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非情书

点击数:39 收藏本文

  一个执着的人手握一份情书如同一张通往幸福彼岸的船票只可惜故人相见温情不再尽管弄妆梳洗迟花面亦不再交相印在桃李年华遇见倾心之人却没能情投意合、长相厮守最终缓缓繁华落尽洗净铅华。

  那些年她缓缓而来慢慢住在他心房里生根发芽缓缓顿悟爱的她缓缓的用自己一点一滴的爱默默浇灌着这棵幼苗期望着这棵幼苗有一天能长成参天大树为她撑起一片天地然而缓缓而来的她逐渐明白了原来他早就或者更早就已经把她从他心里连根拔起那颗种子可能还才刚发芽就被他弃之角落了只留下一句我们在错位的时间里爱上彼此彼此交错而过。还记得小时候他总黏着她看她写作业因为她动作实在太慢不光写作业干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所以他爱看她写作业时那份较真和执着傻里傻气耐心为她讲解每一题。久而久之他就叫她缓缓。最让她感到哭笑不得的是还真的有人把她方暖暖的名字错写成方缓缓。所以缓缓便成了她名副其实的大绰号。缓缓明白那颗爱的萌芽没有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却慢慢在她心上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当她看着自己人生的道路不这条属于他们的道路是那么光明她是他的初恋情人缓缓想到这便忘记了他对她说的那些狠心的话他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早早答应她而感到生气和疲惫只要自己坚持等待总有一天他会手捧鲜花来到自己的身边。

  一个执着的人总会怀着一份执念孤独地走在这条本以为会越来越敞亮却愈来愈黯淡的路上从最初轻盈自信的步伐渐渐变成不断犹豫沉思的驻足到最后拖着沉重的步伐驼着再也无力挺直的背朝着毫无光亮的前方蹒跚而行。它的执着是它最大的悲剧。它熟谙这简单的道理。它更深知在这条愈来愈黯淡的路上有无数条通往光明的分支它却一次次视而不见。如此倔强如此无药可救。在这个变通的时代这种执着显得那么不可思议更像一种愚蠢的病态。可对它而言这种执着并非为了体现自己高尚的品德非人般的毅力而是一种困惑。对它而言放弃并不能让它释怀或是解脱。放弃只能让它更困惑更痛苦这种痛苦远远大于继续蹒跚在毫无光亮的道路上。

  它尝试过逃离逃离眼前的黑暗躲进那明媚的阳光里享受着光明的福泽。但在它迎接光明的一霎那那耀眼夺目的阳光却狠狠刺痛了它的眼睛是啊这双一直行走在黑暗的眼睛哪能接受的了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啊于是它本能地合上了眼睛想着凡事总得慢慢适应起码长期没有接触到阳光的肌肤还是挺享受这般温暖。于是它眯着眼睛开始前行。它想着这样就能放下自己的执念忘记那条阴暗潮湿的道路吧。它鼓起勇气怀揣着新的希望走了下去……

  然而如此暖意洋洋的风吹拂在脸庞却像一把把坚韧的刀片在它脸上划下了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痕泪水不停稀释着从伤口里爬出来的一股股热血眼泪的盐分随着泪水留在了崭新的伤口上滋滋的疼虽还没能让它晕厥但足以让它俯身痛哭它一会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会用那炸裂粗糙的手一寸寸摸着自己的脸一会用手死死揪着毛发当它的眼神落在摊开的手掌中的那一撮毛发时它停止了这一切歇斯底里的行为。那一撮灰白的类似头发的毛发似乎挑动到它大脑的某个神经随着和风开启了那道早已尘封多年的记忆大门那个它还不是它而是有性别天真无邪的她。

  “喂方暖暖么我回来了你在哪……”

  暖暖听到电话里头飘来的这熟悉的声音激动得毫不犹豫地想要立马回答他的问题一点都没察觉出他想要一口气说完一切然后挂断电话的那种干脆和利落。

  她努力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淡淡地说“哦你回来了我在外婆家呢。”

  “你在走亲戚”

  “看望外婆叫走亲戚”暖暖惊讶又略感气愤地回答道。

  “哈哈不算吧。我在微信找你了可是你没回我。无奈我只能打电话给你了。”

