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古镇

点击数:33 收藏本文

  那是我和我的“瓷器”北京土语好朋友的意思第一次去南方。这趟南方之旅在我们心中已经了计划一年之久。无奈我们两个当时都在读高中课业的繁重让我们一直都找不出五天时间。但是有些事情越不完成越憋在心里就越会慢慢发酵。最后我们两个实在抵抗不住内心的驱使一狠心在高二的暑假去了南方。当时做这个决定可以算是让我们俩“众叛亲离”老师反对家长阻挠同学们不理解。但那时的我们已经铁了心要完成这次南方之旅。

  高铁上的我和“瓷器”两个人异常兴奋。走之前我们两个人都借了单反想将这趟旅行的记忆全部留下来可能是我们兴奋过了头在高铁的四个多小时中我们就隔着玻璃照了一百多张沿途的照片。后来到了第一站杭州下了高铁躺在酒店的房中我们才稍微冷静了一些删了相机里的大部分没意义的照片。

  杭州之行甚急促因为我们的重点放到了几个古镇上面。第一个古镇西栅。之所以将它放到了第一个不是对它最感兴趣而是西栅交通便利也方便办理入住。相反我们对它的期望不高早在网上的宣传里就看到过对西栅商业气息浓郁的吐槽网上说古镇西栅更像是现在文明借用古镇外衣的商业产物。

  刚到西栅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我们决定在古镇里解决午饭顺便四处走走。西栅的人不少虽然不像人挨人人挤人的北京南锣鼓巷但是想走快些还是很难的。不过这也给了我们更多时间寻找浙江的特色食物。但是走了一圈下来我们却大失所望眼中虽尽是青砖绿瓦小桥流水但是门外的招牌却是十足的“外地货”什么北京烤鸭天津包子还有西式快餐可以说这些店和我们出家门上街看到的没什么两样。郁闷的我们只好点了两份鱼香肉丝盖饭草草的吃了一顿。这鱼香肉丝除了贵我实在找不出有啥特别的了。吃饭的时候“瓷器”问我“你说古镇建成这样是不是算是毁了街上的店都是全国各地都有的没有特色纯粹是用了古镇的外衣。”

  我无奈地望向窗外看着远处的一处楼阁静静地道“也许吧但是起码这里的房子没有变就餐环境还算有古镇特色不是吗”我安慰着的说道。

  “瓷器”紧接着说道“恩…。。不过听说西塘没有被企业承包都是当地的人自营的店应该会有特色的。”

  我笑着冲“瓷器“点了点头。

  第二日我们来到了西塘古镇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们住在当地的民宿里老板建议我们先去逛逛他说晚上的古镇比较热闹玩起来更有意思。“热闹古镇不都应该是静谧的时候比较适合游览吗为什么老板会说热闹的西塘更有意思”一连串的疑问在我俩的脑海里出现。直到夜色降临我们才明白老板的意思。

  近乎疯狂的音乐声逐渐从古镇响起各种电音摇滚混杂在一起一次次冲击我们的耳膜。我们两个顺着声音寻到了声音的来源果然没猜错道路两旁是一家家迪厅酒吧。嘈杂的音乐和迷醉的灯光从白墙竹子组合起来的古屋中渗透出来。除了这些还有各色各样的店家在拉客。有的人装扮成大猩猩戴上墨镜向路上的人挥手。有的人扮成皇帝在店门口跳起劲爆的舞蹈。还有的装扮成齐天大圣在店门口舞棍。在这些人身边还有一群服务生不停的在拉路上的行人进店。嘴里还一直说着“没有最低消费可以免费看表演。”当然这些还算是有创意的拉客方式。而大部分的店门口都是清一色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美女。超短裙黑丝袜都算是保守的更有些拉客女直接找男性游客贴身热舞。各种香水味掺杂在一起让走在其中的我俩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血气方刚的我们见到这些白花花的美肉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最后我们俩快步走过了最热闹的一条街。虽然从那条街出来了但是路边还是有几家小店我们大概估计这里得有上百家酒吧迪厅。

