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儿童故事 > 幽默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错字的幽默

点击数:87 收藏本文

报社有位校对,自嘲自己得了校对综合征:看到街上某店铺招牌上写着定做××(应为订做)总禁不住对定字猛瞪两眼,恨不得拿笔将它圈上。
  的确,搞文字搞久了,会对文字有一种特有的敏感。朋友给我发短信,将抱歉写成报歉,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而类似的事情,在网上聊天时,更是让人哭笑不得,有位先生竟把一碗水饺值几个钱打成了一晚睡觉值几个钱,让对方一顿好骂。但是,错别字除了带来不快和无奈之外,有时也能因其独特的幽默,让人忍俊不禁,尤其是用智能拼音打字时,真可谓丑态百出、笑料不断。

  比如,现在网上流行的大虾,其实是大侠的演变,斑竹其实是版主的别称。特别是斑竹,错得很妙,不仅淡化了主的严肃色彩,而且将论坛管理者的一本正经,变得像细细而翠绿的竹子一样妖冶垛子(摇曳多姿)。

  用智能拼音打成的急文章,往往错字较多,时间一长,形成了一道独特风景。当笑傲江湖打成笑熬糨糊,南方都市报打成男方都是宝时,自然让人捧腹。而同舟共济海让路,号子一喊浪靠边一旦打成同舟攻击孩让路,耗子一喊狼靠边,又怎不让人笑得肚疼?当然,有人将与版主同志共勉打成与斑竹同志共眠,更是引起了一场网上绯闻,因为字面意思怎么也挡不住人们往茄子地里想。

  最可笑的还是我们校对室的故事:审稿时,有时发现直到被作者打成知道,税收打成水手,长葛打成唱歌,魏都打成纬度,禹州打成宇宙。当不解其义、斟酌半天最终茅塞顿开时,那种感觉不亚于抖开一个相声的包袱。更可笑的还在后头,当记者夏友胜打自己的名字时(他已将其输成词组),总是蹦出个小意思,于是,他早已视这三个字为眼中钉;当杜晓霞把后两个字总打成消夏时,那种夏天时的一丝凉意,冬天时的一种温暖,也不失为一种享受。而最让人幸灾乐祸的,则是当牛书培打成暖水瓶时,这位大名鼎鼎的摄影记者掩饰不住的愤怒。

  不过,自己刚初学的五笔,有时也让人大跌眼镜当打便字时,一不留神就打成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当打怎么时,会出来个自私,打总编时,则冒出个总统,打健康时,又蹦出个伊朗……

  唉!这可爱而又会捣乱的死电脑,有时真要把人气死!

0
0