  此时暖暖自责地皱了皱眉“不好意思啊刚才一直没看手机。”

  “哦好吧是这样的晚上你有约么没的话我请你吃饭吧。我们就吃牛排吧就在时代广场那家吧我在网上了订了双人餐。”

  一阵红晕微微泛在脸上“可以啊是那家你第一次带我去吃牛排的地方吧。”

  那是一家台湾老板开的牛排店也在时代广场暖暖高中毕业即将上大学的那个暑假是他带她还有另外一个儿时的伙伴去吃的牛排。在这之前她还不知道牛排到底什么味道毕竟在这个小县城那些时髦的因子都来的比较慢。回想起第一次拿刀叉那份新奇的兴奋与不知所措的尴尬毕竟一向笨手笨脚的她中途还把叉子掉地上了那咣当而响亮的声音惹得他很难为情并用了近乎责备的语气问她怎么回事。羞得她脸通红。

  “哦那家不是的。那家早就关门了。这家你应该没去过。”电话那头冷冷答道。

  “这样子啊好的呢。那我们在哪里碰面几点呢”

  “5点在你家小区门口的秦浪衣服店门口会合。”

  “好的。”

  话音刚落通话已结束。暖暖还紧紧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他还能和以前一样没有那么多生硬和客套最起码不会那么生硬地叫她方暖暖。在很久以前她就很清楚也很明白眼前这个男孩不对更应该称呼为男人就是那个当年在写给她的情书里称她为他的梦中情人的男孩早就消失在尘埃里无影无踪。这封情书就像是一道分界线但又更像一道魔咒把她推向了他却又把他推向了另一个她。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爱被人暗恋的滋味虽然这之前傻乎乎的她也暗恋过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其实那种暗恋都称呼不上是暗恋只不过是一种自己构建某种充满安全感的幻想而已。他的这封情书正好把她从长期沉浸已久的幻想中解救出来。她回想着过往他们一起放学一起打羽毛球玩游戏吃东西……她一下子醒了她明白了每每当她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他总会在那给以她依靠鼓励她感受到了那份来自他心里那份爱。

  暖暖匆匆和外婆说明原由之后便以风一般的速度赶回了家心想还有一个小时可以打扮自己。洗头发吹头发从衣柜里挑件称心裙子熟练地给自己化了淡妆一切都忙完的她看着立体镜中的自己突然心一颤眼眶红润了。这些年她真的成熟不少。有时看上去成熟不少的意思就是老了不少。褪去了当初那份天真添上了许多憔悴。

  你应该多和男生接触接触。多交点男性朋友。这是五年前也就是那封情书的后一年暖暖最后一次找他摊牌时除了他坦白自己一进大学就谈了女朋友外这是留给她印象最深刻的两句话。哦原来他那封写给她的情书也是让她爱上接受他的那封情书并非是在向自己表白只不过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自己短暂的喜欢画上一个句话以便更轻松的开始新一段喜欢罢了。哦原来他每次放假约自己出来玩都只是朋友间的亲密互动而已。哦原来自己以为拒绝一切男生的示好和他们保持距离他会喜欢至少在她的观念里既然有喜欢的人了其他男生应该保持距离。哦原来在她去上大学前他嘱咐她千万别谈恋爱的话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两句话比告诉暖暖他瞒着她早就有女朋友这件事还要让暖暖难过。虽然她无法记得当初自己如何当着他的面把全部的泪水咽进肚子里然后坚强完美地掩饰着自己心中巨大的悲伤但那种刺到灵魂深处的疼却一直从未减轻过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深。曾经以为他很了解自己知道她的性格可事实表明他并没有。

