一带而过。再看看时间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可以啊兄弟走向人生巅峰了。”小李子长长的呼了口气“今天晚上全是憋屈事儿现在总算有点让人高兴的”

  然而小伙却不说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兄弟。不带这么卖关子啊只要人还在啥事都不是事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些。千万别憋着”

   “恩卖奖票的说要去省会才能兑奖我就装在口袋里回工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事儿告诉健姐她可高兴了我们说好第二天就去取钱然后选房子。健姐还特意买了酒就是过年时候我买个我爹的那种我自己从来也舍不得喝那天高兴我喝了好多。”

   “我怎么觉得要坏事呢。”我忍不住说了一句结果被老韩和小李子一起翻了个大白眼。

  还好小伙没守影响自顾自的讲着“第二天我起来健姐就不在了。我问了全工地的人谁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只说是有人看见她后半夜收拾了东西匆匆忙忙的打车走了。”

   “操奖票呢”小李子吼起来“你傻啊三十万就这么丢了”

   “没了。”小伙有点哽咽肩膀抖动起来。

   “去他大爷的就没一个舒心的老韩大刘我回去睡觉了今天真憋屈。”小李子站起来喝光了瓶子里最后一口酒把桌上的垃圾归置归置全扫到装卤肉的袋子里拎起来头也不回的下楼了。

  我和老韩对看了一眼笑了一下。小李子就这脾气直来直往的那么可爱。

   “得了兄弟”老韩拍拍小伙的肩膀“过去就过去了别想的太多你还年轻日子长着呢好好过都会好的。天儿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你呢”

   “我再坐会儿吧也不知道去哪儿。”小伙抬头看了看老韩“谢谢你大哥很久没人这样和我说话了。这里我收拾吧以前在工地我们也常吃烤肉都是我收拾。”

   “哎哟那就不好意思了。”老韩客气了下招呼着我一起下去走了两步突然回头问了句“对了小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福寿福气的福长寿的寿。”

   “好名字好名字有空了常来玩。我们先走啦。”

   “好大哥再见。”

  我家就在六楼所以下了楼顶我和老韩分了手。

  掏出钥匙打开门媳妇正坐在客厅打电话。对我的归来并没有任何表示

  。而我也习惯了正想找杯水喝突然肚子一阵抽搐想来可能是在楼上喝了凉风的缘故赶紧一路小跑进了厕所一边坐在马桶上看着手机一边支棱着耳朵听媳妇聊电话。

   “哎王姐你知道么今天那个案子结案了哪个案子就是吴福寿的那个啊哎呀就是那个刮了三十万的民工那个你猜怎么着他是被工地里老女人骗了灌醉了从六楼推下来摔死的之前那几个同犯一口咬定是他喝醉了自己掉下去的后来其中俩男人争风吃醋打起来才说漏嘴了。听老黄说得十五年吧。反正少不了。”

   “是啊是啊就说嘛这算怎么回事哎。”

   “对了王姐你那朋友还要这套房么我觉得能出就赶快出了吧新房子也装好了毕竟这房子也不吉利。对了你没告诉他这房子的事儿吧对对可千万别说我现在晚上老觉得有动静哎你等等我怎么举得马桶响呢。一会聊啊我去看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