  我们也是在晚上见识过后海酒吧一条街的但是到了西塘才发现后海的酒吧一条街真是不算什么。无论是从拉客美女身上的衣服数量还是从音乐的音量来看。

  这时候我和“瓷器”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我们决定不逛了直接回住处。但这时候我们才发现走的太快在古镇迷路了。周围混乱的灯光和拥挤的旅客让我们难以平复下心情去回想住处的位置。老板是当地人我和他在电话里说了半天也没听清楚怎么回去。最后我们决定顺着声音返回那条酒吧街。

  我尽量屏蔽着外界的干扰努力回想来时的路。突然一双柔软的手臂揽住了我。我转头一看是一个拉客女昏暗的灯光让我除了她胸先白花花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哥里面玩会吧放心没有低消的。”一个温柔的声音夹着香水味向我耳边传来。

  “不了不了我赶着回去。”我一边拒绝一边推开她揽住我的手臂。

  “哥就进来待会就行不花钱也行就待会。”拉客女坚持的说到手依然紧紧揽住我不放。

  “我真的要回去了。你别拉着我瓷儿瓷儿”我呼喊着“瓷器”想让他帮我解围但是喊了几声也没有人答应。可能是人太多冲散了吧。

  这时候拉客女突然小声的凑到我耳边说到“哥我今天还差一个客人就完成任务了完不成就没有工资了我看您像是从大地方来的看这相机就得不少钱就算帮帮我好吗”说着她将脸慢慢凑近我看清楚了她的模样很年轻虽然画了很厚的妆但是看的出来年纪不大一双大眼睛正水汪汪的看着我。我顿时心软了。

  “好吧我进去最少花多少钱你明告诉我我就进去。”

  “哥您帮我忙我也不会坑您的您进去点一瓶啤酒三十六块钱。再坐半小时就好了。”我一听贵是贵了但是还不算过分。我就进去歇一会点瓶啤酒他们总不能强卖的。想完我点点头走进了这间酒吧。不大不小有个两百平米。台上的民谣歌手正唱着火遍大江南北的董小姐。她给我找了个角落让我坐了下来。帮我要了瓶啤酒然后笑着对我说了声谢谢接着转身向前台走去。前台是一个中年人完全不像南方人的矮小壮实的很光头小背心看着更像是北京的老炮。之间拉客的姑娘和中年人交谈了几句然后中年人似乎生气的冲着她嚷了几句又向我这边指了指然后挥手让姑娘离开了。姑娘慢慢的向我走来走近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上有几滴泪珠。

  我主动询问道“怎么了小姑娘”

  她低着头支支吾吾音乐声大的让我实在听不清她说的。

  “你有什么事就说别哭了怪让人心疼的。”可能是因为她的眼泪和她稍微标准的普通话让我对她还是有些好感的。

  “老板说……说……说我拉的客人实在太少了而且我拉的客人大部分都只点一瓶啤酒他说……要开除我。”她边说边抹着眼泪。

  “那我能帮你什么吗”

  姑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你能多点点酒水吗”

  我看着她小心的样子还有前台中年男人带着怒气的表情。不禁叹气也许这才是古镇里最真实的“人文情怀”。

  “我点多少酒水他能不难为你”我站起身来用手缓缓抬起她的头向她说道。

  “点一瓶酒再点一个果盘就好了。”她挤出一个微笑回答道。

  “好我帮人帮到底了。”

  接着我花了五百多点了一瓶洋酒和一个果盘。说实话对于学生党的我有点心疼。但是想到能帮助一个还算善良的女孩也好。这些东西要是在后海也得卖到三百多。多花了二百也算值当了。姑娘也是连声道谢弄得我也不好意思了。

  “姑娘你认识xx民宿吗”我想她问起了住处的位置。

  “哦知道知道出门…”姑娘细心的告诉了我回家的路。我也没打算久待将酒水打包走了。姑娘也是将我送出了门临走又是一顿感谢。

  我边走边掏出手机准备给瓷器打个电话。

  “喂瓷儿我刚打听到了回家的路了你在哪呢咱们回去吧”

  只听到电话那头瓷器开心的和我说“我也打听到了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对了我遇到个拉客的小姑娘挺可怜的拉不到客人老板要被开除我这买了瓶酒帮帮她回去咱俩喝点。喂你咋不说话啊喂听的到吗”

  我慢慢转头向后看去依旧昏暗的灯光嘈杂的音乐刚刚那个姑娘又搭上了另一个男人的肩膀……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