  暖暖从小接触到的男生并不多本身有些腼腆胆小加上后来读的是文科能说出名字的男生都屈指可数别说是能玩在一起的。话说暖暖长得不赖浓眉大眼眉宇间的英气显出一种高冷那种刚柔美能让男生第一眼就能喜欢上但却永远不敢靠近。当然也有勇气可嘉的男生。初中的时候就有高年级的男生追过她但当然是属于那种不爱读书有点痞气的男生他几乎充分利用了所有能利用到的时间和场合大声向暖暖表达爱意。暖暖在做晨操的时候这个痞气男托了他的哥们屁颠颠溜到暖暖面前当着暖暖面说某某班的谁让我告诉你他真的很喜欢你这可把在冰天雪地里的暖暖羞得脸通红恨不得当场挖个洞钻起来。暖暖当升旗手的时候列队时这个痞气男在操场旁二号教学楼的二楼对着暖暖喊“暖暖我真的好喜欢你。”傻傻的暖暖一本正经当作没有听到心里更是忐忑害怕。真丢脸可别让班主任听到没事暖暖没人知道他在喊谁。痞子男最后一次出现在暖暖面前是某个夏天的中午。暖暖在家午睡完返校的途中街角肯德基店门口痞子男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你好啊方暖暖我是某某能跟你交个朋友么”起床气还没过的方暖暖前一秒还在想着肯德基里的全家桶看见突然出现的他方暖暖着实吓一跳。怎么又是这个人天哪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赶快走。于是暖暖迅速抬头瞥了一眼他便埋头疾步前行皱着眉头双眼死死盯着地面心里祈祷着他能就这样离去。可怜他追在后面由于步子比较急他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表达着自己对暖暖的好感“方……暖暖……别怕我……叫某某……想跟你交个朋友……”最后暖暖以风一般的步伐把他扔在了那个青春懵懂的某个夏季午后。多年以后的她在看了无数的青春偶像片后慢慢明白了那个男生为自己曾当过一次像电视剧的女主而暗自偷笑为当时的一本正经铁面无私的自己感到发笑。真傻当时还连续几晚都做噩梦了梦见他拿着刀跟我表白……哈哈真是傻透了。我应该好好看看他的人家表白的n次搞了半天只记得人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只记得他的名字里好像有个磊字……

  暖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扑哧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她便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可笑着笑着一行热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流了下来顺着脸颊一直滑落到心口。他说的话何尝不对呢

  暖暖对着镜子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是应该多和男生接触接触。多交点男性朋友。可自己还是那么傻。”我明白他早就不喜欢我了第一个女朋友第二个女朋友……可是为什么自己一旦喜欢上某个人怎么会这么死心塌地呢即使他坏到骨子里也摆脱不了那种喜欢呢更何况我没有做错任何就这样说被喜欢就被喜欢不被喜欢就不被喜欢。喜欢到不喜欢这种变化仿佛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不可能。一旦选择爱便不会放弃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喜欢到不喜欢的距离即使用光年也是测算不出来的。更何况当初他是那么喜欢我说变就变真是不可思议。算了反正现在我已经放下了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不应该忘记当初他对我的好。想到这方暖暖对着镜子龇牙咧嘴一番终于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合适的微笑。不必想那么多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次重逢只要他好一切都足够了也许他还会跟自己再次表白毕竟现在他又恢复了单身。想什么呢要是人家心里还有自己上次说和第二任分手后应该来找自己啊。都过去那么久了。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再次和我表白我也不会接受了。因为不知在多久以前那份对他的喜欢只剩下亲人般的感情。所以嘛只是普通的一次重逢。

  准时5点他们在秦浪衣服店门口会合了。要不是他在学校打羽毛球伤到膝盖做了一次小手术在家休整了一个多月然后这次国庆放假也是为了回家拿些过冬的衣服没有原因他是不会回家的。也许是做实验很忙也许他喜欢大城市的生活回家也只是看望父母。现在的天气早就没有四季鲜明春天和秋天都一晃而过过了夏天仿佛马上就是冬天。

  “我们走吧。”

  没有问候没寒暄。他只是迅速瞥了一眼暖暖便自顾自的大步向前走。暖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远远走在了前头。看着他瘦瘦高高的背影还是那个他但背有些陀了腿也因为手术的缘故有些瘸原来这些年来他也憔悴了不少。想必生活也并不是很容易吧。从前他走路从来不会低着头而今天他却埋头疾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暖暖还是没心没肺的一蹦一跳地走上前去追他。也许是很久没见了所以有些尴尬吧。

  “你走那么快干嘛你腿好了怎么感觉还是有点不自然啊。”

  “没有啊完全好了。”

  “哦。”

  然后便是一片寂静。暖暖便一边努力保持跟他一致的步伐一边时而看看川流不息的车辆时而看看身边经过的人群。终于暖暖想打破这种寂静。

  “在哪呀是不是大卖场对面那家”

  “不是在时代广场里面。具体我也不知道。网上订的。到那找找就知道了。”

  “哦。”

  两人又迅速陷入了沉默。

  “那个吃完饭我请你吃甜品吧。这附近有家甜品店很好吃。”

  “我不吃要吃你自己吃吧。”

  “真的很好吃的。我一个人不想去吃。一起吧。”

  “我吃完牛排就回家了。你没必要每次我请你吃饭后都得请我干嘛干嘛。”他朝着远方皱着眉头很不耐烦地说道。

  这次暖暖终于放下了强颜欢笑陷入了无尽的沉默。她又恢复了迷惘地东看看西看看继续赶路的状态。在暖暖眼里他能请她吃饭她很开心很感激因为起码他还拿她当朋友。加上平时见面机会少之又少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所以暖暖很珍惜每次的重逢。所以饭后总会邀请他看一场电影吃个甜点之类的。一方面是出于好朋友的一种礼尚往来另一方面能跟他多相处一点时间暖暖也是很开心的。可是听到他说出这番话她不禁感到自己的愚蠢和多余。

  他们终于来到了牛排店。很快便入了座一个靠窗边的位置。他根据预先在网上点的单迅速叫了两份牛排。暖暖望着自助餐区里的水果和熟食还有美美的冰淇淋瞬间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傻里傻气地说道“哇有好多好吃的真不错。我先去觅食了。”话音刚落暖暖端着盘子就躲进了自助餐区。他们各自取完免费的食物后端着盘子回到了座位终于他们可以面对面坐下了但是他们只是彼此埋头吃着各自的食物。过了一会牛排端了上来。此时的暖暖满眼都是美味的牛排左手拿刀右手拿叉熟练地切着眼前的这块黑胡椒菲力牛排她优雅地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便开始用叉子戳起一小块肉往嘴里送。正当暖暖安静地享受这块牛排时他忽然放下了刀叉。

  “今天请你吃饭有三件事跟你说。”

  暖暖一下子怔住了轻轻放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着他努力微笑着说“哦说吧。”

  他对着暖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可能要退学了。”

  暖暖惊了一下在她眼里他属于百分之百的大学霸有着无数的才华文理科通吃本硕也是某名牌大学还说要攻读国外的博士的他。如今跑来告诉自己要退学了。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暖暖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盯着手中装有柠檬水的玻璃杯皱着眉头咬咬牙小声问道“为什么啊怎么这么突然”

  “其实也不突然一直没跟你说罢了。读研以来就没觉得开心过吧。课题实验都不是很顺利。所以很想退学。”

  “混个文凭总可以吧。你辛辛苦苦读到这个程度。不能……”

  “有些事不是我能掌控的。很有可能不能让我按时毕业吧所以我想读过这个学期再决定退学。”

  “那你父母知道么”此时的暖暖透过窗户望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似乎人生就像这川流不息的车流你无法自由地穿梭于马路上而是被动的随着车流前行着时快时慢有时因为前方道路维修车祸堵车红灯等等而不断的调整自己前行的方向和道路以便最终能到达想要去的目的地。正好比在这个社会的大炼炉中你不是自由地在行走而是被人推着向前行你在各种情况下做出自己认为最好的选择时刻调整着自己的目标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们知道。给他们透过几次风了。好了不跟你说这件事了你不必操心。嗯……告诉你第二件事吧我有女朋友了。”

  本来暖暖还琢磨着如何劝劝他让他不要放弃而这突如其来的第二件事让她几乎忘记了刚才他说的第一件事。暖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迅速抓起叉子戳了一块牛肉塞进了嘴里尽量装得很自然很享受地咀嚼并咽下这块肉后不紧不慢的面带微笑的说“是嘛那很好啊……”此时的暖暖脸蛋通红。虽然暖暖早就习惯了这毕竟不是第一次他只是她的一个好朋友暖暖如今非常擅长掩饰内心的情感但却没办法改掉一说谎话就脸红的毛病。暖暖开始用叉子戳盘子里的下一块肉当暖暖刚想张口接下去说祝福之类的话时。

  “你还没有听我把话说完。”

  “嗯第一件事你要退学第二件事你有女朋友。还有什么呀”

  “我不是跟你说了有三件事么”他显得有点不耐烦和愠怒也许是因为暖暖打断了他接下去说的话。

  暖暖便低下了头继续开始用叉子戳着盘里的一小块牛肉一言不发。

  “我有女朋友了。这个女朋友是男的。”

  暖暖抬起头张大了嘴望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他是想说他是同性恋么是我听错了么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没听懂……”

  “我有女朋友了是个男的。我是同情恋。”

  此时的暖暖低下了头拿着刀开始一点点扎着盘里剩下的肉。泪花终于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暖暖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听到他这番话比被告知他有女朋友还要难过一百倍。求求你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求求你告诉我就跟以前那样她是一个怎样怎样的女孩要么就求求你别说下去了。

  可是他陷入了沉默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暖暖颤抖着声音“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月回学校复查腿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外科医生。”

  原来是上个月上个月暖暖宅在家里忙着写作业。在很久以前他不再主动找她了而她怕自己打扰他的生活便收起所有对他的关心不再主动嘘寒问暖只是在有星星的夜晚抬头望望夜空默默送上祝福。是不是没人关心他他才会这样如果是这样我真是不应该。想到这暖暖忙着说“你是不是一时冲动。或者你被他洗脑了”

  他一字一顿气愤地回答道“我是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

  “他会不会还有别的男生而你只是……”

  他根本不想让暖暖继续说下去“请你不要挑拨我跟他的关系。我遇到了他就感觉找到了依靠。全世界都可以不要只要有他就好。”

  暖暖把头埋的很低很低他在维护他。“你父母知道么他们只有你一个儿子。”

  “他们不知道。所以我只告诉了身边的好朋友。今天也告诉了你。”

  “你父母辛辛苦苦一辈子你这样对他们打击很大我怕他们接受不了。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作我的亲人我很难过。你以后不一定还会改变。”

  “你难过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原以为你能接受同性恋这件事毕竟我的好朋友们都接受了。况且我父母难不难过也是我的事。再说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亲人所以我才会告诉你。”

  在暖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与他相识已有十几年。他们一起学吉他一起学游泳一起放学一起打游戏……她开心不开心的总想着与他分享。她还记得在她人生中第一个低谷时是他陪伴着鼓励着。她还留着那盏史努比形状的台灯——她16岁生日时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那是在众多礼物中她最宝贵的礼物那时她很开心因为只有他懂自己——最喜欢的是史努比。她还留着他写给她的明信片。她还记得和他一起看烟火飘着淅淅沥沥利雨的元宵节。她还记得他去台湾交换还为她买的面膜。她还记得那封早已被他遗忘的情书。在她心里即使他不再喜欢自己但永远不会忘记他对自己的好。在她心里他很重要就像一个亲人一样重要只要他幸福快乐什么都可以接受。

  再说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亲人。暖暖觉得自己的灵魂很轻随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飘啊飘啊飘向了很远的地方他之后对暖暖同性恋的科普的声音对她而言好远好远。她也根本不想告诉他她也开始有了珍惜自己的另一个他。在回家的路上他执意要送暖暖回家这次轮到暖暖埋头疾走。她多么希望下一秒就能回到家。他最后告诉暖暖他这番谈话的目的是怕她对他还有感情不想心里有愧疚。暖暖心里冷笑一声原来还像那封情书一样这次是换做一顿饭来买断所有愧疚。其实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何来愧疚和顾虑

  一旦选择爱便不会放弃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喜欢到不喜欢的距离即使用光年也是测算不出来的。而在他的世界里喜欢到不喜欢的距离只有一眨眼的稍纵即逝。他的一封情书从此让她牵缠挂肚。现在暖暖终于明白了喜欢到不喜欢每个人的测量标准是不一样的。在他和她的这条道路上她逐渐走向了黑暗无爱无恨麻木得蜕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它。而那个曾经的她开始走向了另一条充满阳光的道路。她不确定她又会在何时变为另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它。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